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專論-價值觀嚴重扭曲的90後世代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5 洛杉基

台灣才剛步入甲午年,原本寧靜祥和的社會,被被一群大學生奮力攪動,幾近天翻地覆。

這些被媒體炒作到耳熟能詳的出名大學生,包括林飛帆、陳為廷、魏揚、洪崇晏、鄭捷等人。他們多是1990年後出生的年輕世代。

在年輕人的成長過程中,對他們生理心理影響最大的,自然首推家庭,其次是學校,最後才是社會。一個身心健全、出類拔萃的年輕人,必然是在家教良好的家庭中長大,得到平衡健康的大中小學教育,然後進入一個充滿機會與挑戰的社會。如果其中有任何一段出現問題或受到負面影響,他們成長後的人格心理,很容易產生偏差。

這些90後年輕世代的成長過程,有幾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的父母多數是窮苦出身靠自己努力而小康的四五年級生,父母對子女的期待極高甚至對他們造成壓力;進了小學中學,適逢李登輝執政,在以諾貝爾獎而貴的李遠哲主導下全面教改,藉著本土教育種入了仇恨、分化、族群等因子,讓他們對國家認同、民主制度、守法精神產生了嚴重誤解;更因為李扁的鎖國政策,導致資金外流、經濟衰退;又因為錯誤的教育政策讓大學生人數暴增、人浮於事以致薪資停滯多年。當他們面對畢業後即將進入的M型社會,讓他們失去了自信、產生了彷徨,甚至對社會現狀產生極端的不滿;更在藍綠惡鬥及野心政客的推波助瀾下,對當前主政者產生了極端的厭惡與仇恨心理。

年輕世代的另一項特徵,是對社群網站過度倚重。虛擬的網路社交,取代了正常的面對面交友溝通管道;一個消息─或許只是個未經證實的謠言─立刻造成漣漪效應,短短時間就可以在網路社群中散布開來。善於利用網路及社群力量的年輕人,很容易就成為意見領袖,瞬時就可號召數千人數萬人盲從跟隨。

當他們採取不同方式向企業主、執政者展開行動時,立刻得到同儕響應。加上網路群體的推波助瀾,年輕世代儼然成為一股洪流,到處竄流;老一輩奉行不渝的權威、禮教、道德、敬老、守本分等信念,旋即遭到徹底摧毀。

問題是,一個大學未畢業的年輕人就要擔任企業領袖或政治領袖,除了心智尚未成熟外,專業知識與經驗仍十分不足。當他們吵著要當家作主,逼著大人們將所有權交出來的時候,心智成熟的大人們,有義務要告訴他們再等一等,好好讀幾年書,建立一己的核心價值觀,心智有一定的成熟後,這個國家社會的主人,自然會輪到他們來擔當。

遺憾的是,我們看到這些「大人們」就跟溺愛子女的父母一樣,對年輕世代的要求,似乎有求必應。對他們的脫序違法行為,總是一再屈意幫他們辯護、幫他們合理化。

於是我們看到學校師長不斷地縱容學生長期曠課、占領公署,還有師出同代同門的自責「沒有把馬總統教好」。律師教授學者政客,不管出於什麼動機,搶著站在第一線,庇護學運分子長期繼續占領立法院,要挾政府。政客不斷要求降低投票年齡,聲稱18歲就已經「心智成熟」,籠絡年輕人,希望能得到他們的選票。輿論譴責魏揚的暴行時,他母親竟然說「國民黨比你們想像的更可怕!」當洪崇晏包圍中正分局要局長出面道歉否則「小心被暗殺」時,政客不去譴責他的殺人動機,反而要求分局長下台負責。直到真的有大學生在北捷瘋狂殺人時,幾個媒體主播又指責政府首長、教育部長才應該對慘案負責,似乎錯來錯去都是政府、官員與社會的錯,鄭捷的家長還知道向社會道歉,難怪有人說媒體是社會一大亂源。

如果我們進一步深思,造成90後世代的價值觀嚴重扭曲,導致殺人成為「做一番大事」變態心理,無論父母、學校師長、媒體、政客,都有無可推卸的責任!

要扭轉年輕世代的錯誤觀念,大人們有責任向他們說「NO!」,告訴他們實話:在心智尚未成熟之前,不要急著革命奪權,不要總認為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不要總認為別人對不起自己,不要認為只有自己才懂什麼叫做民主憲政人權。愛之適則害之,繼續縱容小孩開大車,只會讓這個國家墜入深淵,人車偕亡。(作者為科技業顧問、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