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南海仲裁案背後的日本算盤--向越南菲律賓兜售武器!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7/11 鉅亨網新聞中心

在南海問題上,日本走過一條從關注到介入再到直接插手的軌跡,有人認為它只是美國的馬前卒,其實不然,它一系列動作背後有著自己的精心算計。分析指出,日本已打開對外軍售大門,若南海局勢劍拔弩張,日本則可趁機向越南、菲律賓兜售武器。此外,當事國以外國家頻繁插嘴,會令解決南海爭端更耗費時間。這對美日來說並不是壞事,因為時間越長,東盟就越依賴日美。

中新網援引《環球時報》11日報導,近一周以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奔走於日本國內各城市發表演講,以爭取自民黨在10日的參議院選舉中獲得2/3議席,但日本插手南海問題的腳步一點都沒放緩。據日本《每日新聞》10日報道,安倍晉三將於7月15日、16日出席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召開的亞歐峰會。鑒於12日海牙仲裁庭要就菲律賓所提仲裁案作出裁決,安倍將在峰會上同歐洲各國交換看法,並根據仲裁結果再次強調國際海洋問題上「法治」的重要性。

另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從7月1日起日本開始擔任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日本常駐聯合國大使別所浩郎甫「上任」便召開記者會,表示日本「抱有強烈的關注,如果有需要的話,準備在安理會上就南海議題進行討論」。《產經新聞》稱,安理會主席國在安保問題發生時有權召開緊急會議。

日本在南海問題上「耍陰招」令人震驚。6月29日,柬埔寨首相洪森點名批評日本駐柬大使,稱其以取消經濟援助相威脅,干涉柬埔寨內政。此前他已經提過「某東盟域外國家」的大使正在向柬埔寨及其他東盟國家施壓,希望他們能在仲裁案結果宣佈後表態支持。對此,日本時事通訊社評論稱,作為中國友邦的柬埔寨,為支持中國南海問題的立場而專門同日本作對。

日本國內很關心7月12日的裁決。《日本經濟新聞》8日稱,東盟各國隨著仲裁庭即將做出裁決而警惕感升溫,原因是菲律賓在新政府上台後態度發生變化,如果菲律賓優先與中國展開雙邊磋商,東盟內部對華包圍網可能崩塌。文章稱,東盟國家的步調已經混亂,判決的效果很可能打折扣。

近幾年來,日本在南海問題上攪局的動作不斷。2014年後,安倍政府加快勸說東盟各國同中國對立的腳步,現在則是明確插手南海問題。日本防衛大臣中谷元此前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宣稱,在南海問題上沒有一個國家算是局外人。

「日本並非南海聲索國之一,但一直是最熱衷於批評中國行為的聲音之一。」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國際危機組織(ICG)6月30日發佈報告稱,日本聲稱在該地區擁有至關重要的戰略、經濟和政治利益,並與美國和東南亞國家聯手行動,以作為對抗中國在東海(行動)「集體反應」戰略的一部分。與此同時,東京向菲越提供援助並支持美國在該「水路」與中國對抗。

據報導,日本與越南商議允許日本自衛隊艦船停靠越南海軍基地金蘭灣,還與越、菲舉行海上聯合訓練和演習,為其建造巡邏船。

日本對南海的關注由來已久。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日本積極關切中國在南海的軍力部署,日媒對南沙問題的報道頻率大幅提高。1993年日本衛星率先曝光中國在西沙永興島建設機場。1995年中菲發生美濟礁事件後,菲律賓與日本在一個副部長級會議上討論了該事件,隨後日方在中日副外長會議上向中方提出和平解決的要求。

2000年後,日本對南海的關注持續增加。2010年7月,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裡在東盟地區論壇上稱,美國在維護南海航行自由方面擁有「國家利益」。與會的時任日本外務大臣岡田克也表態支持希拉裡的聲明,聲稱南海爭端和平解決也事關日本國家利益。就是在這一年,中國GDP總量首次超過日本。

2012年12月,安倍晉三出任日本首相。次年初,菲律賓單方面提出仲裁案。5月下旬,仲裁案的重要推手之一、時任菲外長德爾羅薩裡奧訪日。其間,菲駐日大使館網站發表一則聲明,稱「安倍首相表示日本政府支持菲律賓1月份提出的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提出的仲裁……日本還承諾繼續支持菲律賓提升海上安全能力」。

