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學者觀點-不要減少金雞母下蛋的能力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23 沈中華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

今年2月,政府以健全財政為理由,金融營業稅最近由2%提高到5%,引起一些爭議。本短文探討金融營業稅是否符合對內公平與對外公平,相信我國金融營業稅課稅負擔輕重的真相可以透過理性溝通更清楚。

營業稅的課法有2種,一種是製造業普遍使用的加值型,依「進項」與「銷項」差距計算營業稅額,稅率為5%。製造業採用加值型的原因是進項與銷項科目可非常清濋地計算,則對所謂加值部份課稅不會引起混淆,例如:傢俱店進口木材一批60元,做成書桌賣100元,則加值部份為40元,製造業營業稅為40×5%=2元。

但金融業大部分的進項與銷項無法清楚地分開,故金融業有別於一般產業,無法採用加值型,因而台灣採用「總額型」制度課稅,即只按銷項課稅,稅率亦為5%。例如利息收入為100元,這部份的金融業的營業稅為100×5%=5元。

其他國家與台灣,有不同之處。同樣是分不清金融業的銷進與進項,為稅負公平起見,其他國家對課金融業的營業稅傾向採特殊規定,既非純加值型,亦非總額型,而是一種我稱之為「混合型」的課營業稅方式。

首先,對金融業無法清濋分進項與銷項的不予課稅,這包括下列3項:(1)利息收入(2)手續費收入(3)金融資產交易收入,大都為銀行主要業務。分不清的原因是利息收入如果是銷項,則何為進項?如果分不清,則只好予以降稅率甚至免稅。否則如果對進項課5%,則金融業的營業負擔立刻顯得比製造業高,有違稅負公平合理原則,且傷害此產業發展。

其次,凡可以算出加值的業務,例如金融諮詢業務或所有權無移轉之租賃服務,大都為次要業務,稅率則大幅提高到20%。

以倫敦為例,它採用的就是混合型的課營業稅方式。倫敦如此做的原因很簡單,即然對金融業在上述營收業務的三大項目無法分清楚進銷項,則不如免稅;但在能算出加值的業務,則大幅提高營業稅到20%,予以彌補稅負,兼顧公平,由於後者大都為次要業務比例很小,稅負應不重,亦不會影響倫敦金融中心競爭力。

在金融競爭壓力之下,法國與德國跟進倫敦這作法,但德國略低為19%。我們鄰近國家如韓國與新加坡亦如此,但更低,只課7%~10%,日本則對手續費收入課稅。

這也是財政部曾於民國87年成立「稅負革新小組」對金融保險業的營業稅制進行過全面的檢視。當時指出,就主要金融業務而言,即上述利息收入及手續費收入,我國原按總額百分之五課稅,似較各國為重;但就次要金融業務言,即可以分出進銷科目,由於其他國家一般稅率皆高於我國甚多,故此部分的稅負乃較各國偏低。

此外,進一步比較稅負負擔的對內與對外公平。本文使用有效稅率來比較稅負負擔是否公平,因為它簡單易懂。有效稅率的公式是「所繳的稅/銷售額」。依安侯會計師事務所計算,金融業為1.18%,而製造業為0.65%,故金融業的有效稅率稅負負擔幾乎是製造業的1.82倍,故這違反了對內稅負公平合理原則。

就對外公平而言,由於在歐洲,免稅部份占總營收的大部分,要課稅部份占總營收的小部分,我們可以相信,上述歐洲3國其「所繳的稅」應不高,即有效稅率不高,亞洲3國應更低,但由於無法取得外國金融業繳稅資料,不敢妄下斷言台灣金融業有效稅率稅負大於歐洲,但大於亞洲則為確定。

有立委指出銀行在2013年賺很多錢,金融肥滋滋,如果銀行賺很多錢,則銀行自然會被課更多營業所得稅,1元也逃不掉,一個高明的政府應是要1隻賺錢的金雞母,永遠不斷地下蛋,為台灣人賺錢,可以讓政府不斷抽所得稅,而不是在業務上不合理課稅,減少其下蛋能力,也不符合稅負公平合理原則。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