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台美中三邊的不安與焦躁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5 曹俊漢

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出現兩類前所未有的獨特群體:一類是冷漠以對,覺得失望及灰心,不想去投票;另一類則是激情渴求改變,尋求新希望、新境界。然而這兩類群體都有頗為相近的心境,那就是對台灣未來的兩岸關係走向呈現不安與焦躁,摸不清台灣的未來何去何從?他們都在問:兩岸關係會變嗎?如何變?台灣的生存發展空間在哪裡?

本來這種情結多在新總統產生後發生,但因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聲勢持續領先,民眾將未來前景的思考提前到選前。國內如此,這種不安與焦躁更擴散到國外。因為蔡的兩岸關係架構在「維持現狀」,而兩岸的和平她亦僅允諾「盡量去溝通」,更弔詭的是當前現況維持的基本框架是兩岸有「九二共識」做基礎,但蔡又不接受。

這種由高聲勢產生的選舉症候群會投射到選民的投票行為上。但對國外,特別是與台灣有關的大陸與美國,權衡他們的國家利益,也反射了這種「不安與焦躁」的情結。

大陸對台灣未來領導人的兩岸關係走向最為關心。從過去的行動可觀察出呈現「不安與焦躁」的紀錄,例如1996年在台灣海峽試射飛彈;其後高層領導人如朱鎔基總理對台灣選舉的高亢言論;之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有「地動山搖」說。但此次選舉前夕,大陸不做任何行動,在策略上「以靜制動」,但這不表示大陸不關心。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去年11月的「馬習會」,可算是大陸的主動出擊。

美國這次也同樣出現選舉症候群的「不安與焦躁」。蔡英文訪美期間與美國高層溝通,說明她的兩岸關係「維持現狀」能穩住美國決策當局的信任。然而「維持現狀」說在她的高聲勢下,也使得美國不無懷疑「維持現狀」恐生變,近日美國4位前國防部長對兩岸關係提出諍言;曾任白宮亞太事務資深主任的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葛林公開表示,歐巴馬政府和美國下任政府都會強力敦促北京與台北的新政府進行對話。這是美國的利益。言下之意,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如何能與大陸開展溝通與對話。

而與台灣有密切關係的美方人士如卜睿哲及黎安友教授同樣也提出他們的關心與不安。報載美國決策當局在台灣選後,擬派出副國務卿布林肯到北京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見面,作「未雨綢繆」的會見;而前副國務卿伯恩斯也將來台會見新的台灣領導人,上述種種動作也都顯示了美國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不安與焦躁」。

不論今天投票投藍或投綠,台灣人民對新領導人的共同期望就是維持台灣的和平與發展,這也是領導人的責任與義務,不能只說「盡量去溝通」。這也難怪不只台灣選民,連大陸和美國都會出現「不安與焦躁」的台灣選舉症候群了。(作者為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