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林谷芳專欄-文化神聖性的堅持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7 本報訊

幾乎每年都到京都賞楓,楓期長,較櫻期好抓,而這些年基本也都能看到斑斕的秋色,但今年卻是多少年來楓色最差的一年,暖冬,葉未變紅,下雨,又把將變的葉打落,懷著賞楓心情來的人,對此,必然有一定的失望。

但楓不好,這一行也還非常值得,原因是恰值弘法大師空海開高野山1200年的紀念。

日本歷史上有遣唐、遣宋僧之立。他們不僅求法,也大量帶入中國的各種文化,從而讓日本社會產生了質變。其中四位尤其占有重要地位:唐時的空海與最澄,分別帶回了真言宗與天台宗,宋時的榮西與道元則引進了禪門的臨濟宗與曹洞宗,這幾個宗派目前仍掌日本佛教之牛耳,而最大者則為真言宗,空海不僅在此完備了「東密」的體系,更引入了大量的唐代文化。論影響之深遠,在俗,有聖德太子,在僧,則屬空海。

空海的根本道場在高野山,這是我個人最喜歡的宗教小鎮,山中沿路盡為古老寺院,其中空海圓寂處的「奧之道」,古杉參天,日本許多歷史人物都長眠於此,同享空海「遍照金剛」之蔭。

因開山1200年,所以今年沿著空海家鄉「四國」作行腳禮拜者特多,這叫「四國遍路」的行腳,需頭戴竹笠,身穿道服,遍歷與空海有關的88所道場。所以,楓雖少有可觀,從四國、京都到高野山卻道氣十足,這次安排的原就是這樣的行程。

日本寺院不像中國寺院,平時並無法見到本堂的主尊,只有在特定節日才開放禮拜,高野山更是如此,參訪何只須敲定時間,更得有心情期待,但就如此,心理上乃能由世俗而神聖,參禮對生命的轉換也就可期。

這樣的安排,不只在宗教事務,舉凡歷史文物亦然。記得有次水墨家倪再沁與我造訪大德寺的高桐院,這裡藏有傳為宋朝李成的兩幅畫,先不說李成在中國畫史的地位,眼前的倪再沁碩士論文寫的正是這兩幅畫,但千里之路下來,才知一年僅有兩周展示,雖不免心情失落,可歷史文物正如此才得以保存,且因這形式,它的神聖地位乃更深植人心。

類似的安排,台北故宮也有,儘管沒有像日本般以諸種形式強化神聖,但如范寬《谿山行旅圖》這樣的文物,也只在一定期間出現。

90年代故宮國寶放洋,引起美術界抗議,原因之一就在此圖何只不宜渡洋,恐致損傷,更因它文化上的神聖地位,想看者,合該自己渡洋而來。

看日本文化,這點神聖性的堅持令人感佩,但有意思的是,對文物神聖的強調,並不妨礙它文化認識的傳播,重要文物在日本都有許多不同的出版、不同的詮釋。而在禪畫上,這類不同編篡讓我在寫相關著作時方便不少,不過,在運用這些影像入書時,最先也不免疑惑,我怎付得起錢買這些影像的使用權?

真詢問,才知原來在日本,除非作「建檔」高傳真用的圖像,基本上使用文物照片是不須付任何費用的,其考量之一,是它原就是全民共有的公共財,很難說圖像權利真屬哪個機關,另一,則是不能因此斷了它傳播、詮釋之路,致使文物的價值不彰。

就這點回頭看看台灣,真作文物研究、詮釋傳播者就處處困難,寫本書的稿費,付圖片的權利金也常就報銷了。以故宮為例,儘管非營利著作可以無償使用,但寫書出版哪有沒定價的?而台灣的著作權法中,圖錄只占頁面一定比例下雖可自由使用,但如此小的版面,又如何帶出文物的質感?這種美其名為保障著作權的做法,於理不僅不通,其實也讓文物真正的價值無以彰顯。類如故宮這般從世俗觀點與民競利的作為,卻也愈使自己趨於世俗,也難怪這些年,文化單位該有的話語權幾乎不見。

談文化,神聖/世俗是個重要的參考座標,日本對文化神聖性的堅持值得我們參照,而也就因這神聖的高度,世俗乃得以在此尋得依歸;相對地,這些年的台灣,諸事既近乎全盤世俗化,其結果乃導致社會的極度浮動,坦白說,在此若缺乏觀照回歸,往後,恐就將不知伊於胡底。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