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胡海鷗專欄-滿手好牌 人民幣匯率未來可看好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3 本報訊

人民幣進入IMF特別提款權(SDR)後,網上一片歡呼聲,甚至有文章宣稱,這不僅表明人民幣的堅挺得到了世界的認可,甚至在國際上刷人民幣卡消費也指日可待。如此歡呼,隱含著金融知識的缺失,因為人民幣進入SDR與刷卡消費人民幣無關,人民幣長期可以走好,但是短期內仍然很有向下調整的壓力。

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確定的特別提款權,它的功能是平衡有關國家的國際收支逆差,也就是在外匯儲備不足時,它們可以動用SDR,保持本幣匯率穩定,避免可能的負面影響,但是SDR不能用來購買外國商品。因為SDR也是種貨幣單位,它的價值由美元、歐元、日圓和人民幣所共同決定,並隨這4種貨幣幣值的升降而波動。因為人民幣在SDR中的權重為10.9%,所以人民幣幣值的波動將以相應的比重影響SDR價值。顯然,人民幣進入SDR與人民幣匯率,以及用人民幣刷卡消費沒有直接必然的聯繫。當然,人民幣作為SDR價值構成表明世界對人民幣的影響和未來的信心,但是,在短期內人民幣仍然要承受下降的壓力。

人民幣匯改至今已經有10年,在此期間人民幣匯率穩步走高,由1美元兌8.27到6.03人民幣,在此期間,國際收支順差帶動國內人民幣發行,以及國際上對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這就形成人民幣對外升值和對內貶值。10年前,外國人到中國來都說,中國商品便宜,10年後中國商品明顯貴了。中國物價上升,表明人民幣對內貶值,這就是人民幣匯率的高估,也就是人民幣的名義匯率高於其實際匯率。因為人們對一種貨幣的認可歸根到底在於這種貨幣可以買到的商品量,如果可買的數量減少了,對這種貨幣的需求也會下降,它的匯率也就隨之下行,人民幣表現也不能超越這個規律。此外,作為決定SDR價值的貨幣,它的名義價值一定要與內在價值一致,否則會影響SDR估值的準確性,所以人民幣匯率有著下降的壓力。人民幣進入SDR後的六連跌、七連跌等就是這個判斷的證明。

市場其實已經形成人民幣匯率下行的預期,所以2015年以來,公眾用人民幣換美元的傾向日漸增長,甚至持有人民幣的國家也有相似的操作。加上中國國內生產成本的上升,企業出口換匯收益減少,他們出口創匯動力衰減,國際收支順差縮小。還有美國已進入利率上升的通道,人民幣卻正在需要進一步寬鬆的周期中。這些力量的疊加,致使人民幣匯率下調的壓力加劇。更重要的是這種壓力有自我增強的趨勢,因為中國企業也有不少外債,人民幣匯率下行提高外債的人民幣價格,企業需要更多的人民幣換匯,才能償還等值的外債,企業的債務負擔加重。他們需要賣掉包括房產在內的其他資產,以實現資產負債的平衡,這就造成國內資產價格的下降,房地產激情燃燒的歲月過去了。

儘管,在短期人民幣匯率有著下行的壓力,但是,在長期中國政府還有一手可以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甚至上行的好牌。首先中國政府擁有3.5兆美元外匯儲備,如果需要,政府可以用來購買外國商品,拋向國內市場,這就能吸收和化解將近20兆的人民幣發行,以及由此形成的物價上漲壓力。還有目前有國有資產60兆人民幣左右,按照市場化改革的要求和國企民營化的大趨勢,政府遲早要減少對國資所持有的股份,由此操作所增加的收益可以成為政府調控和保持經濟穩定的重要資源。更重要的是中國土地的歸屬還比較模糊,70年的土地使用權到期該如何處置?怎麼才能使其成為公眾的永久性資產?現在為國家所有的土地該如何分解為具體的個人和單位所有?這些問題都遠未得到解決,而一旦得到解決,這就可以極大地增強中國的經濟實力,從根本上促使人民幣匯率走穩走好。

綜合對人民幣匯率短期及長期走勢的考慮,民眾可以在目前一段時期增加美元資產的持有,而中國政府打出經濟好牌之時,再將美元資產及時轉換回人民幣。

(作者為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