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Cheers 標誌 Cheers 2017/5/16 作者/盧昱瑩、出處/Cheers雜誌200期、圖片來源/鐘士為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 Brian Lockwood 花藝鬼才吳尚洋:不一樣,又怎樣?我更可以做自己!

被當成「鬼附身」又怎樣?能做自己就好!花藝師吳尚洋從小因妥瑞症承受異樣眼光,他埋首花藝世界,在外界看衰聲中驚豔國際,悠遊在屏東的「鬼屋」工作室裡,不斷孕育著鬼才作品…

走投無路,就會義無反顧,勇敢做你想做的事,體驗你的人生,生命會找到出口。

「沒有擺上名字,別人不會覺得是台灣人插的花!」做出一眼就能讓人辨識的花藝作品,這個國中時期立下的目標,在吳尚洋快20歲時,驚世實現。

相較於台灣人插花愛借景,地中海風格總是白與藍、一枝彎的就要搭一枝直的花,來自屏東的花藝師吳尚洋卻能靈活結合東方思維與西方技法,呈現陰陽、古今、生老病死、留白等抽象又深遠的概念。

2012年,他參加號稱「花藝奧斯卡」的法國Piverdie d’Or時尚花藝大賽,獲得高階專業級第一名的作品,就是用3萬多根鐵絲串起1萬多顆玻璃珠,編織出6棵大樹,來表達人在逆境中的堅毅。

這項作品,也同時反映出他20多年花藝學習之路遭遇顛簸不斷,卻從不放棄的堅持。

挑戰專業,一定要出一口氣

11歲開始出現抖手症狀,之後確診出妥瑞症(編按:Tourette Syndrome,一種因為腦內基底核與額葉之間聯繫出現問題,進而出現間歇性小動作的症候群,包括眨眼、搖頭晃腦、亂踢腿的動作型,以及清喉嚨、出怪聲的聲語型),因為常常擠眉弄眼且身體抽動,吳尚洋不是經常被外人認為「被鬼附身」,就是以為他嗑藥。

「為了要符合其他人的期待,我還要假裝真的被鬼附身,累死!」吳尚洋翻了翻白眼。他並不難過,反而覺得自己很有特色,即便要編造出一個荒誕的理由。「好棒,我更可以做自己!會動就讓它動,這是我的人生,你瞧不起我是你的自由,我活著不是為了討好每個人,」吳尚洋說。

37歲已征戰過國內外花藝賽事、拿下各種獎項,除了天分,也因為他從小就愛植物、對花充滿執著,「心中一直有個意念,未來要靠花藝過活。」

在吳尚洋母親的年代,插花是婦女必學才藝。不論外婆、阿姨還是媽媽,平常都會插上幾株花花草草,這也讓吳尚洋從小習慣與花為伍:「連鄰居都說,我小時候說的第一句話是:『花花』,」他回憶。

9歲正式坐在桌前插花,他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花藝。國一開始參加展覽後,碰上一些出國學花藝的「海歸派」,用輕蔑的口氣對著他的作品說:「如果沒有出國去學,永遠不可能做得像外國人一樣。」

這句話像根刺,往不服輸的吳尚洋心中扎去。

「專業能力內的事,如果挑戰我,我一定不能輸,」吳尚洋開始想盡辦法存錢,在學時期,只要一有假,就到日本、美國、荷蘭等國的花藝學校參加講習。「只要想學什麼,他就非常努力去賺錢,再把幾乎9成9的錢花在學習上,」吳尚洋的小姑姑吳燾里說。

海外學習是震撼,也是養分,成就出今天吳尚洋不受限的創意。他回憶,有一次大家要以「框的世界」為主題創作,國外同學直接把樹削成方形,或是隨意在地上挖個洞、用樹枝架起四個角,就變成框;當下他卻只知道顧名思義,拿了一個做好的框。兩相對照,這才知道不同文化對於物件、專題、意念的理解,差異有多大;創意發想又可以多天馬行空,完全不必有任何限制。

一段段海外學習歷程,讓他看到國外對自然的尊重,依照四季、節氣轉換做花藝設計、與植物共生,並尊重個人的意念與發展,個人風格也在這樣的磨練下養成。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