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媒體評論-畸型結構製造畸形新聞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5/25 吳戈卿

主管電子媒體的NCC,會不定期就觀眾對電視新聞製播內容反應的意見,邀集電視台及新聞部主管進行「集體勸說」。NCC及列席的社團、學術界人士會要求改善操作方式,也會討論NCC、民間社團或學術界建議應該增減的內容。NCC掌控違規計點、罰款與電視頻道換照決策權,電視台為避免橫生誤會,按例都會派員參加,時而接受道德勸說,時而聆聽法令宣導,甚至承受粗暴的強烈暗示或明示,威脅施以懲罰。

站在主管機關的立場,瞭解與回應觀眾意見,乃職責所在。但媒體需不需要接受政府公權力召開「只能治標、無法治本」的談話會來「指導內容」,始終存在爭議。

政府「檢驗」媒體思想畢竟值得爭議。這就是為什麼政府在民國88年公告廢止管理平面媒體歷時長達70年的《出版法》,把判斷內容與言論自由的權利,交回給付費購買平面出版品的閱聽人。

目前,各項保障人身基本權利的法令及民間組織已普遍俱全,民間團體及個人若不滿媒體報導,或認為權益聲譽受到媒體侵害,均可尋求體制內的法律程序討回公道。再不然,網路社群媒體發達,自認受侵害的團體及個人,透過體制外的結合挑戰媒體公信力,促成意見討論,引發社會重視,以促進媒體改革。不管使用何種手段尋求救濟,包括祭出最終市場法則,決定是否繼續訂閱購買,都屬閱聽人使用媒體所必備而不可剝奪,並受公權力保障的基本權益。

何況,NCC非但已要求電視新聞頻道成立集體頻道自律委員會,各頻道新聞部還得加設編審,並組織自律委員會建立內部管理機制。不分有線無線,不分公共頻道與商業頻道,已接近「半公共化」,實已不再需要NCC疊床架屋的「指導」業者如何操作新聞或應該報導什麼新聞。

內容,基本上是一種市場化的主觀選擇。套一句「最市儈」的說法,媒體透過內容找尋觀眾、建立市場、創造收益。NCC與其在內容「做媒體的君」、「做觀眾的師」,不如運用公權力形塑無線與有線頻道健全的制度與遊戲規則,把電子媒體的市場權與訂閱權交回給閱聽人。按照市場規則,頻道收視戶不想或不願看某類或某一新聞頻道,就終止訂閱,如果認同頻道的內容,就繼續付費觀看。市場機制搭配必要的結構性法令,讓付費訂閱成為目前收視率的另一種替代指標,鬆綁收視率與營業利潤之間被簡化扭曲的臍帶關係。

有線電視與無線電視,本來就適用不同的管理規則與上架營運模式。NCC應加速推動有線電視數位化政策,不要走走停停、一延再延、能拖就拖,卻拚搏著落伍的制度,一下補東牆一下修西門。畸形的制度與管理方法,阻絕新競爭者加入的空間,畸形的遊戲規則,剝奪觀眾選擇的基本權利,畸型的結構,當然製造出畸形的產品。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