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專論-對抗是康莊大道旁的歧路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6/9 潘華生

巴基斯坦日昨再度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十多名武裝人員深夜闖進該國最大的國際機場爆發激烈槍戰,使得數架飛機陷入火海。機場攻擊案至少造成23人死亡。

對比之下,印度剛剛舉行完大選,長期執政的國大黨大潰下台,印度人民黨成為1984年以來,首個贏得國會過半席次的政黨。強硬派領袖莫迪在贏得30年來最大的選舉勝利後,宣布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了邁入「新時代」。

1947年,在脫離英國獨立的同時,巴基斯坦從印度分離出來獨立建國。外人很難理解這兩個看似有著完全相同背景的國家,為什麼經過這樣多年的獨立發展,卻有這樣強烈的對比?也無法理解巴基斯坦對印度的複雜、歇斯底里的情結究竟從何而來。

其實,要瞭解這個問題,要由巴基斯坦這個概念深處對印度及其文化和歷史的抗拒意識著手。

最早提出巴基斯坦這個概念的人是一位詩人。1930年,伊克巴爾向全印穆斯林聯盟發表講話,提出印度的穆斯林應該建立一個獨立的穆斯林國家,實現他們在政治和倫理道德方面的要旨。印巴分治的設想得到英國的支持,很快地在1947年8月得到了具體的落實。然而,和平的分治卻不期然地發生了宗教暴亂,並導致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人口遷移,使數百萬人失去了生命。

這場宗教大屠殺和慘重的人口遷移損失的共同感受正是印巴兩國現代關係的基礎。使得原本應該的兄弟之邦,很快成為不共戴天的寇仇,並在其後發生了3次犧牲慘重的印巴戰爭,較為弱小的巴基斯坦都居於下風。

耗費這樣高的犧牲代價進行國家分治,巴基斯坦獨立建國的意義究竟何在?

從文化和人類文明的角度來看:由於與印度長期敵對,且乏真正的國家特徵,這個新國家將自己定義為印度的對手,首要任務就是抹去和印度的所有聯繫。它否定了分治以前所有共通點,從服裝、習俗、節日、結婚儀式到文學,原先與印度相同共有的一切都受到質疑。並通過教育以及新文化的推廣,創造出一個全新的阿拉伯化的穆斯林國家新身分。

但在很長一段時間,由於印度的民主政體和多元性,印度的經濟極為混亂,使得軍人長期專制的巴基斯坦,經濟表現仍優於印度。但是,到了20世紀90年代初期,這兩個國家的命運開始發生逆轉。多元民主的印度承接了全球化的動能,經濟表現開始超越巴基斯坦,而這個起源於一個詩人的烏托邦夢想的巴基斯坦卻已衰退至崩潰和破產的境地。而經過多年「去印度化」的種種努力,一個排他、激進、自我封閉的基本教義派意識已經在巴基斯坦社會扎根了。為了集中資源進行與印度的長期軍備競賽,巴基斯坦也成為軍人長期干政的不穩定國家。

巴基斯坦的例子其實我們很容易理解,也似曾相識。其實台灣也長期自我定義為中國大陸的對手:當大陸實施文革,台灣曾以正統中華繼承者自居;當大陸開始回歸中華,台灣卻以普世價值與南島語系的關聯自傲。

台灣的課綱也試圖抹去台灣與大陸的連結,且在媒體的配合之下,基本已經將35歲以下年輕人改造完成。然而台灣年輕人很多又必須離鄉背井到那個他完全沒有知識,甚至是感情上是敵對的「中國」去工作。在大陸逐漸崛起成為世界第二的經濟強權,台灣越來越依賴大陸的經濟的時刻,坦白說,這豈不是在折騰自己的下一代嗎?

對抗帶來巨大的戰爭壓力,迫使巴基斯坦不專政不足以集中資源面對重大的外部壓力與內部顛覆,台灣又何嘗可以例外?思考巴基斯坦的例子可以看出:弱小的一方若再加上極端的對抗情緒,則很容易轉變成危害自己人民的國家主義。從而走上內部動盪不安的歧路。台獨概念深處是對中華及其文化和歷史的抗拒,是偏執地站在全體華人社會的對立絕境,最後成為危害自己台灣人民幫凶。

我們也要自我警惕:一個排他、激進、自我封閉的基本教義派意識是否已經在台灣社會扎根了。台灣要堅持多元、民主與開放,更應該參與甚或引領中華文明的復興。這才是擺在台灣面前的康莊大道。(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