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科技始終隱形於人文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21 李學文專欄

所謂新媒體,當然是因科技應運而生的。拿影音來說,加了數位科技後,變成數位電視;智慧手機當道之後,便繁榮了行動電視。可以推論的是,科技進步絕對不會止於今日,5年、10年、20年後,不同的技術仍然會改變媒體形式。但萬變不離其宗,不管是老媒體、新媒體,不管是第幾代的科技,傳播媒體的本質還是在於傳遞訊息。

受眾為何要接受訊息?其實不外乎以下幾種目的,資訊的、娛樂的、知識的。當然,目的可以是單一性的,亦可以是複合的,如娛樂加知識性,或是資訊加知識性等等,只不過,前提必須是受眾透過訊息所感受之娛樂性、資訊性、知識性是否真正到位。換言之,無論我們的媒體有多新,科技可以多麼炫耀,如果提供的內容,不能讓娛樂性更增強,讓知識性更豐富,讓新聞性更快速,科技終究也不過是噱頭、一時風潮罷了,對消費文化,對商業獲利,意義真的很有限。這種體察傳播效果是否到位的能力、新媒體的真正內涵,永遠是人文力,而不是科技力。

科技跨人文領域容易嗎?當然十分困難。舉Google為例。大約在3年前左右,Google Glass面市,Google開始向開發者販售,一副智慧眼鏡要價1500美元。可能因為它是穿戴式科技的先驅之一吧,於其時的確讓市場十分關注。Google Glass採用投影方式,透過一塊長方形的三菱鏡將影像投射到眼球上,那樣的造型十分特殊搶眼的。

不幸的是,它終究還是失敗了,Google於2015年初宣布停售Google Glass,並且把該專案移出Google X。市場上一般認為其失敗之因,除了價格過高之外,更在於Google嚴重忽略social acceptance(社會接納,社會學學術名詞),並非所有人都樂意百分百接受科技的洗禮。此點我最感好奇,成功、不斷創新如Google,各式頂尖人才應有盡有,竟然連social acceptance這樣基本的「人文配備」也不具備。說到頭,可能還是科技本位主義作祟。把「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的口號掛在嘴邊,並無法讓精明的消費者真正感受到社會人文面的需求被在意及滿足。

今年的CES展上,德國鏡片公司卡爾蔡司於現場展示了一款最不像智慧眼鏡的眼鏡(樣本),宣稱他們將反Google之道而行,讓智慧眼鏡融入我們現今的社會人文。如何做呢? 他們計畫將抬頭顯示器直接裝在曲面鏡片上,其他重要組件包括電池、處理器等等都存放在鏡框的支架內,乍看之下,他人完全不會知道是一副智慧眼鏡。雖然現場展示的prototype距離真正產品上市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卡爾蔡司對科技產品隱含的全新哲學,無論是不是行銷話術,倒是十分發人深省,他們認為,未來的科技是隱藏於無形的,不突兀、不衝突、能融入於社會人文之中,才可能是成功的產品!

它刺激了我去重新思考,什麼是真正的科文共裕。

全球的科技產品正面臨前所未見的瓶頸:成長趨緩的智慧終端,碎化到難以大量生產以至獲利的物聯網、穿戴式電腦,nice to have的VR(虛擬實境)/AR(擴增實境)/MR(混合實境)、大同小異的無人飛機,還有僅處在非常幼兒期的AI(人工智慧)、需面臨許多現實問題的無人駕駛等等。於其中,人們不斷購買、學習、利用、適應新科技,卻似乎越來越跟不上科技的進展。

英國作家赫胥黎於1931年反烏托邦作品中所描繪的《美麗新世界》還未誕生,上映30周年、經典科幻電影《回到未來》中所假想發生於2015年10月21日的眾多科技,離真正實現根本天差地遠,人文與科技之間的長城卻已然漸漸高築。

也許某天我們會另類思考──科技不必然要酷炫,與其用盡才華創造嶄新卻無法見容於社會、產生不了商機的科技,倒不如潛心與人文共舞。也許,當某天市場上充斥的都是看不見科技的科技時,才真正是科文共裕的美麗新世界吧。

(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