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另一種凝視-都是憲法惹的禍?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10 楊渡

台灣的思維方式一直很簡單。有錯,一定是政府;政府不改,叫他下台;下不了台,一定是法令有錯;法令改不了,那就是憲法的錯。國家體制不翻修,改革動不起來。

看起來新憲運動,大體如此:反服貿無法成功,是因為立法院結構是國、民兩黨占多數。既然立法院必須大修,那就修憲。至於總統有權無責、學法國的雙首長制有問題、行政權不能反映民意、民間聲音無法成為政策等等,尤其「一中憲法」結構與台灣現實不符,都是問題。所以來一個大翻修吧!

不過,看多了歷史演變、看盡了「求食得石」的悲劇,我實在樂觀不起來。林義雄對立法院的改革,就是最好的例證。

當年,他認為國會是大選區、多名額的選舉,很容易讓地方派系買票,一個派系只要控制幾個鄉鎮,平均配票,就可以操縱選舉結果。所以改為小選區,可以讓派系無所發揮,而政黨比例代表制,則可以依據政黨的道德標準與理念訴求,找到符合理念的人,成為政黨代言者,他們必然不會受到派系左右。

這些理想,有錯嗎?

但小選區的結果是:立委選舉地方化,掌握地方基層的鄉鎮長,比派系更有效。但鄉鎮長本來就來自派系,所以立法院變得更地方化、利益化。小選區實施選舉的那一年,有人問我國民黨與民進黨會不會進行政策辯論大對決?我堅決認為不會。原因很簡單,地方派系本來也不靠國民黨的政策,而是靠人脈和錢脈,他只要靜靜找對人脈,就夠了,哪需要浪費口水?選舉結果顯示:派系大勝。立法院完全省議會化。至於政黨票,最後還不是在政黨協商下妥協。林義雄期望的立法院改革,完全走上相反的道路。

這就是「看上不看下,看北不看南」的結果。完全的脫離現實,其結果就是「求食得石」。

這一次新憲運動也有一些讓人忍俊不禁的訴求,例如內閣制。任人皆知,在地方派系主導下,立法院必然地方化。而國民黨一直是立法院的多數,即使陳水扁執政時亦然。如果實施內閣制,那就意味著:即使民進黨選上總統,他一樣虛位,因為依照內閣制,應由國會多數黨組閣,國民黨豈不是要準備長期執政了?這樣,蔡英文還需要選總統嗎?

這就是為什麼民進黨雖然口說修憲,但內心裡百般不願的原因。

說到底,國會改革說了又說,改了又改,最後仍是由台灣的地方政治來決定。因為,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的立委。今天無論你如何不滿立法院,他們依舊是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幾千個台北學生都不能去叫一個立委下台,除非你有能力發動罷免,讓這個選區的選民自己來投票決定罷免。台北市的學生,憑什麼決定新北、台南的立委該不該下台?這一點,對不起,不管你是學生還是大學教授,無論立委多麼低級高雅,都一樣,票票等值,這就是民主無法逾越的底線。

說到底,新憲運動真正想要的,大約就是想推翻「在一中原則的框架下,固守與台灣政治實踐不符的憲法結構」,所以想制訂「新憲法」。但這一點也很難實現,因為新憲法能不能打破「一中原則」,在政治現實上,它還真不是立法院多數黨在決定的,而是必須與美國商量才能決定,畢竟,台獨引來台海戰爭,最後能不能保證和平安全,還是由美國決定的。美國不保證安全,你敢台獨嗎?陳水扁不是沒試過,結果如何,不問可知。那新憲有什麼新的?都是老梗而已。

張宇有一首歌〈都是月亮惹的禍〉,有幾句是:「都是你的錯,你的癡情夢,像一個魔咒,被你愛過還能為誰蠢動,我承認都是月亮惹的禍」。

把「月亮」改成「憲法」大約就是現在的寫照。憲法癡情夢,簡直像魔咒,你以為是它惹的禍,其實是慾望衝動的承諾,如今都只是錯誤的誘惑。

(作者為作家)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