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宥勝:環遊世界,找回坦誠面對人生的自己

Cheers Cheers 2016/6/8 林若寧
© 由 Cheers 提供

旅行中,有太多未知的意外,需要立即判斷、因應。抽離了熟悉的舒適圈,回頭檢視日常生活,更能看清目標與責任,一步步切割出解決問題的步驟。

旅行的目的不是一個地理名詞,而是看待事物的全新角度。——美國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這正是藝人宥勝在旅行中學到的事。

今年,宥勝和妻子蕾媽、女兒蕾蕾從紐澳出發,開始環遊世界,距離他出道前獨自到澳洲打工旅行,已整整相隔10年。

採訪現場,宥勝回顧期間的成長與轉變。他說,旅行「不會讓責任減輕,卻會讓能力提升」。一轉頭,看見1歲半的女兒蕾蕾不小心跌倒,他沒有抱起女兒,只是拍拍手告訴她「自己站起來」。旅行中直視問題的習慣,已經根植成宥勝教養孩子的DNA。

這不是宥勝第一次接受《Cheers》雜誌專訪。2年前,他演完電影《極光之愛》,被總監製王月誇讚「從明星蛻變成演員」,同年他成立「宥志團」,帶領志工走遍全台。在那個被他定位為「里程碑」的2014年,展現在眼前的是拓展事業版圖的大好機會,以及來自對岸的各種經紀邀約。

明明站在風口上,宥勝卻選擇暫別璀璨的星光大道,開始環遊世界。

10年前的夢想,現在開始實現

剛與太太和女兒結束長達3個月的紐澳long stay回台,他形容現在的心情「魂不守舍」,因為紐澳只是環遊世界的第一站,8月他們將再度出發到歐洲,繼續環球計畫。

旁人眼中,這轉折來得既快又突然,其實早在宥勝徵選上電視節目《冒險王》主持人、正式出道前,他心中已然埋下種子。23歲的宥勝頂著小平頭,背著大背包,在澳洲打工期間,成功挑戰40天騎單車橫越澳洲沙漠,他的皮膚被豔陽曬得黝黑,滿腔熱血地決定下一步,就是環遊世界。

只是這個夢想,竟然等了10年才實踐。

2011年,完美另一半典型的「藍總監」,伴隨電視劇《犀利人妻》的亮眼收視率,點亮宥勝星途,卻困住旅行的腳步。2014年,第49屆金鐘獎隔天,宥勝當爸的消息攻佔影劇版面。他掙扎,也惶恐。婚姻對演藝事業的衝擊、女兒的教育經費,鋪天蓋地的壓力讓他腦中只剩下一個念頭:如何衝刺事業,賺更多錢。

今年初,他把這些掙扎寫成《因為妳,夢想啟動》一書,記錄對於夢想與責任的困惑:「確定蕾媽懷孕後,環遊世界我連想都不敢再想,因為它很遙遠、很痛苦。」他在書中剖白,「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讓我感覺自己很沒用的深刻遺憾。」

對宥勝來說,過去「活得最像人」的一段,就是大學畢業後赴澳洲打工那年。擁有的唯有一只登山包,能靜下心和自我對話,感覺「和自己的靈魂通了」。回到台灣,困在別人期待裡,被繁忙節奏壓得喘不過氣。內在的空虛比起演藝事業的燦爛,反而帶來黑洞般不斷擴大的空虛,讓他愈來愈難坦誠面對人生。

最後,宥勝毅然決然放棄赴海外發展演藝事業。2015年,他再度回到沙漠,挑戰中國越野拉力賽。長達14天的賽程,抵禦烈日暴雨,橫跨總長6,000多公里的峽谷與戈壁,挺過陷入沼澤,沙漠迷航的危機,在終點等著他的,是比賽期間深深思念的家人。宥勝衝上前緊緊擁抱妻女,忍不住流下眼淚。

這是宥勝生涯的驚嘆號,也是環球之旅的起點。

旅途中,重新檢視生活及人生

他決定啟程,這次不是一個人,而是帶著最深愛的兩個女人。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就是經紀公司。「老闆簡直不知道該拿我怎麼辦,覺得合作就差不多到此為止了吧!不過,10年前也是這樣,出發前所有人都把我罵翻了,」話鋒一轉,宥勝露出招牌爽朗笑容,「所以我決定,做了再說。」

