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髮妻捐7成肝 紡拓會黃偉基人生大改觀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5/14 韋樞

(中央社記者韋樞台北14日電)掌舵紡拓會逾20年的秘書長黃偉基近年苦於肝硬化,黝黑嚴肅的臉比「包公」好一點,今年初歷經膽囊破裂和太太捐肝 7成才完成換肝大手術,如今人生大改觀、臉色紅潤,開始新生活。

台灣紡織界這20年歷經大風大浪,紡織配額時代結束,全面進入白熱化競爭時代,紡織業轉為全球佈局導向;廠商西進大陸,留在台灣的紡織廠愈來愈少,這兩年大陸工資和法令愈趨嚴格,更多紡織業前進東南亞;而十餘年前台灣毛巾業被大陸大量便宜的毛巾蠶食快窒息,這些風浪也都是黃偉基在紡拓會經歷過。

近年來紡拓會非常重視時裝設計新人的培養,花了很大的心力請日本的時裝產業名師來教導,也帶著新銳設計師出國觀摩,希望台灣最有創意的新銳時裝設計師快速站上國際舞台;此外每年10月的「台北紡織展」和11月的「台北魅力展」更是重頭戲。

身為台灣創匯重要產業的紡織業龍頭位置,紡織業大小事多如牛毛,國內外各路人馬都要維持好關係,黃偉基做來頗辛苦,應酬喝酒不會少,勞神傷身是必然,久而久之下來「肝苦」找上門,特別是近 3年步上肝硬化,臉色也愈來愈像包公,逼得他滴酒不沾。

黃偉基回憶,去年 12月3日早上人很不舒服,中午腹部痛到不行,只好緊急送台北榮民總醫院,檢查一看不得了,原本就有三顆如骰子大的膽結石,也不知怎麼回事,膽囊居然破了,醫生急忙修補縫合膽囊,但糟糕的是他的凝血功能太差,血流不止,在手術檯上差點走人,醫院立刻發出病危通知給家屬,經過施打凝血劑等藥劑,好不容易保住一條命,鬼門關前繞了一圈。

在修補縫合膽囊的手術中,醫生也發現黃偉基的肝硬化狀況實在不行了,換肝是唯一的生存之路,而且換肝之前,病人必需調整體質,各項指標要適合換肝的程度才能換,但最重要的是「上哪兒去找適合的配對者?」

黃偉基在等待換肝前陷入天人交戰。他形容,天天心情都是灰色的,一大堆公事、私事,沒有一件事能「放得下」,每天都在唉聲嘆氣,腦中永遠充滿了「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的思考,這段日子恐怕也是近年來難得有空深層思考他到底為紡織界和紡拓會「做了什麼?沒做到什麼?」。

腦中的灰色思想不打緊,身體上的不適也沒饒過他。他告訴中央社記者,醫生發現他的血氨素異常,必須施以瀉藥,於是在身體極不舒服,身上還插著管的情形下,一個晚上連跑6、7次廁所,幾乎離不開馬桶。

當時「期待」紡拓會同仁每隔兩三天送來一堆待批的公文,居然成了唯一的娛樂和解悶的事。

醫院方面也在忙著找合適的捐肝配對者,最後居然發現,沒有脂肪肝、符合條件、最適合的人就是黃偉基的夫人,秘書長夫人也毫不猶豫簽下同意書,這時候黃偉基才認真體會到,原來平常太太大量運動,居然在這時候發揮極大作用。

黃偉基回憶,1月4日是換肝日,當天的手術從早上7點進行到晚上9點,長達14小時,他太太的肝也不過僅重1公斤,但一口氣就捐了700公克供移植用,手術極為成功,黃偉基隔天不再「肝苦」,而且馬上感受到「新肝」正在發揮作用生長中,精氣神也好得多,直到今年3月,「新肝」已經長到 1800公克正常大小,最明顯的改變則是「包公」變「粉臉」了,人也清瘦些。

他說,於公方面,他決定紡拓會行政上今後採取更明確的分權管理;而以前動不動就肝火上升罵人,換完肝之後,他想法變了,罵人次數少得多,不再大聲責備人,畢竟老是罵人,最後把熟練會務的同仁罵走了,受害的還是紡拓會;於私方面,太太賜給的新生命讓他得以展開新生活,心中滿是感激,這種恩情恐怕這輩子都還不完。1060514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