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大國立威 不爭一時一事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5 文揚

中國國力空前強大,國威卻空前低下!因為環顧四邊,各國的三軍指揮部有個不約而同的結論:中國不敢真打。

按博弈論中的術語,這叫「不可信的威脅」,就是當行為人發出威脅要制止某一情況的出現,而對方經過計算,發現這個威脅若果真實施,行為人所付出的成本要遠大于接受現實的成本,所以認為其威脅不可信。

不妨做個換位思考,看看對手們是怎麼計算的。首先,對手們一定算準了所謂「戰略機遇期」對於中國的極端重要性。中國自上世紀70年代末起步的這一波高速發展,的確得益於百年不遇的「戰略機遇期」,來之不易,代價不菲,任何一屆新政府都不能不加倍小心,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令其輕易喪失。

其二,對手們也看到了中國國內的多重危機─改革進入深水區,包括生態環境在內的危機臨界點陡增,功虧一簣的危險真切存在;三股勢力活動猖獗,分離運動呈合流之勢,恐怖活動有增無減;社會轉型陣痛頻頻,民眾權利意識高漲,利益的平衡越來越難…。

其三就是國際競爭格局。30多年的經濟騰飛,使中國的經濟地位從世界GDP排行第15位躍升到了第2位,超越了大多數西方國家,形成了與頭號強國美國對峙的G2格局。對西方來說,這是一個空前的戰略挑戰,一個難以接受的現實。西方的生存離不開其全球主導地位,一旦中國的崛起意味著主導權的轉移,對於西方來說將是生死之戰,決不會選擇坐以待斃。

有了中國與西方之爭這個大的戰略背景,周邊中小國家就有了遊走在兩極之間的機會主義空間,甚至有可能成為左右大局的King Maker(王位製造者),無形中地位大漲,實力虛增。

如此看來,中國目前這個命定的困境─雖然實力空前強大,但時期也空前敏感─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在這個時期結束之前,中國仍然難以通過對外動武樹立國威。

大歷史尺度的國家,不爭一時一事。亞信年會和中俄聯合軍演,都是中國修補「軟肋」的良機和正確步驟。總體上,時間還是在中國一邊。(作者為紐西蘭資深媒體人)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