宥勝買了台白色露營車,作為交通工具,和妻子一起將這個旅伴取名為「哈姆」。90天的紐澳之旅,他們借宿18戶人家,待了74個夜晚,有時則把「哈姆」停在森林或湖泊,在藍天綠草中迎接早晨,在微風中為女兒朗讀故事。

每當啟程,就在車上播放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的〈Sorry〉和〈Love Yourself〉,「那是種“Let's Go”的儀式,當時紐西蘭大街小巷都在播,簡直像這趟旅程的主題曲。聽到歌,就想起當時有多快樂。」

沿途,一家人蒐集了許多美好的風景,宥勝甚至說服太太,大膽體驗「一生一定要嘗試一次」的自駕飛機和高空跳傘。不過,一路上改變宥勝最深的,是他有了不同於以往,應對生活的新態度。

借宿時,他們和兩個當地家庭一起準備晚餐,宥勝發現自己幾乎幫不上忙。因為他大部份精力投注於拍戲、跑通告,根本不需要烹飪。「紐西蘭的男人卻很會煮菜,」宥勝觀察,完全不拘泥在性別角色的框架。「這讓我思考,人活著,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紐西蘭的生活,似乎才是我眼中的『正常人生』,」他感慨地說。

另一方面,怎麼和親近的人溝通,他也學習重新理解並建立經驗。旅行的第一個月,和太太兩人光是決定該住旅館還是野營,就意見分歧,僵持不下。經過幾番討論,才找到「借宿當地人家」的折衷辦法。「爭吵其實不少,」宥勝坦言,「但看到蕾蕾純真的笑容,感到她一直在告訴我,什麼才是人與人之間情感真正的流通。」

體會到自然原始的壯闊,宥勝相信宇宙運轉不息,人與自然一體,萬物都可以互通:「我們擁有的一切,只是自然循環的一個微小片刻。所以如果任由永無止境的追求不斷把自己掏空,就會開始崩壞,」宥勝停頓了一下說:「我現在知道,自己最大的目標,就是讓她們幸福快樂。」

這份緊密羈絆,教會他如何「協調享受與責任」。宥勝回憶,買下露營車時,腦中本來的畫面是折疊椅一攤開,就能在藍天白雲下,享受微風,愜意閱讀。沒想到現實是,大部份力氣都花在解決各種突發狀況:女兒發燒、沙蠅攻擊,甚至是違規停車的紅單,都讓宥勝「無福消受」原先的想像。

「後來那些書,都是等蕾蕾和蕾媽睡著,開著一盞小小的閱讀燈,窩在角落看;或是躲到車外,一手拿手電筒,一手翻書,」宥勝半開玩笑兩手一攤,語氣裡縱有惋惜,卻不帶絲毫遺憾。

改變用力方式,學會平衡鬆緊

回台後,同事發現曾經以「賺1億元養小孩」為目標的工作狂宥勝,變了。過往始終猶豫的事,他不再遲疑,付諸行動。自小與奶奶同住的宥勝,決定和妻女搬出來獨立生活,擁有獨立空間。在滿檔工作行程中,一邊馬不停蹄張羅著搬家事宜,忙得團團轉,他也不再覺得煩躁,「該幹嘛就要幹嘛,」宥勝說。

從前打掃、擦地板之類的瑣事,都會惹得宥勝老大不耐煩,覺得沒有額外時間處理「多餘雜務」,「總之,只要不是在工作賺錢,就覺得浪費時間。」但旅程中,他一手打理一家人起居、整理環境、張羅食物,卻讓他「再發現」自己的角色:「現在我堅持晚上6點後就不工作,時間一到就關手機,」宥勝笑說:「公私明確切割後,天也沒有塌下來啊!」

以前凡事「太過用力」的生活,就像過度使用肌肉,反而容易痠痛受傷。現在的宥勝,更懂得怎麼暖身、怎麼放鬆,然後在必要時刻全力衝刺。

採訪最後,問起宥勝怎麼界定自己的2016年,他低頭思考很久後,爆出一聲大笑,形容2016是「翅膀硬了的一年」。

33歲的宥勝笑容依舊爽朗,他不再是23歲時分明一無所有、卻意氣風發的小夥子,但步伐更加穩健篤定。牽著蕾蕾與蕾媽的手,環遊世界、對人生的探索,他們都要繼續走下去。

※更多精采內容在6月號《進修.旅行.體驗》│雜誌訂閱專區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