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從資金出走到人才出走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5 馮忠鵬專欄

我們這一代人有幸抑或不幸見證到「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這句話。只是此河非河,而是台灣海峽。我們有幸參與了台灣經濟起飛與科技躍進,但也不幸親身經歷了這10年間,台灣從資金出走蛻變成為人才出走的窘境。

10年前,海峽東邊的台灣,技術資金都勝過海峽西邊。那時候適逢民進黨執政,陳水扁承續了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極力遏止台資企業因覬覦對岸的低價與充沛人工,挾帶大筆資金到對岸投資設廠。爾後陳水扁與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女士,宣布改用「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政策來處理兩岸資金的流動。但結果卻是「有效開放、積極管理」,對資金及技術外移設下種種關卡。扁政府甚至不惜出重手懲罰那些未經許可便偷跑到對岸設廠的科技業主,指責他們「掏空資產、債留台灣」。

李登輝時期打造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計畫,也在陳水扁任內遭到擱置。扁政府同時也對兩岸直航設下諸多限制,逼得許多在台外商出走,把營運中心設在香港或上海。那些年,桃園機場冷冷清清,遊客及商務人士稀稀疏疏,南北各飯店空房率也特別高。

10年前中國大陸生活水平較低、平均薪資也低,台灣甚少有人才願意舉家遷往對岸,唯有高階主管願意在薪資住房雙重補貼的優厚條件下,前往中國大陸幫公司開疆闢土。這些菁英無意間也協助了彼岸產業升級,從勞力密集轉向技術密集,培植了不少營運、品質與財務管理人才。加上中國政府致力於改革開放,擴大內需市場,10年之內每年的GDP均以兩位數字成長,員工平均薪資也跟著三級跳。

相對的,台灣這10年來,一個缺乏執行力的政府與處處掣肘的在野黨,聯手將台灣的經濟發展,壓制在原地踏步。民粹高漲的社會,更將對岸視為毒蛇猛獸,避之唯恐不及,讓台灣企業本有機會可隨著中國大陸市場的成長旋風,順勢而起,卻因為政治原因而將這個機會拱手讓給了韓國。機會不會等人,中國大陸這些年的經濟規模成長就像脫韁野馬,不但超越了台灣,還繼續朝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目標邁進。

筆者12月6日發表在中國時報的文章〈開放陸資 科技業要活水〉就指出:因利潤不斷下降導致股價下跌的台灣科技業,已經感受到現金流短缺的壓力,因此趁著公司還有一點行情的時候,尋求中外買家。最近一期的《商業週刊》更直言「6成的竹科IC設計公司正在尋求買主」。抱持大量現金的陸資,對竹科園區內幾家技術含量高、股價低、本益比低的IC設計公司,早垂涎已久,但礙於投審會的高關卡,無法順利入股或收購。於是對岸科技業捨投資併購不由,改為祭出驚人高薪,從台灣科技業挖角,讓這些薪資多年不漲、公司前景堪憂的中高階主管,難以抗拒。

近日筆者到中國大陸拜訪幾家上市公司,驚覺到有幾位總經理、高階主管、設計總監等,竟然都是操著台灣口音;偶爾還會遇見熟識的台灣科技前輩,退休後在陸資公司擔任資深顧問。當台灣親綠媒體不斷要求政府阻止陸資進入、指責某科技公司董事長「幫中國收購台灣公司,整串打包賣給中國」之餘,這些有著豐富經驗的科技管理人才,已經默默出走到大陸尋求更高的薪水、更大的舞台、更高的視野。

根據媒體最新的報導,收購聯發科不成的紫光,已經準備用700億收購矽品及南茂各1/4股權。多數股東對陸資加入抱持肯定的態度,唯一可能的阻礙乃是投審會的態度:只要委員其中有一人因意識形態為由而反對陸資進入,這個投資案就無法通過。

台積電已經決定在南京設12吋晶圓廠,半導體業的群聚效應,逼得台灣封裝業必須跟著台積電到對岸,否則未來的封裝業務必然拱手讓給大陸企業。因此,目前能為台灣IC產業困境解套的唯一辦法,似乎只有開放陸資,讓大陸企業的資金與台灣技術形成策略聯盟關係,才有可能讓這些毛利率下降、營運困難的IC公司存活。

一旦台灣科技業恢復了生命力,市場大到足夠讓他們營利增加,未來資金與人才才有可能再從海峽西邊回流到東邊。

(作者為科技顧問、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