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富人稅的重心在資產 不在所得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 葉家興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在第一場電視辯論會,提出翻轉台灣的戰略三策,其中第二策是要推動稅制改革,持續堅持富人加稅,中產階級減稅,「對收入跟資產占台灣前1%的有錢人課徵富人稅。」他並強調,這不是要製造對立,反倒是要讓社會更和諧、更安定。

誠然,徵諸史冊,歷史上許多改朝換代的動盪起因,正是因為土地與資產的高度集中,國民財富愈來愈高比例被「巨大的抽水機」抽到了少數人的手中。貧富差距過大,一旦天災人禍發生,揭竿起義的革命聲浪就會此起彼落。

不僅政治危機,經濟危機亦如是。經濟學者研究近百年的美國稅收紀錄,發現在1928年和2007年,財富集中度都達到頂峰,例如最富裕的前1%人口,擁有接近國民總收入的四分之一。財富過於集中在少數人手裡,中產階級不但分享不到經濟成長果實,反而因炒高的房價和商品價格而致購買力不足。當整個社會購買力不足,生產過剩就難以避免,也難怪隔年就分別爆發了影響深遠的經濟大蕭條及金融海嘯。

也因此,提出富人稅的政見有助緩和貧富差距。不過,在具體政策的推動上,還必須更加明確了解貧富差距的原因,對症下藥的處方才有效。去年所得稅法修正,已將年收入破千萬的所得稅級距提高到45%。然而,這真的課得到更多稅嗎?還是逼專業人士出走,讓稅基流失到香港、新加坡等低稅區?

朱立倫提出「富人稅」的立意甚佳,但要感百姓之所感,既能縮減貧富差距,同時不妨礙經濟成長,就須在政策設計上更細膩。對於具有全球化移動特性的勞動所得、利息股息可採取適度合理的比例稅率,對於不具移動特性,卻是人民痛苦之所繫的囤房囤地、炒房炒地的資產所得,才真正要採取高額的累進稅率。

認清高收入不等於高資產,高收入與經濟成長互為因果,而高(土地)資產(價格)卻可能是不事生產、有礙增長的絆腳石。對勞動所得適當合理的減稅,對資產所得毫不留情的增稅,這才是富人稅的真正意涵。這樣的富人稅才能補充稅收、抑制房地產價格,並有益國家整體競爭力!(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