作為非當事國的日本為何如此熱心「南海問題」?日本《每日新聞》8日稱,南海問題關乎對於日本很重要的海上交通航線不說,日本也擔心國際社會在中日東海對立問題上接受中國的主張。因此日本政府將東海和南海問題「打包」,並展開外交攻勢。日本自衛隊前艦隊司令香田洋二稱,中國的南海戰略實現的話會打破亞洲軍事均衡,會改變中美力量均衡。在這當中,也會對日本的安全保障等很多領域產生影響,所以應該封殺中國的「獨善行動」。

分析指出,安倍的夙願就是「擺脫戰後體制」、修改和平憲法、讓日本變成「正常國家」。安倍在各種內政、外交場合一直批評中國在南海的正當行為,大力渲染「中國威脅論」,為推進新安保政策找口實。其次,面對中美博弈,日本自然站在美國一邊,迎合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成為攪局南海的最大幫兇。此外,2014年4月1日日本內閣會議決定通過「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大幅放寬對外輸出日本武器裝備和軍事技術的條件。若南海局勢劍拔弩張,日本則可趁機向越南、菲律賓兜售武器。

日本「鑽石在線」稱,當事國以外國家頻繁插嘴,會令解決南海爭端更耗費時間。這對美日來說並不是壞事,因為時間越長,東盟就越依賴日美。

當然,日本插手南海事務也有「聲東擊西」的意圖,企圖借此緩解在東海和釣魚島海域面臨的壓力。還有學者稱,日本相當關注中國在南海的態度和做法,是為應對釣魚島爭端做參考。

日本的南海戰略是什麼?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福田保的看法是,走參與、強化合作、地區秩序形成這三部曲。雖然日本在南海沒有任何主權問題,直接參與比較困難,但美國強調航行自由,日本與美國同步調舉起「海洋和平與安全」的大旗就可以。強化合作上,日本最需要重視的是同印尼的合作。印尼是曾經主辦過「南海紛爭管理研討會」並在南海問題上作出成績的國家,日本要分享印尼的經驗和知識。此外,日本要同東盟其他國家強化關係,要在南海問題上將形成東亞秩序這一任務納入其中,日本一定要在海洋安保上顯示出日本的影響力。

實際上,日本介入南海總的來說是軟硬兩手。「硬」主要是加強與部分南海爭端國的軍事安全合作關係,以及與其他域外國家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不容忽視的是日本軍事具體動向。社科院日本所學者盧昊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說,2015年後,美國軍界要人連續表態歡迎日本自衛隊參與南海巡邏,日本方面積極迎合。自衛隊聯合參謀部在2015年5月制定了具有「軍事作戰計劃書」性質的內部文件,文件研究了自衛隊干預東海和南海的方式,還記載了連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和安保相關法案都未提過的「軍·軍間協調所」內容。

「軟」主要是利用多邊機制推動南海問題國際化。日本不但自己積極涉入,更遊說、拉攏其他域外國家加入。而中國一向主張雙邊協商解決,反對第三國干涉。去年6月的G7會議上,安倍以歐洲能源生命線烏克蘭比擬南海,遊說西方國家一起包圍中國。今年5月,日本主辦G7峰會,更積極提出南海議題。

國際危機組織(ICG)稱,儘管中國警告日本不要對中國在南海的行動「反應過度」,日本並未表現出任何收手的跡象,「安倍晉三似乎算計著對『自負』中國的擔心,或將有助於其放寬軍事行動限制(即重新解讀日本和平憲法第九條『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的主張」。該組織表示,日本插手南海是或將導致日中關係複雜化的幾個「刺激物」之一。

盧昊說,對於安倍政權而言,借插手南海拓展「戰略性外交」,依托美國構築自己的亞太安全夥伴網絡,在戰略上對中國持續施壓,已經成為其外交政績上彰顯主動性的「得分項」。

《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對《環球時報》說,日中協會理事長白西紳一郎曾講過,日本根本就不應該介入南海,二戰時期日本佔領了南海島嶼,戰爭結束後,日本將它們還給了中國大陸和台灣。可以說,日本在南海是有自己的罪行的。

蔣豐說,近年來,日本對於同中國有海洋權益之爭的海域,從關注到介入,到做背後推手,再到直接參與,形成這樣一條軌跡。他說,中日關係的現狀是8個字:斗而不破,爭而不戰。對這8個字的把握靠的是中日兩國,如果有一方把握不準,就可能導致擦槍走火,而眼下日本的做法可以說是不該參與的參與了,不該有的軍事動作有了,「日本一定要考慮自己的責任」。

延伸閱讀: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