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人不一定要做大事,但必須做個能以小事去影響大事的人

Cheers Cheers 2016/6/8 盧智芳
© 由 Cheers 提供

蘇麗媚在《Cheers》雜誌的專欄即將集結成新書《創意,然後呢?蘇麗媚對創意、創值、創業的28道思考》,這是她個人的第一本著作,也收錄了2年多來她對文創領域的各種觀察。

談創意、創業的書過去不是沒有,但這本書之所以不一樣,不只因為蘇麗媚的個人特質,也包括她採取的視角。

在文創界,蘇麗媚是一個極其獨特的名字。雖然在幕前生涯只有短短8個月,她卻在觀眾記憶中留下深刻印象。因為討厭宣傳、抗拒拍照,她急流勇退,進入唱片公司、K.K Disco當企劃,直到被三立電視總經理、後來也變成另一半的張榮華延攬進入三立,一路從總經理室助理、辦公室主任做起,直到成為台灣電視產業中最年輕的副總經理。

讀的是國光藝校,完全沒有媒體與管理背景,蘇麗媚樣樣都不會,卻樣樣靠熱情和意志力補足。一手催生三立新聞台時,她從記者跑線、剪接、主播訓練到校對,每個細節都跳下去鑽研。在她主打社會新聞的策略下,3個月內達到損益平衡。接下來主導三立品牌改造,又透過《薰衣草》、《命中注定我愛你》、《下一站,幸福》、《醉後決定愛上你》等收視與口碑俱佳的作品,為三立鋪陳出朝優質戲劇王國邁進的軌跡。

如今成立「夢田文創」,做為一個獨一無二、立志孵化各種文創新嘗試的實驗室,這是蘇麗媚理想的爆發與徹底實踐。過去的實戰經驗,讓她有過人的執行力,不畏與市場和現實周旋,而奠基於冷靜思維中的抱負和熱血,則讓蘇麗媚口中談的永遠是更多行動,更少等待與抱怨。

纖細的外表下,卻有一顆比誰都堅定的心,這,就是蘇麗媚。

Q從演員到記者、製作人、媒體主管和創業家,這些截然不同的歷練對妳來說有什麼意義?

A每次回頭去想,總要回到最初資源比較匱乏的成長背景。

我出身於平凡的家庭,家裡有5個小孩,跟大多數人一樣,需要靠著跌跌撞撞、摸索長大。不過,我有位嚴厲的父親,他知道不能留給我們很多,所以從小教我們的是:要懂得自學。這代表要能接受所有新的可能,讓自己累積各式各樣的能力,而不是一直待在一個被保護的範圍裡。

我父親很喜歡畢卡索這位偉大畫家,雖然他只有畢卡索的印刷畫冊。畢卡索曾說過一句話對我影響很深:「我總是在做我不會做的事,為的是從中學習怎麼去做。」(I am always doing that which I cannot do, in order that I may learn how to do it.)

反過來說,如果小時候環境優渥,說不定我就沒辦法像今天一樣有韌性,或能夠自學。要是說當中有什麼是可以分享的,我覺得是:一個人不需要覺得自己少了什麼,因為少了的部份,必然會在另一面讓你多得。每一次當我面臨新任務時,總是重新把父親給我的DNA拿出來使用,幾乎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

一方面要勝任不同角色,另方面,從三立到夢田,妳總是能在每個位子上再開拓局面,這股動力又是從哪裡來?

2005年,是一個我比較明顯的轉折點(編按:蘇麗媚時任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大力推動優質戲劇)。當時我的工作中已有一定程度的重複性,而隨著時間累積,觀察力跟感受力都變得更敏感,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卻覺得自己必須去解決的問題。這種敏感度讓我有一種使命感跟包袱,在那個階段一直擴大。

後來我到紐約待了大約半年,因為有小孩,沒辦法全心念書,但看了很多哲學書,開始思考、追尋之後我想選擇的路徑。從紐約回來後,就想得非常清楚,盡我所能在下一個階段對社會創造價值,是我最重要的信仰。從那個時點後,又花了5年時間,才安排好電視台的工作,離開媒體,成立夢田。

我明確地知道,要從文化面切入,回頭認識自己成長的環境,找出與土地的關聯,再從社會的缺口和我可能做的貢獻來延伸。因此,我在夢田做的題目,都在一家獨立公司與我個人能力可及的範圍。人不盡然必須做大事,但必須做一個能以小事去影響大事的人。常有人問我,為什麼離開可以做大事的地方,來到夢田做小事,事實上,這個「小事」對我來說卻是最重要的事。

夢田文創定位自己是「文創產業的實驗室」,連結各種包括科技、資金、創意的不同資源,這樣設計的理由是什麼?有沒有碰到困難?

