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兩岸新思路-反分裂才能穩住現狀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5 孫揚明

統獨議題,甚或只是統獨的字眼,在台灣都非常容易挑起情緒化對立。但在同時,統獨卻也是個定義非常模糊的議題。何謂統?何謂獨?或說兩岸關係發展到了什麼程度算是統?而從另一個角度講,到了什麼程度可以算是獨?是不是除了法理台獨之外,都不算是獨?這是一個很難解釋的問題。

曾經,已過世的中共著名學者范希周,提出過一個具有哲學意涵的說法,「如果台灣獨立了,那也是一種兩岸關係非常緊密的獨;如果兩岸統一了,那也是一個兩岸關係非常遙遠的統。」而早在過去的歷史長河中,美國也曾經出現過一個很有意思的類似概念;在上個世紀90年代中後期的1998年,美國柯林頓總統任內,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陸士達就曾在國會作證時出現過「兩岸的和平解決就是和平統一」的說法,當時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伯格也說過類似的話;在那個概念中,美國可以同意中共「統」台灣,但不能同意北京「治」台灣。

其實,最令人關心的是,在統與獨之間,如何定位所謂的現狀,恐怕才是最重要的。畢竟,我們是在現狀中活下去。

在民進黨乃至一般民眾眼中簡直是十惡不赦的《反國家分裂法》,在這個方面已有一個前瞻性的思維。中共訂定了反分裂法而非統一法是反對台灣獨立,但是對於現狀有一個非常具有彈性的解釋權;只要現狀不是法理上的分裂,就可以解釋成還不到要出兵才能解決。這對於現狀的穩定,具有極大的正面功效。如果訂定的是統一法,那就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了。因為現狀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解釋成一個統一的狀態,所以一旦是非統一狀態,在概念上就已經違反了統一法,而進入了統一法的強制規範範圍。如此則涉入了一個法的強制性規範範圍,而現狀必難維持。這其實是那些沒事天天罵反分裂法的人該要了解的。

所以就台灣的角度來看,一個隱約但是概念清晰的說法,應該是要問:台灣準備要花什麼樣的代價,耗費多大的資源去和北京維持一個什麼樣的關係?例如,民進黨當然可以主張台灣獨立,但所要付出的代價,很可能就是兩岸的兵戎相向。

又例如,在陳水扁政府時,先是在2002年8月3日講出兩岸「一邊一國」,隨後又提出「公投綁大選」,再又提出「正名制憲」;台海穩定受到重大衝擊,美國無法忍受,於是出重手。當時國務卿鮑爾先回嗆「台灣不是一個國家」,隨後副國務卿阿米塔吉在2004年12月10日再出重手,說出「我們都同意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無需防衛台灣」。遭到美方這樣的回應,導致國家安全受損,那也是代價的一種。

馬政府主張九二共識、一國兩區,於是架構出一個穩定且具兩岸和平紅利的台海現狀。很清楚的,這個現今超過7成台灣民眾滿意的「現狀」,就是奠基在一國兩區、九二共識之上。相對而言,恐還是代價最小的。

無論如何,一個很清楚的前提是,中共是一個常數;是台灣所有對外關係中一個既存的常數;所以無論任何一個政黨執政,都是繞不開這個因素,所以不要想一個假設中共不存在的情境中去制定政策。那是愚不可及。(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