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拚經濟才是兩岸發展硬道理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6 胡海鷗專欄

年輕時,為追求貌似崇高,乃至神聖的目標,我們耗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甚至為目標的錯過而遺憾和悲痛。現在回首往事,才知道上帝扔骰子的結果往往比我們的努力更好。所以我們會像在漂在江面木板上的小狗,無謂地轉來轉去,因為我們沒有順應大江東去的大思路。而要避免歷史重演,需要告別農牧和工業文明的思路,學會貿易金融的思考,這就能避免無謂的付出,順其自然,無為而無不為地實現期望的目標。

農牧文明追求水草豐美,幅員遼闊;工業文明要把企業做大,擁有更多的市場份額。所以秦始皇、成吉思汗要攻城掠地,大企業要幹掉競爭對手。儘管工業文明比農牧文明的相容性更強,但是一方的得到就是另一方失去的格局不變,為了不失去,只能防範,警惕和鬥爭到底。不管以往錯雜的主義和變幻的旗號,本質上都農牧文明或工業文明思路的表現。

貿易金融的思路則認為財富不是來自於掠奪,甚至生產,而是來自於交易。交易就要互利、雙贏和多贏,所以社會財富也正越來越向貿易和金融領域彙聚。交易要講公平和規則,所以財富增長取決於公平與規則的實現與維護。如果交易不公平,不講信譽,違背規則,市場秩序就會紊亂,財富增長就會中斷,所以現代國家不僅要簽訂各種貿易金融協定,更要竭力保障協定的尊重和遵守。貿易金融思路基於這樣的事實,即與公民交易的收益遠大于對奴隸的掠奪與剝削,所以與其攻城掠地,暴力占領征服,不如促使有關方建立和遵守貿易和金融規則,然後大家從交易中獲取更多的利益。

如此認識不難找到事實證明。如紐約聯合國所在的土地為洛克菲勒家族捐獻,捐獻原本是個利他行為,捐獻者要承擔相應的成本,但洛氏家族的得到卻遠比捐出的多。因為聯合國所在地周圍的房產都是洛克菲勒家族的,聯合國的進駐推高周邊房產價值,將洛氏家族的捐獻變成了投資。這就是貿易金融思路的成功,它超越了農牧和工業文明的思路,將一方所得為另一方損失,變成交易各方都有更多的得到,卻沒有人承受代價。

日本戰後的發展是另一個例證。按照農牧和工業文明的思路,就應該將日本打翻在地,再踩上一隻腳,讓它永世不得翻身,誰叫它侵略和掠奪了亞洲國家,偷襲了珍珠港,讓許多無辜百姓死於非命。但是,美國人卻是另一套做法,就是用各種制度規範,從選舉規則到市場運行,從軍事限制到國家監督,甚至通過馬歇爾計畫的資金扶持,幫助日本建立起貿易金融規則。日本就此得到了極大的好處,否則,他們無法這麼快地走出戰後的廢墟。美國人不僅沒虧,甚至得到的更多,因為日本成了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最重要的戰略盟友。可見,貿易金融規則的構建比領土的征服和占有,更能促使有關各方得到更大的好處。

世界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當今之大勢者乃貿易金融思路也。如果停留在農牧和工業文明中,則其結果類似「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糾纏在會自行消失的瑣碎上事小,處於經濟發展鏈的低端,阻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損失就慘重了。與其如此,什麼都不做,甚至比做什麼都好,不如跟上貿易金融文明的思路,基於農牧和工業文明的許多問題會不復存在,所以也就不必耗神費時地去折騰。這也就是大河向東流,小狗不必在木板上轉來轉去,順著大河往下漂就可以了。

實現農牧和工業文明向貿易金融文明轉換,最基本的前提是把經濟搞上去,不是洛克菲勒的財大氣粗,就沒有給聯合國捐地的大手筆;不是美國世界經濟老大的實力,套不住日本,也沒有日本的改弦更張。所以海峽兩邊的中國人,不管誰當家,都應該擱置歷史的是非和現在的分歧,先把經濟搞上去,發展才是硬道理。屆時我們既有貿易金融的規則與機制,更有穿透未來的歷史眼光,大多植根于農牧和工業文明的難題將不復存在,餘留部分也容易找到對策,中國人就能贏得世界普遍的尊重和高度的認可。(作者為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