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全球治理 誰說中美終將一鬥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0 王良能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者米夏摩教授(J. Mearsheimer)在2014年3月號《國家利益》期刊上發表了〈向台灣說再見〉文章,首度拋出棄台論,引起議論。米夏摩教授引經據典,從古代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講起,乍看之下似乎言之成理,但是米夏摩教授卻犯了類比錯誤。

話說古代希臘歷史學者修昔底德(Thucydides,西元前460年~西元前395年)就曾記述《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經過,這場戰爭是如何發生的呢?主要原因是由以斯巴達為首的陸權伯羅奔尼撒同盟遭到由以雅典為首的海權提洛同盟的挑戰,兩個同盟彼此交戰,戰事綿延27年(B.C.431年至B.C 404年),結果斯巴達勝利,但是也造成斯巴達與雅典兩敗俱傷,也結束了古希臘的民主時代。歸根究柢,引發戰爭導因於「主導強權」與「崛起強權」之間的矛盾。美國政治學者艾里遜教授(G. Allison)就將這種矛盾稱為「修昔底德陷阱」,這是西方現實主義理論的開端。

米夏摩教授是國際關係理論中攻擊性現實主義的旗手,然而他的理論盲點就是一種類比的錯誤,當今人類已處在一個全球治理的時代,美中之間並非完全不可能避免這場不必要的鬥爭。

為何美中有機會避免重蹈「修昔底德陷阱」覆轍呢?首先,反覆強調「美中之間的鬥爭不可避免」的言論應盡量避免,美方鷹派旗手想趁中國大陸「羽翼未豐、早鬥比晚鬥好」的司馬昭之心也應自制。其次,回首來時路,美中應避免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覆轍,德、奧、義、英、法、俄參戰各方都自認是為自己的國家民族爭取榮耀,眾所皆知,奧匈帝國裴迪南公爵被刺殺是該次大戰的引爆點,但深層動員力量就源自於民族主義,也就難怪當時歐洲各國可以立刻動員軍隊慷慨赴義、而且聲勢浩蕩。今年是甲午戰爭慘敗120周年,大陸人民普遍有甲午雪恥情結,親日、哈日與反日、仇日的情結也緣此而長期糾結兩岸人民情感、進而阻礙彼此關係的進展,至於中日關係方面,一個復興的民族更應秉持自信寬容的態度來面對一連串的對立、緊張與衝突,誰能說安倍晉三的挑釁動作不也正是顯現弱勢的焦慮呢?

最後,不論從區域政治或國際局勢來看,能不能長期和平發展端視各國能否真正從歷史學到教訓,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例,戰爭初期,歐洲各國以為慘烈的戰事應該很快就會結束了,史實顯現的卻是交戰各方深陷壕溝戰、血流成河。(作者為政治學者)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