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林谷芳專欄-珍惜隱性台灣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4 本報訊

大陸朋友詢以對台灣的了解,我常以一個簡單的座標︰顯性台灣與隱性台灣提供其切入。所謂顯性,是容易在電子媒體、政治上看到的現象,在這裡的生命多顯張揚,亟欲將自己的觀念加諸他人;而隱性,則謂在此之生命,常默默守著自己的一方天地,諸事總先反求諸己。這看似粗略二分的切入,卻常為觀察者提供著一個有效的座標,畢竟,社會的動與靜,外揚與內斂,如台灣這般,有如此大跨度對比的地方其實不多。

探究這現象,歷史的、社會的,原因必然深遠,且不只一端,但現實上,就「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而言,你則不得不說:這隱性台灣正是台灣魅力之所在。許多人到台灣,從人情的溫潤到生活的修行,從情性的呼應到文化的秩序,無不在此觸動。過去,我自己就曾以一句話說台北:「十步之內,必有芳草;陋巷之中,就有春天。」許多來訪者都有同感,而這,也正是與前期斷層缺陋,後期浮動外揚的大陸社會最具對比的地方。

這樣的顯性與隱性,過去一直並存,但這種狀態似乎已在極速地改變中。

改變,可以從慈濟前此遭到的撻伐觀察到。慈濟作為台灣佛教四大道場之一,其立基點就在慈悲濟世,此切入,在近而言,固與宗長證嚴的經歷與觀照有關,遠則可溯及太虛的人生佛教,而就因這單純且切中生命亟需的涉入,慈濟一方面擴充得很快,另方面,在少數僧團之和合及信眾對宗長之信仰外,其樣貌乃就與世間的慈善機構無甚大異。

在佛法而言,這種只著一事,只念一人,只重現世的家風是否模糊了宗教超越的本質,原可討論,而此討論甚且須及於台灣整個的人間佛教。但就社會、就個體來說,其發揮的正面作用則不待言,多少生命在此得到依歸,多少生命更因其救濟而得以再生,且此作用還不限於台灣,更遠及異鄉災難之處。在這許多地方,要說台灣的正面形象主要就由慈濟撐起,也不為過。

然而,這樣的一個濟世團體,卻在內湖購地事件上受到遠超過比例的撻伐。誠然,內湖購地或有不妥,慈濟想法或過度單一,生態理念在台灣或已一定上綱,但就事論事,舉理言其不妥,原屬可為公評之事,但後來竟就迅速成為對整個慈濟的否定乃至對證嚴本人的謾罵攻擊,其中以慈濟之為妖固乃不忍卒聽,即以慈濟吸收了大量捐款而言,及須對其他團體運作困難負責之論,也真令人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感。而這些攻擊,並不只來自匿名的鄉民,電視上顯性台灣的議論正是始作俑者。

慈濟當然不能免於公評,慈濟在「法之超越性」上的稀薄,銷蝕了它在外人眼中的神聖性,遂使慈濟與世俗間的界限逐漸模糊,而志業體龐大也帶來難以避免的世間邏輯,於是,在理上固容易流於主觀,在事上也常就欠於周詳,難免遭受物議,但物議歸物議,究責的比例原則卻必須存在,可如果我們回頭只看當時的批評,則慈濟在他們眼中,就真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黑心團體」。

本來,所謂文明,論事正在有其可為依據的比例原則,而任何一個社會,面對涉及生命超越的宗教,除非它已經以神權實際箝制人民,否則對之總有一定的尊重,可如今,在台灣竟非如此,這現象或者可以有諸多事相上的解釋,但在其中,有心人卻可明顯感覺到,台灣,似乎已不像以前那樣,而顯性/隱性這雙軌簡潔的座標顯已開始不適用於了解台灣。

不適用,源於向顯性的傾斜,這傾斜,使台灣正產生質變,而這質變,顯然也不只是關心政治的人所講的,是新世代主體的顯現,是轉型正義的訴求,是社會公平的堅持,它更是根本價值的轉變,而這轉變竟讓隱性台灣迅速消蝕。坦白說,台灣在此之危,其實遠大於所謂政權之傾軋,遠大於所謂中國崛起之威脅,可又有多少人能見及於此而珍惜隱性台灣的存在呢?(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