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媒體評論-鴕鳥主管機關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0 吳戈卿

12月初,一則發自美國的外電指出,運動品牌Nike預估將以超過百億台幣,跟NBA克里夫蘭騎士隊當家球星詹姆斯,簽訂個人品牌的終身合約。職業球星代言產品多如過江之鯽,但終身綁約則屈指可數,除彰顯球員的傑出地位與社會認同,同時透露產品意圖在競爭市場建立形象辨識,拉長拉大品牌長遠價值。這不僅是單純的名人訊息,更是多面向的產業新聞,球星個人條件與品牌營運策略彼此拉襯,構成報導,缺一不可。

在台灣,令人噴飯。一家境內體育頻道報導此項新聞,不敢直言Nike,通篇內文全改以「知名品牌」替代。「如果」閱聽人只看這段缺乏產業名稱的報導,鐵定一頭霧水,根本無法從自己的記憶庫找到轉換理解的延伸判斷。「如果」捨棄品牌名字,媒體是要怎樣再進一步分析該「知名品牌」的產值與效益?閱聽人要如何相信並驗證報導內容指的就是該「知名品牌」?難道要閱聽人拿著報導自行從眾多運動產業去比對「知名品牌」究竟是哪一個品牌?可笑至極的是,除了受限制的電視新聞報導之外,報紙、網路、社群媒體的連結與分享,都完整呈現Nike四個英文字母。舉凡熱衷籃球運動或熟悉籃球運動產品的閱聽人,早就熟知詹姆斯個人在Nike的各項專屬體育產品。

這家境內頻道要對人盡皆知的Nike隱匿其名,恐怕是飽嘗法規處分的餘悸猶存!就像過去訪問職棒球員,要在球員制服及帽子出現商標處打上馬賽克一樣的荒謬。行政主管部門及其聘請的諮詢團體,慣常戴著「性惡論」的有色眼光看待電子媒體處理民生、消費、產業新聞的動機。經常用「置入、商業化、販賣新聞、行銷產品、誤導觀眾、不實宣傳」等等負面指責來放大檢視每一則被提案討論的報導。

於是畫面掃過一棟大樓,在卡卡角出現一個可認定的招牌,被主觀評斷為置入,罰。報導汽車越野競賽,迎面而來可見汽車商標,被主觀認定是產品行銷,罰。單獨報導某一個遊樂場、某一項產品、某一家餐廳,被主觀判別為販賣新聞,罰。報導若出現企業商標可辨識的顏色組合,被歸類為商業化操作,罰。罰慣罰順了,竟然連立法院立委打群架的現場事實報導,都要罰,罰到只能定格處理。

不過,既然上有政策,罰久了,頻道也學會趨吉避凶的「包裝對策」。規範不能單獨報導單一種產品,那就附帶找一兩家相類似的當當陪襯,重點還是強調設定的那一家。規定不能報導消費場所的名稱跟地點,那就把資訊留給客服或網站,閱聽人一來電、一上網,一目瞭然。

遮蔽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住耳朵就以為聽不到?放進真空狀態就以為事實都不存在?現代的閱聽人只看電視不看報紙,不接觸網路,不運用社群媒體,不使用搜尋引擎尋找新聞資訊嗎?現代的資訊跟新聞還有平面、網路、電子的壁壘分明?因為媒體性質不同,就要被迫自動喪失組成新聞的部分真實元素?雞腸鳥肚的心態創造偽善又漏洞百出的規範,還培養出假道德充斥的社會文化。(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