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許勝雄談一例一休 憂政府以拖待變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6/13 楊淑閔

(中央社記者楊淑閔台北13日電)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許勝雄表示,他很久不想談一例一休了,但很擔心政府以拖待變;期待立法院已要運作修法,能修成可被執行的法;若沒法提供安居樂業,政府存在的價值就不見了。

「工業團體負責人與政府首長座談會」下午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許勝雄會中做出以上表示。

許勝雄聽到與會工業界人士反應一例一休要快修法,否則會影響台灣的投資環境。環球經濟社長林建山並說,台灣下一代的就業機會,會毀在一例一休上。許勝也開口提出他的看法,他說,「我本來很久不想談一例一休,很煩了。」此時台下與會者都笑了。

許勝雄進一步說,因為他很怕、擔心政府「以拖待變」,因為一例一休上路之後,物價該漲的已漲了,有意見的工商界,包含歐商、美商等也都做意見反應了,而政府就是「你的意見我都聽到了」。

他並說,「其實一個政策三輸,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政策,而且又堅持做下去」,其實要政府的事情很單純,一、提高想工作的人有工作做,能提高所得,二、讓企業有彈性,在國際上能跟人家競爭,只不過就是希望在淡、旺季能有可以生產的條件,這麼單純的一件事。

他進一步指出,如果一例一休的事這樣繼續下去,已經可以看到要面臨低薪化的問題,因為就業率提高了,但是平均所得是降的,例如本來用6個人,現在變成要用8個人,原本可以一個人給6萬元薪水,現在變成只能給5萬元,要怎麼提高薪資?

還有加班也受衝擊。他說,原本假日加班給1000多元,現在要花5000元,中小企業根本不可能讓員工加班;又例如加班1小時變成4小時計算,加班5小時變成8小時計算,企業當然沒辦法讓員工上班;又怕犯法,結果傍晚5點半就習慣關燈了,工總也是,因為很怕下班後員工晚打卡,就會被勞檢罰錢。

他重申,「(一例一休)這是很奇怪的法令,而又堅持要做下去。」但是他相信政府應該都知道問題了。

他強調,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修法,而立法院也有幾個不同機制(修法草案版本)在運作要修法,希望能修成是可被執行的法案,讓大多數人感受到這個政策對你我是有利的、對國家和諧是有幫助的。

對於非產業公會意見成主流,他再舉例,「200個沒上班的人來決定2300個上班的人應該怎麼上班、領薪水?這是匪夷所思的。」不過他認為,主管機關應該是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他個人是這麼認為,並希望年金議題快過去,騰出時間好好處理一例一休,讓社會往前走。

他最後提醒,政府應該要提供人民有安居樂業的環境,若沒辦法提供,政府存在的價值、意義是不見了;因為一例一休引發衝突,這是不夠慈悲的,例如有人抗議時撕裂幾個工商界領袖的人頭像、丟礦泉瓶,這讓你、我之間親密性被摧殘,讓他深感奇怪。1060613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