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俄今南海軍演 模擬奪控島礁 美軍關島針鋒相對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9/12 鉅亨網新聞中心

去年中俄聯合軍演。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代號為「海上聯合 - 2016」的中俄聯合軍事演習今 (12) 日將在中國廣東湛江以東海空域舉行,這是中俄首次在亞太地區最具爭議的南海演習,中俄海軍各出一名中將擔任演習總導演。令外界較為關注的是,美國海軍日前突然宣佈要於 9 月 12-23 日在關島舉行名為「2016 勇敢之盾」的大規模海軍演習,與中俄南海軍演針鋒相對。

綜合香港文匯報、明報報導,中國海軍新聞發言人梁陽昨 (11) 日對外公佈了演習兵力及科目細節,此次演習中俄雙方參演兵力包括水面艦艇、潛艇、固定翼飛機、艦載直升機、海軍陸戰隊以及兩棲裝甲裝備,雙方將主要圍繞聯合防空、聯合反潛、聯合海空尋殲、聯合立體奪控島礁、聯合搜救、聯合登臨檢查等科目展開演練。

此外,在港岸演練階段,將組織系列聯合訓練,包括研討交流、圖上推演等,雙方艦員還將依託艦艇損管模擬訓練場開展損管操練,陸戰隊員將混編開展輕武器實彈射擊、直升機機滑降、建築物攀登與滑降、渡海登島、海島防禦與進攻等聯合訓練。梁陽說,與歷次聯演相比,此次演習在組織模式、演練內容、導調指揮等方面都進行了深化和拓展,特別是突出了實戰化、信息化、規範化。

早前中國海軍陸戰隊演練登陸行動。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中俄首次南海軍演備受關注,對此,梁陽強調,此次演習旨在鞏固發展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深化兩軍友好務實合作;增強中俄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能力;進一步提高中俄兩國海軍海上聯合防衛行動組織指揮水平;研究探索進一步提高聯演實戰化的方法路子;優化規範中俄海上聯演的組織實施方法。

中新社指出,此次軍演設在中國南海海域。近年來,由於菲律賓等國在該海域不斷製造矛盾、挑起爭端,加上域外國家介入,使得這次演習海域變得十分敏感,料將吸引一些國家的窺探。 

「海上聯合」系列演習是中俄雙邊框架內規模最大的海上演習,自 2012 年舉行首次演習以來,每年舉行一次。其中,2012 年的演習在中國青島附近的黃海海空域舉行,2013 年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 (又稱海參崴) 附近的日本海海空域舉行,2014 年在中國長江口以東的東海海空域舉行,2015 年演習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地中海舉行,第二階段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附近的日本海海空域舉行。此前,中國海軍分別由北海、東海艦隊兵力為主參加「海上聯合」系列演習,今年以南海艦隊兵力為主參加該演習。

此番演習中俄均派出中將擔任演習總導演,分別由中國海軍副司令員王海中將和俄羅斯海軍副司令費多堅科夫中將擔任。演習指揮員由南海艦隊副司令員俞滿江少將擔任。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海軍 8 日也聲明,將於 9 月 12-23 日舉行名為「2016 勇敢之盾」的大規模海軍演習,有來自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消息稱,美軍將在西太平洋關島海域與馬里亞納群島靶場附近舉行演習,將有超過 1.8 萬美軍,以及來自美國海軍、空軍與海軍陸戰隊的約 180 架軍機參與。評論人士稱,美國海上軍演與中俄海上演習時間重疊,美國軍演的針對性不言而喻。

中國新建的渚碧礁軍用碼頭內已停靠多艘中國軍。 圖片來源:香港明報

在軍演前,一組南海渚碧礁最新照片顯示,新建的渚碧礁軍用碼頭內已停靠多艘中國軍艦,意味着渚碧礁等南沙島礁已轉入實際使用階段。

渚碧礁是中國駐守的南沙區域三大基地之一。中國於 1988 年在渚碧礁建立第一代高腳屋,隨後在 1990 年代後期擴建成第三代建築物,礁上建有雷達站。去年 1 月中國開始在渚碧礁填海造島,目前面積為 4.3 平方公里,僅次於美濟礁的 5.6 平方公里,成為南沙第二大島。

大陸網友昨日在軍事網站「鼎盛軍事論壇」 發放的一組南沙渚碧礁最新高清照片,顯示在新建的渚碧礁軍用碼頭內,停靠着多艘中國艦艇,包括中國海軍 053H 型導彈護衞艦。這意味着中國在渚碧礁等南沙島礁的工程已完工,轉入使用階段,並對在南海水域活動的美軍形成有效箝制。

針對此次中俄聯合軍演,著名軍事專家洪源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本次聯演選在南海最為合適,屬雙方年度例行計劃,演習地點和科目早就定好,雖與日前緊張的南海爭端並無直接關聯,主要針對該區域一直存在的重要威脅和長期任務,但依然會對一些國家產生震懾作用。洪源還指出,隨着中俄軍事不斷合作,未來中俄海軍一起走向遠洋參加演習也具有極大可能。

洪源表示,中俄此前已經在多個其他海域進行過海上演習,今年按照慣例應該以中國海域為演習主要依託。「從海域大小、保障中俄出動的強大的艦隊的有效施展,到海域的複雜程度,南海都比較適合演習」。他又指出,此次中俄軍演出動了雙方重要裝備,演習科目非常高精尖,還設有主動進攻的奪島演習,足見此次中俄着眼的是十二海里以外的公海對抗和演習,從演習科目和裝備看都足以對一些其他海洋強國具有一定的威懾和警告作用。

南海爭端一直不斷,日前又發生南海仲裁等事件。洪源表示,中俄聯合海上軍演並不是針對一時一地一海域的突擊性演練,而是着眼於長遠的存在的一些重要威脅和長期任務,從演習的科目設計也可以看出更加突出未來的實戰化運作。

俄羅斯高等經濟學校研究性大學東方學院院長阿列克謝.馬斯洛夫 (Alexey Maslov) 表示:「本次軍演的目的是檢驗兩國海軍共同解決東亞及東南亞危機的能力。」馬斯洛夫認為,俄中兩國目前正在研究未來軍事政治聯盟的形式。

「如果說中俄存在政治 - 軍事同盟,那也不是主動的,而是在海洋國家外界的加壓下才形成的,外界壓力越大,中俄合作也會越深越近。」洪源說,「從中俄陸海空軍演練實際情況看,中俄軍事合作正在形成機制化和制度化,未來不排除兩軍還要到遠洋進行演習的可能。」

這次中俄南海聯合軍演的參演兵力包括:水面艦艇、潛艇、固定翼飛機、艦載直升機、海軍陸戰隊、兩棲裝甲裝備。演習科目包括:聯合防空、聯合反潛、聯合海空尋殲、聯合搜救、聯合立體奪控島礁、聯合登臨檢查、港岸演練圖上推演、陸戰隊員混編開展輕武器實彈射擊、直升機機滑降、建築物攀登與滑降、渡海登島、海島防禦與進攻等聯合訓練。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