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觀點-建立警察法官溝通平台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30 章光明

桃園市警察局葉姓警員攔檢通緝犯,因犯嫌企圖逃逸,遭葉姓警員朝其腿部開槍重傷致死案,最高法院依業務過失致死罪,判定葉員6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18萬元。本案判決的關鍵在於法院認定葉員執法過當,葉員的辯護律師卻反問「難道警察要被撞傷或撞死才能開槍?」警方也表達遺憾。

司法判決和警察實務之間存有高度落差,這也不是個案。筆者曾針對警察移送集會遊行法的案件進行分析,發現在警察移送的283人中,最後法院判決違法者只有8人,且均屬輕微的罰金或拘役。這個數字呈現了警察拚命抓人、法院拚命放人的政府資源浪費的現象,而這個現象卻仍是現在進行式。

刑事司法體系上游警察和下游法院之間的溝通平台,有待建構。法官審理個案,適用法條的同時,對於街頭警察在危機四伏、動態複雜的情境中,有限的以秒計算的時間內,必須決定用槍與否的困境,應有更多的認識和理解。

當然,警察的用槍文化有其值得檢討之處。警察人員實際執勤時,須直接援引警械使用條例中用槍時機的抽象規定,這是警察用槍文化的一大問題。學者研究建議,警察組織應該在法律條文與警察人員之間制定行政規則,引導警察人員的用槍行為,如此不但被追捕的嫌犯傷亡數減少,就連警察自己的傷亡數也降低。

在台灣,警察人員用槍致生訴訟後,往往必須獨力面對所有後果,這對警察人員來說是一大折磨。警政署長固重視本案,但制度的建立卻更有必要。先進國家通常設有用槍調查委員會,可聘請外部專家參與,其專業調查結果,不但可以保障警察人員,更可作為法院判決的參考。此一制度宜盡速規畫成立。

警察用槍的問題顯示,法院和警察都有各自的功課要做。法官養成教育中對社會共識的兼顧,和警察執法情境的認識,均待提升。警察組織則應強化射擊訓練與警察法規的結合,實務單位也要負責任的訂定行政規則,並建立用槍調查委員會制度,以引導警察的用槍文化。(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警政管理學院院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