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名家 馮忠鵬專欄-兩岸關係決定台灣手機產業前景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2 本報訊

聯發科去年年初爆發研發部門資深工程師離職潮,有幾位離職工程師不約而同地跳槽到同一家港商公司。聯發科除向檢方提起刑事告發,認為這幾位離職員工將公司祕密送往競爭者手中,將對聯發科及整個台灣IC晶片設計產業,產生無法彌補的損害,因此向法院聲請假處分。

其實這件事只是冰山一角,尚未浮出水面的部分,是整體台灣IC晶片產業與手機產業所面臨的困境。

手機產業的市場現況是:全球超過77%的手機製造來自於中國,中國大陸自製手機晶片不到3%;全球晶片巨頭英特爾以15億美元獲得紫光控股旗下持有展訊和銳迪科的20%股權;市場、手機准入規格和遊戲規則,是控制在中國、美國、印度和台灣在內的各國政府手上;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手機消費市場,手機要獲得工信部核發執照才能進入中國;聯發科過去3年7成營收來自中國大陸手機業者及其市場。

也就是說,中國大陸手機市場的急速成長,製造了巨大的工作機會,卻也發現設計人才的短缺。手機設計所需人才,包括了硬體如IC晶片設計、線路設計;機械方面如:機構設計、外型美工設計;軟體如:操作介面、操作系統、聯網系統、數位鈴聲設計等,可說是一具小型電腦,具體而微,涵蓋範圍既廣且複雜。

台灣企業著手進行手機的設計生產,比中國大陸領先數年,而且在台灣本地老早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供應鏈。手機晶片原先是由美商高通獨占,最近才被聯發科迎頭趕上,反成為中國大陸市占率的領頭羊。由於不少台商提前在大陸設置研發中心,培養了不少當地的軟硬體、機構設計人才,但是IC晶片設計,始終掌握在位在台灣的研發總部手中。這讓中國大陸幾家IC晶片設計公司感到自己所培植的人才不足,且緩不濟急。剛巧台灣經濟不景氣,公司分紅加薪幅度,已經大不如從前。於是陸資公司紛紛祭出高薪高職位,向台灣IC設計工程師招手,希望他們帶槍投靠─除了帶來工程師夥伴,也帶來設計祕密。這樣便可讓陸資公司少奮鬥幾年,提前迎頭趕上。

除了挖角,陸資也開始採用入股台灣IC產業的方式,迅速擴大其版圖,將台灣的品牌、人才、市場一起併入陸資企業,規避了單獨吸收帶槍投靠人才所引發的競業禁止法律訴訟。既然走後門挖角違法,乾脆開大門長驅直入作主人,把整個公司人才、產品、品牌等,合法納入自己門下。

然而台灣的政治惡鬥,已經從政壇蔓延到半導體產業。反中立場顯明的政黨,出手阻止所謂的大陸「國家隊」對台半導體業展開收購行動,甚至宣稱要組織自己的「國家隊」與對岸對抗,阻止被收購,以免讓台灣些微領先的IC設計產業,落入對方手中。

中國手機市場與印度手機市場不相上下,都是全球最大;阻止台灣的IC設計產業與中國大陸手機產業接軌,不但與這個巨大的生產與銷售市場過去不去,更無法阻止台灣人才及產業不斷西進。再過幾年,台灣目前尚值錢的手機IC設計產業就會變成陸資眼中的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其次,由於中國大陸的手機核發執照控制在政府手裏,如4G(TD-LTE)等通訊協定也掌握在大陸「國家隊」手中。連美國最大的手機晶片商高通,都得向中國大陸政府低頭。去年2月,中國發改委對高通公司開出了中國反壟斷歷史上最大的罰單9.75億美元,同時高通面向中國手機廠商專利授權的計費基礎調整為整機價格的65%,標準必要專利必須獨立授權,不得搭售其他專利,不得要求中國手機廠商反向授權。高通對以上處理結果無異議。準此,台灣又有什麼王牌可打,要求對方向台灣的「國家隊」讓步?

未來一旦兩岸關係倒退,台灣新政府如果準備與對岸「國家隊」打場硬仗,勝算恐怕不高。對抗失敗的代價,極可能危及台灣整個手機生態,包括上游的IC設計產業與下游的組裝產業,造成大批失業人口,政府不可不謹慎面對。

(作者為科技顧問、專欄作家)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