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中間選民站出來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8 楊艾俐

離投票日只剩7天了,這次選戰之冷超越歷年,很多選民似已下定決心,不投票或投廢票。

首先,對台商和海外僑胞來說,卡在尷尬的時候,如果投票日期接近過年,回台灣可一舉兩得,但投票後要等3個星期才過年,很少人願意專程跑一趟投票。因此大陸台商回來投票的人會大幅減少。海外僑胞本來興沖沖支持洪秀柱,美國很多州都成立後援會,規畫回台投票,換柱後,這些選民大部分意興闌珊。

國內民眾對此次選舉更為冷淡,三黨總統候選人固然各有所長,更是各有所短,很難出現前幾次選舉,朝野兩邊選民篤定自己的候選人。甚至選情最佳的蔡英文,在很多議題上仍讓人不放心。國民黨朱上柱下,選情沒有改善,立委席次也在未定之天。而宋省長光芒早已褪色。

只是這次選舉攸關台灣未來4年,甚至未來8年的走向,中間選民必須站出來表態,共同決定台灣的未來。雖然勝負大致已定,但是票數仍然很重要,當選人贏3、5萬票,比贏30萬、50萬票,對執政黨的威風和在野黨的氣勢都具關鍵影響力。

撇開總統選舉不說,選民還可投政黨票,不滿意兩黨的人,可以投小黨,政黨得票率超過5%,至少可分配不分區立委兩席且拿到政黨補助款,幫助其發展。

中間選民各國都有,他們是扭轉政局的關鍵。2015年英國大選是近20餘年來最激烈的選舉,各黨派勢均力敵,但中間選民尤其是保守黨隱性支持者,因信任保守黨處理經濟問題的能力出來投票,使得現任執政黨保守黨大獲勝利,首相、保守黨魁首卡麥隆成為最大贏家,不需與其他黨派聯合,達到完全執政。

法國中間選民也在法國選舉扮演關鍵角色,巴黎11月發生恐怖襲擊導致130人喪生,使得法國選民傾向反移民、排外的極端右派組織「國民陣線」,12月6日法國大區第一輪投票中,國民陣線大贏,掌握一半大區裡的執政權,但是隔一周,第二輪投票時國民陣線大敗,原因之一是選民恢復理性,用選票表達對極右政黨的擔憂。此外,來自中間選民站出來投票扭轉了選局,第一輪選舉投票率只有43%,第二輪增加到51%,投票率增加的地區都是國民陣線第一輪大贏的地方,中間選民站出來制衡極端右派。

在台灣,選舉為媒體(十媒九綠)、名嘴(大部分為沒有事實根據)及網軍(偏民進黨)主導,不能忠實反映政黨屬性及處理國家問題的能力,中間選民認為政壇打爛仗,不願意投票,實在無可厚非,那就照自己原先政黨屬性投,總比不投票或投廢票好,民主政治必須付出代價,而這個代價如此之微小,只要移步到附近投票所就可以。

現今台灣很多知識分子、專業人士以不碰政治為傲,認為自己很酷。但是民主國家,參與政治是公民無可迴避的義務。在古希臘城邦,投票者才能稱為「人」,不投票,連「人」都算不上,遑稱「公民」。德國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認為,公共領域是人類生命中極為重要的領域,自由、法治或公平正義,都只有在公共領域之中才能體現。人們必須勇敢去行動、去付出。如果大家都不投身公共領域,就會造成「平庸的邪惡」,讓平庸人和邪惡人占據政治舞台。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