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副總裁貝西‧霍弗曼:恐慌後 能源高收債價值現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0 王曉伯

美國高收益債經過一年的沉潛,近期已有大型機構法人開始逢低進場,霸榮周刊(Barron's)最新一期封面報導更點名高收益債、高股利股票將是2016年最被看好的收益產品,並預估高收益債全年報酬率有機會上看兩位數水準。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副總裁暨公司債基金經理人貝西‧霍弗曼指出,2015年底聯準會正式啟動升息,將持續觀察其貨幣政策對經濟、風險偏好、通膨預期,以及供需等的短期與長期影響。著眼美國經濟前景展望改善,但市場卻因短期雜音出現修正、或投資人處於過度悲觀的環境中,將有利在個別企業與產業中尋找到具吸引力的買進機會。

霍弗曼認為能源高收益債即是市場恐慌下被無差異化拋售的資產。2015年能源產業遭遇困境,但這意味長期的投資時機來臨,目前能源債指數利差已經反映近兩成的違約率,明顯高於信評機構預估的水準,且殖利率升抵16%、逼近金融危機時期高位,為八年來首見,是以無論從價值面與整體產業前景來看,2016年能見度將漸趨改善。

雖然金融海嘯之後,歐美監管機關對於金融機構、券商持有公司債部位有更嚴格的規範,但並不表示高收益債市有流動性短缺的問題,因為來自跨境、跨類型的投資人的參與,電子交易的普及,使得市場規模與交易量持續擴大。根據SIFMA統計,2005年以來美國公開發行的高收益債每月交易量平均達51億美元,而2015年的平均月交易量更超過73億美元,顯示市場交易活絡、流動性仍不虞匱乏。

此外,與當前流通在外的高收益債總市值1.7兆美元相比, 2016年預計的到期債務合計不到500億美元,市場胃納量足以消化。

霍弗曼認為,短期消息面仍可能使高收益債市呈現較大的波動,然而投資人一旦理解單一利空事件並非全貌,且許多能源債發行人仍具備強健的資產負債表、持有削減開支、並維持穩定現金流的能力,將有足夠的能力與彈性度過油價低檔時期。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