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林金源專欄-中國放棄主權 世界就有和平?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0 本報訊

拒統是目前台灣的主流民意,近來有戰略專家F君,提出一套拒統的理論。此論如果大行,不但可強化台灣人拒統求獨心態,也可間接指責北京的求統是顢頇、落伍與粗暴。

F君說:人類的「後主權思維」已經啟動,中國應拋棄絕對主權概念,否則將離世界政治文明越來越遠,也無法避免整體的崩盤與戰禍。中國跟台灣講「一中」原則,其實找錯了對象,中國應找美國簽署「台灣永久中性化協議」。當台灣因素排除在中美兩國戰略競爭之外,台海就有了和平,世界也會鬆一口氣。

我們從未聽過F君要求美國放棄夏威夷和關島、日本放棄琉球和北海道、英國放棄蘇格蘭的主權,卻一再聽他要求中國放棄台灣、香港、新疆、西藏、釣魚台的主權。不知其標準何在?

如果中國今天放棄台灣主權就可帶來和平,是否1840年、1894年、1900年的中國也放棄主權,就不會引來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和八國聯軍?同理,死傷3000萬的八年抗戰,是否因為1937年日本「進出」華北時,中國頑固不肯放棄主權所致?

如果前段故事離台灣太遠,請看蔣介石的「反攻大陸」,蔣經國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否都是清楚、積極的統一主張?當時台灣幾乎找不到反對統一的聲音,也沒人主張拋棄絕對主權概念,以免離世界政治文明越來越遠。為什麼只准當年台灣反攻,不准今日大陸求統?

容我再提三件歷史,證明中國在西方汲汲於建立主權國家之前,早已進入「後主權思維」。如果不是鴉片戰爭之後,連續被列強欺凌,中國原本就是一個缺乏主權意識的「文明型國家」。是列強的侵門踏戶,中國只好被迫學習轉型成為主權國家。

其一,根據唐律,外人在中國境內與國人有所爭執,唐朝法律只約束本國人,外國人則交該國團體處置。這是不是F君稱頌的「後主權」思維?

其二,1840年鴉片戰爭開打時,珠江口岸的中國人隔岸觀火,並未同仇敵愾朝英軍丟石頭,蕞爾小國英國,因此打敗當時全球第一經濟體中國。因為英國從西伐利亞條約以來,已經轉化成有效率、有國族意識的現代主權國家。中國仍是以文化為黏著劑,不以長相、血緣區隔華夏的文明型國家;因為沒有主權、國族概念,所以一盤散沙,所以挨打。

其三,1871年琉球人誤入屏東牡丹社,為排灣人殺害,日本前來交涉。清廷答:肇事者是生番,熟番之地已「置府縣而治之」,生番「置於化外,甚不理事也」。這個回答夠「後主權」吧?後果是:3年後日軍登陸恆春,對高山族實行中國因為輕忽形同拋棄的主權。再過11年,日本乾脆掠走全台的主權。

主權概念和主權國家是西方產物,他們把玩得爐火純青,並因此獲得巨利。中國落後100多年,才勉強跟上,只求自保,只求國家別再分裂。但現在被F君要求放棄主權概念的,卻是中國,不是西方。請問標準何在?

如前所述,兩蔣時代台灣主流民意是求統。1971年北京取代台北代表中國出席聯合國大會之前,大多數台灣人都怕全世界不承認我們代表中國。

如果當年台灣求統是正義的,為何現在北京求統卻成罪惡?如果當年中國二字是台灣緊抱的榮耀,為何今天卻成骯髒字眼?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當年求統是為了反共,如今拒統還是為了反共。台灣人(不分省籍)不喜北京政權,連帶也不接受北京主導的統一。

借用三民主義的分析架構,統不統一是「民族」問題,由誰主導統一、如何統一是「民權」問題(夾帶部分「民生」問題)。三種問題的解決有其先後次序。「民族」問題涉及民族大義,是敵我矛盾,是中國人與非中國人之爭。「民權」與「民生」問題涉及人民內部矛盾,是可妥協商量的。

當有人主張中國應放棄台灣主權時,他已經在「民族」問題上選擇與13億中國人為敵。對他而言,「由誰主導統一」比「統不統一」更重要。對他而言,對一政權的痛恨甚至可以侵蝕他對國家的認同。對他而言,中國放棄主權,世界就有和平。但真相真是如此嗎?(作者為遠望雜誌社社長、淡江大學副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