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司法獨立的原則不容搖撼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0 胡海鷗專欄

台灣地區的頂新公司引起輿論大譁,據說頂新從越南進口的油脂取自病死豬,或是未經檢疫合格的豬屠體,或是回收油、餿水油。而頂新案合議庭法官則因無法明確舉證頂新有如此作為,且油脂精煉成品未含重金屬。基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的刑事法原則,彰化地院合議庭寧可承受排山倒海的社會壓力,堅持判決6名被告無罪。頂新案表明司法獨立的原則不容搖撼,不管執行的結果可能如何。

不能證明頂新有問題,並不表明頂新沒問題,但若僅憑懷疑就能定罪,則勢必置所有的人於危險之中,就像中世紀對女巫的審判一樣。當然,「無罪推定」也難免有漏網之魚,但是,比較起「有罪推定」的大量冤枉,「無罪推定」漏網的損失大為有限,所以為保護大多數人安全,只能承受少數人漏網的代價。曾幾何時,大陸有這樣的話語,「絕不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放過一個壞人」。儘管,說此話者心誠可貴,情亦純粹,但此話邏輯的內在矛盾,決定其操作後果一定非常嚴重。因為不冤枉一個好人的條件是忍受少數壞人的漏網,而不放過一個壞人的代價則是打擊所有被懷疑的好人。歷史已經證明如此操作結果的不可承受,所以「無罪推定」實際上是人類的善良願望經權衡後的最優選擇。

法官難免面對來自上峰和百姓的壓力,上峰為了避免社會震盪,有時不得不對法官施加影響。公眾更是出於正義衝動,在不完全資訊、有限判斷能力和純潔感情的作用下,要求法官按照自己的偏好進行判決。由此一定會形成排山倒海的力量,讓法官在風口浪尖飽受煎熬。上峰的干預有時確實能將社會成本降到最低,特別是在群情洶洶,非常可能引發騷亂的情況下。但如果這麼做,則不僅對涉案人不公平,更重要的是只要有這樣的開頭,一定會引來更多的上峰,為一己私利而擾亂法官審案。為杜絕這種可能,就必須明確司法獨立是任何上峰不能觸及的底線和高壓線,不管出於什麼理由。

公眾的判斷往往是正確的,百姓心中有桿秤,「群眾是真正的英雄」,此之謂也。但他們缺乏專業知識和充分資訊,加上非常可能的情緒化,這就難免做出錯誤的判斷。所以即便公眾的大多數判斷都對,也不能讓他們干擾法官的判案。甚至法官就是要頂住公眾的要求,以保證司法的公正獨立。中國封建社會最為認可的話叫「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好像平民憤就是最高正義,殊不知許多冤、假、錯案正產生於為了平民憤。所以只要認可這類幼稚的正義訴求,司法的公正就難以實現。

司法獨立甚至不能為神職人員所干預,就是有過這樣的案例,一個無辜者被抓了,真正的案犯忍不住向牧師懺悔,知情不報的牧師為了減輕心理負擔,不得不另找牧師懺悔,於是該城中所有的牧師都知道被抓者的無辜,但是,他們也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無辜者被判重判。如果他們勇敢地站出來,揭發真正的罪犯,拯救無辜的被抓者,雖然這個無辜者身上的正義得到伸張,但社會正義一定遭遇損害。因為懺悔牧師的干預會使司法天平遭遇額外力量而傾斜,它表現為社會信用崩塌。如果懺悔牧師也不可信賴了,其他無辜者蒙冤罹難的可能就大大增加。這個例子不僅表明誰也不能干預司法,更說明社會是個精巧的儀器,各部件既要各司其職,又要權力制衡,誰也不能逸出軌道,越俎代庖,否則,短期局部的正義一定造成長期和全局的非正義。

當然,法官的判決也可能發生偏差,但這只能通過健全和完善司法程序來解決,而不能允許其他部門橫加干預。不僅因為程序健全和完善的負面效應最小,更因為只有消除其他部門的干預,才能將法官從風口浪尖的煎熬中解脫出來。固然法官應有承受壓力、秉公辦案的良好素質,但也需要良好環境的保護,法官才能超然衝擊和干擾,屏氣靜心,訴諸天聽,司法天平才能不偏不倚,不向任何一方傾斜。所以司法獨立不僅是原則和制度,更應該是全社會的堅定信仰。(作者為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