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專論-學運世代 重寫民主新義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3 洛杉基

大部分是90(1990)後出生的學運參與者,正好在李、扁當政的20年間,完成中小學教育。李、扁兩人,刻意地將過去兩蔣時代「我是中國人」的教育逐步歸零,重塑「我是台灣人」的新身分認同;加上實驗性的教改將學生當白老鼠,18分就可以跨進大學門檻,以致於程度良莠不齊的畢業生,數量暴增。

這次透過太陽花學運點爆了年輕族群長期壓抑的怒火,加上野心政客與獨派在背後煽風點火,讓這次學運癱瘓了政府的運作、立法院停擺了3周。雖然學運退場,但餘火仍在各地悶燒,似乎隨時會因一個小小的衝突而死灰復燃。

從學運開始、提出法案要求政府照單全收、到結束離場,緊接著另一波學生聚眾包圍中正一分局、要求局長道歉下台,他們幾乎徹底破壞了過去累積了60多年的台灣民主進程,重寫了90後的「台式民主」2.0版。

如果我們不帶情緒、冷靜地回顧這個歷時3周的學運,進而思考這個所謂的「台式民主」進階版,似乎可以歸納出以下幾個特徵。

第一、民主不再是傳統的「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而是看誰能在最短時間號召最多人上街,就代表了多數、代表了「人民」,任何發起人就有資格擔任「人民領袖」要求政府聽從他的指揮。

一反過去靠口語、媒體、電郵,號召同志上街抗議,在和平理性、自我克制的情況下表達訴求;現在是靠著ptt、臉書、手機,在短短幾個小時之內就可以號召成千上萬的粉絲、追隨者一起上街頭,用霸占、散步或包圍的方式,強迫政府接受所有條件;甚至還可以不經過罷免程序就要求官員、民代下台。學生嘗到了「人多就是力量」的滋味,只要人數多聲量大,就足以讓公權力退縮。

第二、由於藍綠政黨惡鬥,代議制度失去功能,學運要求跨越代議制度,直接立法,交給政府照辦;既不需要政黨協商,也不需要經過公投,只要能夠號召20、30萬人上街,就足以代表2300萬人的民意。

第三、網路社群已經取代政黨政治。他們自己推選代表、組織決策小組、舉行公民憲政會議、分組討論立法,甚至還可以自己提出「民間版」的法案,要求與政府及反對黨所提的法案版本並列,優先次序甚至凌駕政府的版本;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才有資格代表多數民意。

第四、未來的選舉,不再需再靠民調,而是靠網路社群按讚的人數多寡就可以決定。如果網民支持哪個候選人,他就幾乎一定當選;如果社群反對哪個候選人,他幾乎篤定落選。因此,不懂得網路或沒有臉書的候選人,已經可以提前出局。

實行民主多年的印度,人口13億。由於印度的IT及軟體工業特別發達,因此他們已經開始使用網路來登記投票、發表政見、民意調查、凝聚支持群眾等。印度幅員廣大、交通不便,但民眾上網、使用手機十分普及,網路投票似乎成為未來不可避免的趨勢。

台灣如果要改革,對90後學生而言,業已失靈的台式民主制度,不妨學習印度的民主現代化工程,達到直接民權的目標。做法包括:利用行之多年的「自然人憑證」來證明上網者真實身分,或用認證過的個人手機來上網投票,直接表達民意。

競選期間,不再需要舉辦公設辯論會,各候選人自己就可透過社群網站來發表政見、傾聽民意;不需要花錢辦選舉造勢,只要透過網路號召粉絲或追隨者上街即可;也不需要舉辦民意調查,看誰能號召最多人上街頭快閃,人數多寡就反映了他的民調支持度。

我們期望90後年輕人,與其每天上街頭抗爭浪費生命,何不好好研讀各民主國家的憲法與選罷法,重新檢討「美式民主」的缺失,加入網路科技元素,開發出屬於他們自己的「台式民主」2.0版。

(作者為科技業顧問、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