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國外儲再降158億美元 5年新低 分析:降壓仍大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9/8 鉅亨網新聞中心

人民銀行昨 (7) 日公佈,截至今年 8 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為 31851.67 億美元,較 7 月末下降 158.9 億美元。該數字創 2011 年 12 月以來新低紀錄,且是連續第 2 個月縮水;7 月為減少 41.05 億美元。分析認為,這顯示中國的資金外流的壓力再度增加,原因是此前美國的加息預期再次升溫導致。隨着美國 9 月加息預期降溫,未來 2 個月外儲或可能回升,但人民幣穩中所貶趨勢持續,總體而言外儲仍要面對下降壓力。

據人行公佈,以 SDR(特別提款權) 計值的 8 月外匯儲備為 22843.5 億 SDR,較 7 月減少 129.81 億 SDR;7 月為增加 60.38 億 SDR。截至今年 8 月末,官方儲備資產中黃金儲備為 771.75 億美元,環比減少 17.15 億美元;以盎司計,8 月末黃金儲備為 5895 萬盎司,7 月末為 5879 萬盎司。

彭博報導稱,8 月末外匯存底減少至 3.19 兆美元,該數字符合彭博調查的預估中值。報導引述凱投宏觀駐新加坡的中國經濟學家 Julian Evans-Pritchard 指出,「中國央行在外匯市場還是非常活躍,雖然不及年初時,但央行仍在積極干預匯市,以支撐人民幣」。

香港《文匯報》引述滙豐資深外匯分析師王菊表示,8 月中國外匯存底溫和下降符合預期,印證對近期跨境資金流動已更趨平衡的判斷。9 月份外儲變動仍取決於美元表現,若美元指數收低會給外儲估值帶來正面提振作用,對沖為應對資金外流所消耗的外匯存底。

中國的外匯儲備在 2014 年 6 月創下的 4 兆美元的最高紀錄,之後就逐漸回落。自中國去年啟動「811」新匯改後,人民幣的貶值壓力不斷加大,為捍衛人民幣匯價,人行不得不動用更多外匯儲備打大鱷,令其下降的速度進一步加快。綜合 2015 年全年計,外匯儲備總共下降了逾 13%,其中 12 月單月下降額更超過千億美元,創下歷史紀錄。今年上半年的大致變動不大,但 7 月和 8 月再度連續兩個月下滑。不少分析認為,這主要由於此前美國加息的預期升溫,導致人民幣重新陷入貶值通道,中國資本外流的規模亦隨之加大。

事實上,整個 8 月份,人民幣中間價和即期匯率雙雙走軟,其中更多反映央行意志的中間價下跌近 400 點子,較 7 月貶值 0.6%,反映市場預期的即期匯率則小幅貶值 0.35%。不僅是對美元,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在 8 月同樣出現貶值。

其中,中國外匯交易中心計算的 2016 年 8 月 31 日 CFETS 人民幣匯率指數為 94.33,較 7 月末貶值 1.06%;8 月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參考 BIS 貨幣籃子、SDR 貨幣籃子計算的人民幣匯率指數分別為 95.04 和 95.11,較 7 月末分別貶值 1.10% 和貶值 0.92%

香港《明報》援引交行金融研究中心分析師劉健的看法,他認為 8 月上中旬,縱然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但中下旬貶值壓力再度加大,再次考驗 6.7 元關口,因此在貶值預期影響下,企業消極結匯,購匯熱情不減,預料結售匯逆差應該是外儲再度下降的主要原因。

從人民幣匯率走勢看,8 月在岸價整體貶值 0.5%,尤其下半個月貶值速度加劇,一方面是美國 9 月加息預期在當時非常強烈,令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另方面,深港通在 8 月中旬宣布終於開通,從其後港股表現而言,北水南下有顯著增加趨勢;再者,券商 Jefferies 的資金流報告也顯示,8 月最後兩個星期,內地 ETF 資金由淨流入變為淨流出,兩周累計流走 4.43 億美元資金,可見 8 月下半個月內地走資情况較為顯著。

恒生銀行高級經濟師姚少華亦表示,除了人民幣於 8 月份略有貶值,導致部分資本外流外,8 月底由於美元指數上升 0.52%,也令外匯儲備中佔 1/3 份額的非美元資產,整體兌美元出現貶值,估算因匯兌而減少約 55 億美元。

展望未來,劉健認為,由於最新形勢顯示美國 9 月加息可能性下降,未來 2 個月外儲有望出現回升,但今年之內美國加息一次的機會仍然很高,人民幣貶值壓力或將繼續發酵,令外儲之後有進一步下降壓力。

姚少華預期,外儲將基本維持穩定,雖然美國不在 9 月也或會考慮在 12 月加息,但人民幣 10 月 1 日將正式納入 SDR 貨幣籃子,各國央行或增加人民幣金融資產作為外匯儲備,預計未來數月人民幣兌美元將維持相對穩定,給外儲一定支持,其次外管局已於上月開始推政策增加跨境外匯投機成本,故外儲於年底前仍有望徘徊在約 3.2 兆美元的水平。

《星島日報》報導,在 G20 杭州峰會期間,人行副行長易綱表態稱,中國外儲充裕,如果人民幣匯率出現異動,央行會通過多樣化的政策,包括引導預期、貨幣政策、本外幣配會等方法來干預,希望以宏觀政策使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匯衡水平上保持穩定。

易綱表示,這一段時間以來,一直有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又有英國脫歐事件衝擊,人民幣相對於其他儲備貨幣比較穩定,相對於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它的穩定性更強。這一段時間過去,三年五年、今年,大家看的時間比較長,都會看出人民幣是雙向波動,而整體波動率是小於絕大多數儲備貨幣,或新興市場貨幣。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