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媒體評論-監督國會的電眼在哪裡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30 李儒林

大選最後階段,朝野政黨莫不以國會改革做為競選訴求,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公督盟)也在日前舉辦「國會改革」政黨辯論會;在眾多的國會改革方案中,又以建立「國會直播頻道」最引發關注。

雖然,現在立法院各委員會、院會均已「直播」,但僅能透過網路,進入「立法院議事轉播系統」(IVOD)點選,對於閱聽大眾而言仍有門檻限制。至於拍攝鏡頭則幾乎鎖定主席台與質、備詢台,無法全視角觀影;遇到休息、協商時,鏡頭則定格藍幕上「休息」、「協商」等字樣,全然不知當下協商狀況,仍不能避免「揭露片段資訊形同掩蓋真相」的譏諷。

為了推動國會改革,不少立委相繼提出修改立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試圖為建立國會頻道確定法源。而早在2008年,立法院祕書處就曾針對「建立國會議事轉播制度」進行評估報告,包括:國會成立獨立電視頻道、委由商業電視台轉播,以及委託衛星電視節目供應商(透過有線電視系統播出)。其中,最大癥結仍是:電視台往往在預期收視率不佳,影響廣告收益考量下卻步。

究竟應該由哪家電視台負責轉播?又有哪家電視台可以不計收視率,而對轉播國會議事感興趣?這個重責大任最後恐怕又落到公共電視頭上。確實,國外類似委由公共電視轉播國會議程模式,早已行之多年。

像是,日本國會透過NHK;英國國會則透過BBC;至於美國也透過類似公共電視的公益頻道C-SPAN全程對外轉播國會議事。C-SPAN更是全年全天候播放國會議員在國會問政畫面,未經剪接、編輯、評論、分析,也沒有商業廣告,還因此受到議員與民眾高度的肯定與青睞。

台灣公共電視預算規模遠不如國外公共電視,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只要是「媒體」就該具有公共服務意識,並同樣肩負相當的社會責任,只是被賦予的程度高低有所不同;因此,要公共電視承擔起所有公眾近用與服務責任,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以現今無線電視台營運方向來看,儼然以收視率、商業營利為指標,若是如此,似乎就應該與有線電視一同回歸市場公平競爭;否則,取之於公共財的無線電視業者,理應不計收視盈餘,釋出無線數位頻道中之部分時段,善盡公共服務與社會責任作為回饋。此舉並非為無線電視業者「坐擁國家珍稀無線頻譜資源」作合理化解釋,只是使其頻道使用更合乎公眾近用與社會正義。此外,接受政府捐贈或業務費編列預算之電視頻道(如公共電視、客家電視、原住民電視)亦應一併納為國會議事的轉播平台(頻道)。

要促成國會直播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就算確定露出平台,未來仍然有許多細節與變數必須克服,如:院會與8個常設委員會議程選定、製播人員、訊號規格與傳輸方式、機動性排檔策略等,均有賴共同協調解決。

選前多數候選人公開宣示讓國會議事運作趨於透明、健全現行代議制度,維護人民對於公共事務與法案審查「知的權利」;選後,則殷切期盼新國會兌現承諾,至於媒體則該擔起守望、監督國會的責任與使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中華傳播管理學會常任理事)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