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土300萬人上街譴責未遂政變 與美交惡 埃爾多安明見普欽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8/8 鉅亨網新聞中心

在土耳其「7.15」未遂政變後,8月7日,在該國最大的城市伊斯坦堡舉行超大型集會,支持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譴責未遂政變,空前規模的示威將為期3周以來埃爾多安支持者在全國各地舉行的聲援抗議推到高潮。埃爾多安明(9)日將赴俄羅斯與總統普欽會面,是7月流產政變後首次外訪。分析師指出,流產政變成埃爾多安重訂外交格局的契機,不過相信他不會全面倒向俄羅斯,而是旨在向西方展示土耳其有其他戰略選擇。

中新網8日援引外媒報導,7日當天,成千上萬民眾的集會淹沒在土耳其國旗的紅色海洋中,土耳其親政府的媒體報導稱有300萬人參加。曾在政變中被短暫綁架的軍方總參謀長阿卡爾(Hulusi Akar(也在民眾歡呼英雄的喊聲中講話,他說,參與未遂政變的叛徒將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據悉,該集會由埃爾多安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AKP)組織,評論預期此次示威可能是3周以來的最後一場,要為未遂政變以來的各種支援埃爾多安的示威活動畫上句號。但埃爾多安週日在講話卻提出,這將是一個「逗號」,10日預定將舉行下一場示威。

除了親庫爾德的土耳其人民民主黨(HDP)沒有被邀請外,土耳其其他的反對黨都參加了7日的集會,以顯示對埃爾多安的支援超越了黨派。

最大的反對黨--社會民主黨(CHP)負責人在集會講話中說,我們要想兄弟姐妹一樣生活,他稱讚說「今天是對土耳其民主重要的一天」。

安卡拉指控流亡美國的伊斯蘭教長法圖拉•葛蘭(Fethullah Gulen)密謀策劃了那場未遂政變。土耳其總理耶伊爾德勒姆(Binali Yildirim)在集會上說,法圖拉•葛蘭將被帶到土耳其接受審判,他要為政變企圖付出代價。

在參加集會的民眾中,不少人激動表達願意為總統埃爾多安、為保衛土耳其赴死,集會被安排通過視頻大螢幕向該國80個省份直播。伊斯坦布爾斯塔不利奧特(Stambouliote)當日所有公共交通免費,以鼓勵民眾參加集會。1.5萬警察參與安保,嚴陣以待。

為確保此次大規模集會安全,土耳其當局動用了3萬警力及數艘軍艦和海岸警衛隊船隻。

7月15日夜至16日淩晨,土耳其部分軍人發動政變未遂。這場未遂政變已造成246人死亡、2185人受傷。土當局已經拘捕上萬名涉嫌政變者,其中大多來自軍隊、警方和司法機關。埃爾多安於7月20日晚宣佈實施為期3個月的緊急狀態。土耳其政府指責居住在美國的土耳其人伊斯蘭教長法圖拉•葛蘭主導了此次未遂政變,並向美方提出引渡要求。

在土耳其未遂政變後舉行的鎮壓當中,有6萬司法、學校及公營企業的員工停職或開除,在對軍方的清洗中,約18000人被拘留或逮捕。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明(9)日將出訪聖彼得堡,與俄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

會面,是7月流產政變後首次外訪。土耳其向來是歐美重要盟友,政變後雙方關係陷低潮。有土耳其政治分析師向本報表示,流產政變成埃爾多安重訂外交格局的契機,不過相信他不會全面倒向俄羅斯,而是旨在向西方展示土耳其有其他戰略選擇。

香港《明報》報導,土耳其與西方的關係在後政變時代陷低潮。不過土耳其是歐美制衡俄羅斯影響力的重要一環,安卡拉早在1952年北約首擴時就加入。土美軍方關係亦密切,美軍在土耳其部署了存放50枚核彈的因吉爾利克(Incirlik)空軍基地。

埃爾多安對軍方的清算亦恐影響土耳其外交走向。不願透露姓名的土耳其政治分析師說:「幾乎一半將領正被扣押,據報大多是親北約將領,不論真假,北約與土耳其的關係在流產政變後即受質疑並非巧合。」他相信政變的外交影響會比外界預期來得更早更大。

土耳其跟北約關係轉冷之際,埃爾多安明天與普京的會晤頓成焦點。土耳其去年底擊落俄軍戰機後,兩國關係陷入低潮,直至政變前數日埃爾多安才致函普京為事件致歉破冰。

埃爾多安昨稱這次訪俄具歷史意義,標誌兩國關係「新一頁」。俄羅斯是政變後首個表態譴責的國家,比土耳其的歐美盟友都要快。土耳其外長恰姆什奧盧上月底意有所指地說:「我們感謝俄羅斯,尤其是普京。我們得到俄羅斯無條件支持,不像其他國家。」

曾是土耳其外交官的卡耐基歐洲中心訪問學人于爾根(Sinan Ulgen)稱,「對埃爾多安而言,與普京的會面肯定是一個向土耳其的西方伙伴發出信號的機會——它可以有其他戰略選擇」。莫斯科同樣有意欲利用土耳其與西方的危機去削弱北約內部團結。惟西方亦不輕易放棄土耳其。華府上周一便派出相當於總統首席軍事顧問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出訪土耳其「展示團結」。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東歷史專家格爾文(James L. Gelvin)稱,安卡拉棄北約而倒向莫斯科的機會很微。他認為,土耳其與美國的最大分歧在於兩者各自將庫爾德分離主義和ISIS視為最大威脅,因此早在政變之前已互感不滿,但不代表埃爾多安真的想與西方決裂,「土耳其不會為了俄羅斯而放棄美國,它甚至未有放棄加入歐盟這個難以實現的渴望」。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