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專論-反服貿的孤島心態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4 潘華生

上個星期恰好與兩位分別來自美國與大陸的學者見面。兩位學者在1960年代不約而同的參與了當時激進的學生運動。大陸學者遇上文化大革命,覺得今是而昨非;美國學者則在美國南方參與了當時的反種族隔離的平權運動,慶幸曾在關鍵的時刻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其實,歷史是由未來的勝利者所寫的,評斷是否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很大程度取決於未來的潮流發展。

首先,台灣是小經濟體,閉關自守則產業難以達到規模經濟,也無法利用台灣的人才優勢發揮比較利益。所幸二戰之後的冷戰架構,為了支持冷戰前緣的盟國,美國片面開放了市場給日本以及亞洲四小龍,使其成為北美市場的生產製造基地。除了歷史機運之外,還有正確選擇的政治站隊,傳統儒家社會強調的教育以及秩序,造就了台灣經濟起飛。

其次,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二共和時代,中國開始擁抱資本主義與全球化,隨著中美關係戲劇性地改善,扭轉了冷戰格局和經濟社會局面,創造了迅猛的經濟增長。東亞地區這一戰略主軸的轉換,使得台灣的地緣政治地位迅速下降。尤有甚者,中國大陸成為世界工廠,使得台灣在國際經濟貿易分工中的製造角色發生了改變。於是,即便在戒急用忍的大帽子之下,台灣經濟依賴從美國日本逐漸轉向大陸。大陸市場從2001年經濟衰退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支撐了台灣經濟於不墜。即使在民進黨執政的2000年以後,大陸仍超越美國成為台灣第一大出口地。可見台灣對大陸依賴的系統慣性不因政權的更迭而有任何改變。

曾經台灣社會一度因為富有而自信自傲,所以尚能對外界持有較為開放的心態。但隨著外在經濟大環境的改變,台灣越發退縮與不安。這樣的社會氛圍正好是一切陰謀論的溫床。於是,各種匪夷所思的陰謀論,被包裝在各種淺顯易懂的懶人包中快速流布。陰謀論帶來的恐懼與仇恨又與社會媒體工具結合,提供了大量即時動員的能量與可能性,於是澆灌出了奇異繁茂的太陽花。

反服貿人群中所散發出來濃厚的「反中」「反全球化」意識,其根源就是過去20年多提倡的所謂「台灣主體性」的開花結果,這是對中國崛起趨勢恐慌之餘的「孤島意識」。但台灣社會並沒有真正認識到現有一切的經濟成就,不論台灣過去的依賴美國,以及現在的依賴大陸,其實都仰賴美國及大陸片面的給予與優惠。這種只想別人開放、自己不開放的孤島意識,其實更像是一種只取不與的「恩施意識」。

其實,韓國比台灣更早經歷反全球化運動。韓國的反全球化運動遠比台灣的動員規模更大更激烈。2006年11月,反對韓美自貿協議的7.4萬名群眾在全國13個城市示威,襲擊7個城市的政府大樓,但仍不能動搖韓國政府與各大經濟體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區的戰略決心。韓國目前已生效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有10個,其中與歐盟、美國的FTA係於近3年才生效,韓國在談判中的FTA有9個包括中日韓FTA、RCEP等,已簽署而尚未生效的有加拿大及澳洲兩個。韓國的全球化布局已然成型。

中國與韓國的崛起,其實對台灣是在向全球化的開放中後來居上。全球化讓中國與韓國順利融入了國際經濟體系中,發揮了他們各自的比較利益,所以成長為耀眼的經濟大國。台灣卻因反馬反中的黨爭小利,反有可能在世界經濟分工的格局中被邊緣化。

其實,我們都不知道30年後的我們,以及後人將如何看待這一段歷史。但區域經濟整合看起來仍然方興未艾,中國經濟仍然擁有強大的成長動能。台灣面對新的政經格局必須務實、自信與開放。務實才能避免台灣被意識形態與各種激進或虛無的主義的綁架;只有自信,才能夠不被虛幻不實的陰謀論所恐嚇,確信台灣可以在未來的中華民族復興的大格局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只有開放,才能實現台灣的比較利益,才能引入競爭來強化自我的競爭優勢。

這比較可能是歷史正確的一方。(作者為大學副教授)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