台灣向來是單打獨鬥的社會,但在全球化的新媒體時代,世界是平的,相互連結與跨業是很重要的精神。這不只是夢田做的項目,更是夢田做事的原則。

有一次,有位創業家想跟夢田合作,就去問詹宏志先生對我的看法。我記得他轉述詹先生的話是:「我不盡然理解她,但去查她過去做的事,幾乎沒有交惡的人,可以跟任何領域合作。」這的確說出在夢田做事的獨特性。我覺得台灣需要這樣的態度。

剛成立時,我也走過辛苦的時候。之前答應幫朋友的製作要完成,還有跟內地的合拍合製。特別是當我要放棄和內地繼續合作時,所有人都反對,因為有很高的獲利。可是,這不是我的初衷,儘管獲利再高,我還是覺得合約結束就不想再做。這次走了很多夥伴,他們覺得:「光說文化沒有機會」。要做的事跟講的東西都有點空洞,大家不知道具體方法是什麼,也沒辦法想像產業輪廓。

妳沒有動搖過?

可能我天生是一個正向的人。當時我只覺得:如果必然要找到新的夥伴理解我做的事,那就是我的功課。既然原來的夥伴不能往下走,勉強也許是白費工夫。

當時其他人的掙扎,現在依舊是經常引起爭論的議題。到底文化與產業、市場之間如何對話、相互帶動?妳怎麼去思考?

這永遠沒有答案,是視角的問題,你決定從什麼視角看。當然,這個決定也牽涉到你的判斷基礎,是為了符合別人的意思或者是自己的選擇。

海明威有本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第一篇〈不敗的人〉寫一個受傷過氣的鬥牛士。他想盡辦法爭取上場,就算觀眾不看、記者不寫,每一秒都用生命搏鬥,他仍然堅持到底。如果只用資本主義的眼光,自然每件事都要找出答案,可是如果做的人本身先想清楚,選定後就全力往前走,縱使前方不見得有掌聲,對他來說,仍然是值得不悔的選擇。

我還在努力找到平衡,做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台灣人其實是擅長看到成功案例就立即模仿的民族,如果夢田可以在文化、產業間找到某種可行之道,成為一個激勵人心的案例,就會有更多人跟著做。這是我們的自我期待,我們希望可以做到這一點。

走上創業這一條路,是妳的預期嗎

我很少對人生做預期或設定,但我是個對時代跟社會脈動有強烈敏感的存在,從小到現在都是。我不會以自我為中心去找目標,卻會跟著與環境的連動來變化自己。

該怎麼形容?我常覺得:別人的事也是我的事,想去解決看到的問題。所以對我來說,真正不好的狀態不是碰到困難,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或問題大到我無法解決。除此之外,我覺得我的內心還滿強大的。

第一本書就要出版,妳建議讀者讀完後,馬上去做的事是什麼?

第一,內化成一段自我探索。我不能說我的觀點適用每個人,但我的成長來自閱讀,所以我希望讀者在閱讀時,不要只讀表面,有更多內在激盪。

第二,如果現在做的事不是真心想做,或還有條件跟能力選擇,一定要勇敢嘗試。人生重要的是過程,不是生下來就等待結束那一天,差別只在誰過得豐富,怎麼能夠不把握呢?

-------------------------

蘇麗媚快問快答

.保持年輕與活力的祕訣

沒有特殊方法,少化妝吧!避免內在的衰老,比外在重要。比如不懂年輕世代的語言、對新東西沒有興趣,於是沒有好奇心、不敢冒險、不想充實新知識、不肯尋找更多可能,這真是太可惜了!做好內在的「抗衰老」,會影響外表。

.獨到的時間管理技巧

我是個不急的人。同事覺得再急的事,我都會說慢慢來,不要讓時間壓迫自己非去滿足某種「必須」不可。換個視角,這件事真的非這樣不可嗎?常常多問一下,就多出很多選擇。我會讓自己盡量從容一點。

.一個人時通常做什麼

看書。我可以2、3天看完一本書。有些書我會看完幾章後先擱著,有些書當我讀到裡面提到其他書時,會先去把它提到的書找來看完。我有很多方法讓閱讀變得很有趣,所以一直都覺得時間不夠。

.假如不考慮可行性,最想做的事

重新建構台灣的政治體系,以及國家管理方法。

.送一句話給新世代的文化人

進廚房就不要怕熱,想清楚在這條路上如何獨處,就不要懷疑。

--------------------------

蘇麗媚,1966年次,夢田文創執行長,曾任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2010年創辦夢田文創,藉由各種跨業、跨平台、跨市場合作,推動文創產業發展,扶植人才。代表作品包括《醉後決定愛上你》、《真心請按兩次鈴》、《巷弄裡的那家書店》、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劇場作品《瘋狂偶像劇》、《男言之隱》等等。

※更多精采內容在6月號《進修.旅行.體驗》│雜誌訂閱專區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