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國新視野-創新宏觀調控 突破經濟瓶頸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3 張茉楠

事實上,宏觀調控無論做何種創新式的政策組合,客觀上都需要以改革為動力,以長期內生增長為依託,一併推進。一般來講,經濟成長有兩種機制在發揮作用,即微觀增加供給的增長機制和宏觀擴大需求的增長機制。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經濟復甦乏力,成長中樞下移,經濟成長低於趨勢增長率將成為新常態,各國政府的普遍思路是如何擴大需求以拉動經濟增長,也即經濟學中常說的「需求管理」。

然而實踐證明,依賴於財政擴張和貨幣刺激的需求管理政策空間已經愈來愈小,但後遺症卻愈來愈大。對於中國經濟而言,潛在經濟增長率下滑讓短期需求政策的刺激效果同樣難以持久。

一方面,自2011年起,經濟成長逐季下台階,進入經濟成長速度的轉變期。2011年第一季開始連續12個季度經濟增速下行,標誌著中國進入第二個調整型增長期(1997年至2001年為第一個調整型增長期),經濟潛在增長率進入「七上八下」的新階段。

另一方面,在經濟結構、產業結構、資本結構等宏觀經濟失衡問題面前,總量型需求政策的適用性已大為降低,特別是未來五年,中國要迎接的挑戰,要克服的困難將會更大。

由低成本衍生出來的高資本回報率優勢,三大傳統生產要素(勞動力、資源、資本)紅利正在減少,整體經濟生產要素成本趨勢性上升,資本回報率趨勢性下降,中國經濟依靠低成本優勢的粗放式增長已不可持續,而財政貨幣擴張則更多地表現出了全社會總體負債水平的升高。

由此可見,要真正實現長期可持續發展,一切政策的出發點就更應著眼於提供長期有效供給,透過供給端的改革,清除生產要素配置和供給的制度障礙,進一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促進經濟增長與結構升級同步,為中長期持續穩定增長創造條件。

因此,這就要求在創新宏觀調控思路和需求管理的基礎上,必須更加偏重中長期、結構性的供給管理。要以「放鬆政府管制,優化供給結構,提高經濟效率」為主線,構建長期內生增長的穩定機制,在除舊布新過程中恢復和增強經濟自身彈性,突破中國經濟的結構性瓶頸。

2013年以來,在經濟走緩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宏觀調控並未採用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讓那些能夠立竿見影的能帶來改革紅利的改革率先進行。宏觀政策寄託於長期改革於短期增長之中,財政積極「做減法」,重視微觀主體的稅收激勵,透過對中小企業減免稅負降低企業經營成本、放開貸款利率下限推動利率市場化改革、盤活財政金融存量,提高要素配置效率。

逐步轉變政府主導和資本密集程度高的投資模式,放鬆政府管制和直接干預,將穩增長著力點轉向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和改善營商環境,加快形成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釋放市場投資主體活力。特別是開放戰略,透過積極推動國際貿易、投資、金融體制在更高水準上與國際規則接軌,獲得新一輪的開放紅利,將可更加體現新一屆中國政府的經濟治理理念的鮮明特徵。

(本文摘自經濟參考報)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