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刪掉所有新聞APP 媒體人轉身不減熱情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10/9 黃巧雯

(中央社記者黃巧雯台北 9日電)「那天一打卡下班,回家就把手機新聞 APP全部刪掉」,健身教練陳威廷回想當日毅然決然離開媒體圈,而轉戰工研院公關的黃馨儀,同樣也是因為受不了即時新聞壓力選擇離開。

在點閱率掛帥、即時為王的時代,加上媒體無冕王的光環逐年漸失,很多原本懷抱夢想的媒體人受不了精神壓力及媒體亂象選擇掛冠求去,人力銀行曾經調查,逾 7成的媒體人想轉職,但大多會尋找與原本工作相關的行業。

刪掉所有新聞APP 媒體人轉身不減熱情 © 中央社 刪掉所有新聞APP 媒體人轉身不減熱情

不過,也有特殊的例子,像自學校畢業後就開始展開記者生涯,曾在民生報、聯合報、蘋果日報工作,下定決心要當10年記者的陳威廷,後來只待了 9年,他坦言,「最後一年太難熬了」,義無反顧直接跳脫媒體相關行業,大轉彎改而從事健身行業。

讓他下定決心轉換跑道的就是去年 6月爆發的八仙塵爆事件。陳威廷當時才剛從教育線轉調醫藥線,還沒來得及適應新路線, 「跑新聞對我來說不難,難的是明明受訪者就在眼前,就是說服不了他們跟你說話、讓你採訪,更別說生出一篇報導」,陳威廷當時在臉書無奈地留下這段話。

當其他同事生出一則又一則讓人心酸的患者故事,他卻一則都沒有,也讓心急如焚的陳威廷備感壓力,無法幫助同事,更進一步懷疑自己能力,每天都不想工作,甚至在振興醫院領藥處前哭,還有歐巴桑同情的遞上衛生紙說:「少年耶,有病看醫生就好,麥哭!」

陳威廷開始反思媒體目前發展現況,到底他還能不能在現今的媒體環境下生存。

「在八仙塵爆前,轉職念頭已在腦中撒種,只是它還沒有萌芽」,陳威廷形容八仙塵爆事件就像是加入大量肥料,加快萌芽速度。

或許冥冥中自有安排,陳威廷在八仙塵爆前已報名健身教練證照課程,並在八仙塵爆後開課,也讓陳威廷直呼不可思議,「所有事情就好像是一連串都講好、連續發生」,讓轉職的計畫快速進行,他坦言如果先前沒報名上課,塵爆事件後,可能會選擇繼續忍耐。

陳威廷在工作之餘,開始展開考取健身教練證照課程之路,過程中也遇到不少健身教練前輩。

令陳威廷印象深刻的是,原先以為在蘋果日報工作待遇還算不錯,但當其他健身教練知道記者實際薪水後,臉上表情頓時大變,他原本還自信滿滿想說一定是被記者高薪嚇到,後來才知道教練年薪高達百萬,反而驚訝記者薪水怎麼那麼低。

「後來其實一直都有念頭,甚至想說不當記者來開健身房」,不過陳威廷發現,開健身房門檻太高,需要資金、知識以及經驗,「這3個我都沒有」,因此他改從兼課下手,順便試試健身市場的水溫,他也不諱言,這些豐厚的意外收入,加深他轉職的信心。

不過,真正壓垮陳威廷最後一根稻草的是後來報社開始全力衝刺即時新聞,「網路有什麼我們都要有」,讓陳威廷很抗拒這樣的編採方向。同樣的,去年年中也從平面媒體離職的黃馨儀則表示,「每天像陀螺一樣轉,就是為了跑即時,自己沒辦法深入採訪感興趣的專題」,讓她無法從工作找到成就感。

黃馨儀說,對媒體大環境感到失望,加上裁員潮、即時新聞與點閱率的壓力蜂擁而上,因此就算目前工作待遇比先前在報社少很多,但由於老公同在新竹工作,換個角度想,就是用穩定生活來換錢。

今年 3月底離職的陳威廷回憶起在報社上班的最後一天,急欲想擺脫媒體圈的他,「那天一打卡下班回家,就把手機新聞APP都全部刪掉」,後來才又再下載中央社新聞APP,「因為中央社新聞很乾淨」。

正式轉戰健身教練的陳威廷,儘管薪水不如先前優渥,但他強調「完全沒有後悔過」,為了家人健康甚至想回老家彰化開健身中心,但目前最大問題是年近40歲的他,並沒有外界刻板印象中健身教練有「肌肉男」般身材。

陳威廷笑說,儘管目前還沒有因為身材問題被客戶打槍,確實有時候教課會有異樣眼光在看,但他認為這就是他自我成長的壓力。不過,他也說,健身教練是一種知識含量很高的行業,要針對上課的人身體狀況量身訂作課程,並不是只看教練的肌肉評斷專業。

而因生涯規劃考量轉投入擔任公關工作的黃馨儀,對撰寫新聞稿不減熱情,她要求自己對於新聞稿寫作,仍需具備一定文字掌握度及敏感度。

不過,在轉戰公關後,由於從記者身份轉變為公關角色,兩者身份、立場對調,「看到同事對記者卑躬屈膝,記者要什麼就給什麼,態度很謙卑」,一度讓黃馨儀很不習慣,但她試著找出自己可以接受方式,強調雙方角色對等、並以不卑不亢態度與記者相處。1051009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