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媒體評論-為何台灣「沒有」國際新聞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8 習賢德

新聞與外交工作本是連體嬰,台灣傳媒輕忽國際新聞,可謂其來有自。回首政府遷台近70年的國際新聞產製紀錄,只能用「捉襟見肘」形容。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之前,近70國曾在台北設有使領館,友邦互訪簽約不斷,消息來自四面八方;其後,幾近雪崩的斷交巨浪,讓剛起步的電視三台端不出松山機場迎送大員的報導。

中美斷交之年,政府決定早於南韓開放觀光護照,經貿外交也逐步升溫抬頭,民間工商鉅子漸次躍居領頭羊,但國際壇坫已罕見台北角色,加上國人偏好由台北看天下,原應詳審慎擇的第一手世界真相也就所剩無幾。

戒嚴時期最常出國的是體育記者,奈何記者老爺全靠團進團出度日,僅得銀銅也大呼「台灣之光」;至於金牌誰屬、裁判及各隊教練高下都罕見精準分析。彼時告慰國人者唯中華少棒與田徑女傑紀政,只有這對「女子與小人」偶令海內外同胞感奮落淚。

解嚴至今,編採譯播視野狹隘,調度無方敷衍避戰,仍是朝野競相閹割國格、矮化自我定位而反射於國際新聞的嚴重病態。兩岸雖於1984年洛城奧運同步重返競技場,但近年「彼長我消」加速,竟連高層談話都言必稱台灣,罕提國號全名,「中華台北」更不敢代表全中國了。

其實國際新聞淪為配角,因素並不複雜。首先,人才很少集結於編譯組,新聞系畢業生效命疆場,猶如空官正期生首選必為戰鬥部隊,外勤更有立功晉升機會,於是編譯組變成外文系兼差地盤,單憑有限人手及影音稿量,無論只給半版或只須3、5分鐘長度,以陳文茜之長才,也很難拼湊出國際大事因果全貌。反正一周之內,極少超過30個國家或組織有幸成為題材;即便友邦,也永遠活在火山爆發、地震海嘯與政變饑荒陰影下。明明北非利比亞的格達費上校長期平等待我,但值班者依舊直譯其渾號「狂人」。除非總編輯洋文了得,旅外經驗傲人,否則一忙亂就只能靠吼叫立威。

最嚴重的問題出在吝於長期投資:寧可臨時派人蜻蜓點水,也比常駐或特約養兵異域節省。「中央通訊社」只在通都大邑設點,又如何苛責非公營媒體不肯在海外砸銀子?

早年新聞界資源匱乏,但士氣高昂。趙廷俊主編16年的「地圖周刊」曾是《中央日報》金字招牌,以地圖為經,歷史為緯,各界必看,有如國際新聞大百科,監察院長于右任為其題辭嘉勉:「盱衡天下事,臨摩古今圖。八載辛勤意,守恆慎勿渝。」

若問:漢代夜郎大,還是眼下台灣大?當然很傷人。但除了「夜郎自大,坐井觀天」,還有什麼更能比喻傳統媒體棄守國際瞭望,黏著本土網路謠言瞎起鬨的頹廢與荒唐?

(作者為輔仁大學傳播學院行政副院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