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專家傳真-陸管制稀土出口之啟示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4/4/11 戴肇洋台灣綜合研究院財經諮詢委員會執行秘書

在國內掀起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同時,依據3月26日外電報導:世界貿易組織(WTO)初步裁定,中國大陸管制稀土出口的措施是違反自由貿易精神,若不改善,則將面對美國、歐盟及日本等國家發動貿易制裁,讓已沉寂多時的稀土議題,再度成為國際經濟所重視的焦點。

為何中國大陸管制稀土出口受到國際重視?此乃稀土是含量少、分布散的自然資源,其所製造之材料被廣泛應用於超硬質與耐高溫合金等,包括:電子與電機、核能、環保、航太等國防及高新科技產業。依據資料統計顯示,目前中國大陸不但是全球稀土儲存量最多的國家,佔三分之一以上,而且是全球出口量最大之國家,佔九成以上,所以其稀土出口多寡,對全球國防及高新科技產業之發展具有重要影響。

回顧中國大陸管制稀土出口思維,其實可以溯自1973年中東石油生產國家為打擊以色利及支持以色列之國家,透過「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宣布暫停石油出口,一時之間造成國際石油價格從3美元/桶飆漲至13美元/桶,讓先進國家的經濟陷入低迷。此一楔子,使得其領導人鄧小平1992年在南巡江西時特別引述:「中東有石油,中國大陸有稀土,其地位可以與中東之石油相比,具有重要戰略意涵,必須掌握稀土價值,充分發揮其優勢」。亦即希望中國大陸學習中東國家管制石油出口模式,以提高稀土之國際地位。

由於稀土對國防及高新科技產業的發展具有重要影響,中國大陸除1994年訂定相關法規外,實施管制措施加以保護,這些包括:2005年5月,提高稀土出口門檻及取消出口退稅;2006年4月,又將稀土列為「2007年加工資源禁止商品目錄」,尤其2006年於「十一五計畫」國土資源規劃綱要中,更進一步將稀土納入戰略自然資源之一環。然而,由於其中央與地方政府之政策不一,小型稀土礦場氾濫開採降價促銷,加上外資企業蒐購,出口數量反增數倍以上,價格卻不及1990年代之六成,對稀土之管制並不理想。

2009年5月中國大陸國土資源開發部特別公布「2009年錫銻礦及稀土礦開採總量管制指標的通知」,首次針對稀土實施開採及出口總量管制,在2015年前,其稀土每年開採數量管理在17萬噸以內、出口數量嚴格限制在3萬5,000噸以內,以及訂定稀土三廢(廢水、廢氣、廢渣)排放標準、鼓勵小型礦場重組併購、禁止外資申請成立合資企業開採稀土等,期能有效節約稀有自然資源與保護環境。2010年其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以減少空氣汙染與保護自然資源為理由通過,自2011年元月1日起提高稀土產品出口關稅與降低出口配額,導致稀土產品出口價格飆漲數倍。

其實,美國稀土儲存量並不亞於中國大陸,相對其生產量在全球稀土市場上卻又不成比例;但是,在國家經濟安全戰略考量下,於2012年3月向WTO控告中國大陸為扶植國內產業,採取不公平與不合理對待美國企業,導致必須付出高過中國大陸同業3倍價格購買。之後,歐盟及日本加入控告,指出中國大陸違反自由貿易原則管制17種稀土與鋇、鎢兩種金屬出口。

儘管中國大陸可以針對世界貿易組織(WTO)裁定,在60天內提出上訴或遵循WTO爭端程序解決爭議;但其背後所顯示的是,近年中國大陸採取稀土出口管制措施,除體會稀土存在國家層級戰略意涵外,其目的乃是希望透過管制開採與出口,對國防及高新科技產業具有具有關鍵、不可或缺之稀土,建立全球市場「發言權」與「訂價權」,以提高其在國際經濟上之戰略價值,進而達到保護自然資源。

在此同時,目前台灣對稀土之需求不若美國、歐盟與日本等國家,每年進口約3,000噸,雖在表面上對台灣產業之影響或許不大,但若從國家戰略考量來看,稀土是應用於包括電子、資訊、通信、電機等國防與高新科技產業,尤其政府正在積極推動綠能產品及一些關鍵材料領域發展,例如LED燈泡、電動車輛零件等需要超硬質、耐高溫產品或材料,稀土供給來源穩定與否,將攸關著台灣經濟安全或重要產業發展,政府主管機關及相關產業廠商必須密切注意其後續動向,同時及早綢繆加以因應。

更多來自 中時電子報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