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媒體評論-新聞系還能教什麼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14 習賢德

新聞系在當前大學體系運作艱難,經費僅有齊頭式陽春預算,同樣屈從部定修滿128學分即准畢業的學則;面對少子化壓力,即便努力迎合所謂翻轉式教學,學生依舊不買教科書,鬆散應付幾波很少投入心血的作業,便號稱跨過傳播界招聘的最低門檻。如果傳媒真的是社會動亂根源,這般空洞的新聞教育內涵,還真是災難循環的可怕起點。

所幸,或者很不幸的是,頗能吸引年輕人的傳媒舞台,從來都不是傳播系所畢業者獨占或操控的狹小天地;甚至,眾多傳播界菁英及領導階層根本不是傳播系所自家人。

企業興旺,端賴甄拔人才。近年媒體素質嚴重滑落,屢遭各界譏評詬病,新手往往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及格。同業戲稱:新聞界倚重的健筆,可能改向中文系招募更省工;耐操是無可逃避的宿命,日以繼夜的挑戰,只有體育系金牌才扛得住;消息來源以貌取人,主播但憑氣質取勝,乾脆與音樂系建教合作吧。於是,新聞系產品只能在「外系」才子佳人厭倦勞煩黯然退出後,認命地留在本業崗位上,慶幸年過半百,尚有一枝可棲。可悲的是,這些職場老手倚靠的絕非什麼無可取代的偉大專業,而是資方的憐憫或勞方吹彈可破的人脈。

媒體從業人員在產製流程中的各種付出,從無上限,龐雜無休的流程更如宇宙黑洞,體力與才智必定有時而窮,大學有限資源不可能承載如此負荷。因此,如何邊做邊學,與時俱進,成為「新聞人」一生的嚴肅課程。

其實,每天唾手可得的紙媒,就是新聞系最鮮活的實戰教材。奈何大多數師生都不屑買報一讀,遑論剪報比報了。為鐘點數搶教「採訪寫作」等必修實務課程者,又常欠缺實戰操作經驗,如何讓學生心服?

台灣光復後的30年間,各校新聞系都有業界大老坐鎮,嚴師調教高徒,情同父子者多矣。如今學界嚴重輕忽新聞史料研究,等同漠視一路走來的艱辛及傳承,連帶淡化了專業倫理的灌輸與實踐。

「中華傳播學會」有義務在追趕西方高標論文質量之外,與業界合作定期發表白皮書,用以檢視傳媒產業結構與體質。「星雲獎」表揚老成,激勵新秀有目共睹,盼能另立甄審制度,讓全球華文媒體除役者享有發表回憶錄的平台。果如是,則新聞教育必有取之不竭的教材與典範。

如今數位匯流大潮來襲,教學設備及合宜師資均非一校一系所能建構,產官學界應從速三方互補,建立雲端跨校共教共學新制。因為,新聞系從來都不是普通學系,它不僅攸關世世代代的集體記憶如何寫定,社會風尚之提升與民族正氣之發揚,均繫於「新聞人」如何在技術之上,繼續用生命與大愛接棒守望!

(作者為輔仁大學傳播學院行政副院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