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巴曙松專欄-2016年人民幣匯率趨勢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8 本報訊

隨著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改革、人民幣進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以及由主要關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轉向參考一籃子貨幣匯率等重要改革的推進,預計2016年人民幣匯率走向將有以下三個趨勢。

第一,人民幣匯率彈性有望繼續增大。

隨著美國聯準會加息預期越來越明顯,中美貨幣政策之間的分化與利差收窄,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短期市場預期。

但世界主要各國進口大陸商品的比例反而有所上升,這一方面表明,大陸出口企業仍具有競爭力,暫無通過人民幣貶值促進出口的必要性;另一方面也間接說明此前人民幣主要關注美元所帶來的被動升值效應,引起了人民幣與內部均衡價格的背離,是導致市場中人民幣貶值情緒攀升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在美元升值趨勢明顯的國際背景下,保持人民幣貨幣堅挺,應逐步淡化與美元的匯率波動,重點轉向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匯率定價模式。

2015年12月11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更關注於中國大陸與世界各國貿易權重,賦予亞太主要市場貨幣權重相對更大,尤其以港幣、澳幣、新加坡元、盧布等貨幣權重差異最為明顯。儘管人民幣對美元單一貨幣存在一定的貶值傾向,但2014年以來,按照參考一籃子貨幣衡量的人民幣匯率,相對全球主要貨幣整體反而呈現小幅升值,即使今年8月11日匯改後,人民幣匯率波動相對世界主要貨幣也貶值有限,在國際主要貨幣中仍屬強勢貨幣。

第二,人民幣入SDR中長期影響將顯現。

短期來看,人民幣匯率走勢受人民幣加入SDR事件影響有限,其匯率主要仍受國內外經濟環境影響。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在進入SDR後更多將體現出在新興市場和周邊國家補充並逐步取代現有國際儲備貨幣的角色。因此,人民幣匯率政策目標更應體現為與新興市場貨幣匯率保持相對穩定,而在適當範圍內保持對美元匯率的靈活彈性,從而擺脫作為「準美元」的匯率同步節奏,以增強人民幣在國際貨幣中的獨立影響力。

中長期來看,大陸央行貨幣政策操作框架也面臨著內外部權衡的重塑。隨著人民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貨幣政策的國際協調變得更為重要,大陸央行獨立的貨幣政策效果將受到削弱,大陸國內經濟增長問題則上升為全球經濟發展問題。目前大陸經濟形勢面臨結構轉型的壓力,隨著金融改革的深化,未來會面臨內部經濟增長目標與外部人民幣匯率穩定目標之間的政策權衡,正如20世紀80、90年代拉美國家和亞洲國家的貨幣當局所面臨的選擇。

作為大經濟體,當前大陸的貨幣政策應優先保證內部經濟增長目標獨立決策的空間,人民幣匯率相對靈活,對多數新興市場貨幣保持穩中趨強,對美元的匯率可在更大區間內保持波動。

第三,人民幣國際化配套改革有望進一步完善。

儘管人民幣匯率定價機制的基本改革框架已經搭建,但必要的政策配套和輔助工具還需進一步完善。8月11日匯改後,在岸與離岸價差迅速增大至1000個基點左右,且日間波動幅度擴大,對人民幣匯率穩定產生了較大的干擾。此現象反映人民幣離岸市場定價機制需改進,未來需進一步發展多元化的離岸人民幣計價商品,特別是加強債券市場建設。

首先,應繼續增加離岸市場的人民幣存量,建立以銀行間拆借市場為基礎的基準利率,提高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的地位,從而提高基準利率的有效性;其次,完善離岸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從而降低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擾動,有利於人民幣在岸與離岸價格收斂。

第3,支持香港發展多種人民幣匯率的風險管理產品,為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區間加大提供金融產品上的支援;第4,在離岸市場探索發展人民幣計價商品市場,不僅可為大陸的商品獲得亞洲時段的人民幣計價的商品定價權,也有助於改進香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深度,鞏固香港的離岸人民幣樞紐地位。

(作者為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