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另一種凝視-移動時代的暗夜幻影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5 楊 渡

夜間偶而在河濱公園騎自行車。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路燈不亮,夜色特別暗。我沿河濱的自行車道騎,卻越來越害怕。因為慢慢行去,只見一個一個慘白的臉,飄浮在夜色中。暗夜掩蓋了他們的身體,只剩下一個一個慘白的面孔,被手機的LED光線照得白中帶青,簡直如同鬼魅。

拍過恐怖電影的人都知道,要製造恐怖效果,光線是一個重要元素。平日我們的光源是太陽光,由上而下,所以陰影在下方。一般屋子裡的照明也一樣,光線多從天花板來,上下分明。但恐怖片就是要反尋常、反慣性,最重要的是光線來源必須倒過來。所以光線必須是由下而上,或者用青藍光,以有別於尋常白光,於是人的臉孔,就因為光線的倒轉,變得扭曲異常,甚至猙獰。

你若不信,把家中電燈全關上,用手電筒從下往上,照自己的臉孔,去照鏡子看看它變成什麼模樣,就會知道恐怖效果。如果嫌手電筒麻煩,你也可以在浴室關上燈,用手機從下方照著自己的臉,如果嫌不夠,再開點綠光助興也行。

如果你會感到有一點恐怖,那你就可以知道自己在暗夜中行走,滑著手機的面容,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模樣了。

但如果是深夜,在基隆河濱公園,看著一路飄浮的蒼白面孔,會有什麼感覺呢?老實說,有一種走在「活死人」異世界的存在感。有一夜,我忽然想起一部電影,說有人利用手機控制人類行為而最終導致人類集體被某集團控制,有如活死人。看著午夜的滑手機者,不禁令人不寒而慄。

但有什麼辦法呢?現代的生活,愈來愈依賴移動通訊。台灣的手機應用服務還不夠好,從購物到叫車,還未全面普及,許多細節還不方便;但大陸卻已經相當的發達。以前在北京打車,常常要站在路邊等候計程車半天,現在用手機叫車,迅速便捷。這對女性夜間行車的安全也是一種保障,因為行車動線,從上車到下車都在行動衛星掌握之中。最後再用手機刷一下,即付帳了事。

至於生活中的消費,包括線上買書購物,吃飯付帳等,都不必帶錢,手機一滑搞定。這確實是生活方式的一種革命。有人批判這樣的消費模式會導致尋常店家的消失,包括一般書店也會被打垮。而金流、物流、服務業,卻將變成最主要的行業。

然而,它也讓人看到一些新的希望。例如在北京,你可以在晚餐吃到山西老鄉古法製作的原生態蕎麥麵,細麵中空,有如義大利麵,口感奇佳。它來自一個鄉村,卻在網路上因行家推薦而大紅。這個小村因此有了擺脫貧困的機會。新的物流,把最偏遠鄉村都捲入到全世界的市場之中。

然而,它也帶來另一種危機。所有人的行動,都在GPS的監控之下。老大哥如果存在,隨時可以控制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不僅是個人,連政府部門誰的車輛到什麼地方,都一清二楚。如果發生戰爭會如何呢?遠的不說,美國轟炸IS領導人的情報,有一部分即是自監聽而來,那麼兩岸之間,又會如何?

坦然而言,新時代的媒體最艱難的是如何把自己擠入每一個人的手機裡,在那小小的格子中,成為被下載使用的一個。這一場戰爭,其實就是爭取他人生命時光的戰爭。你得要擠入手機,才能取得被看見的機會,而被看見的時間,依照台灣滑手機的習慣,不會太長,就是幾秒到1分鐘之間。而每個人的生命時光,又有多少個幾分鐘可以和人分享?

移動時代,是一個艱難的課題。我們都必須適應而且運用它。但再適應,也不應該如河濱公園裡那些浮動的慘白面容吧。明明是在運動健走,卻沒有把心帶出來,只是如行尸走肉般低頭看手機。看不到人的面容的世界,還有真實嗎?

對那些不真實的臉,我存在一個頑皮小孩的想像。每一次看見有人低頭滑動手機,彷彿真實世界不存在,我就忍不住想騎到他們的旁邊,用惡作劇的心態,對著那些低頭失魂的耳朵,驚嚇地大喊一聲:「哇哈!醒來吧!」

可惜至今還不好意思這麼做。(作者為作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