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專家警告:南海強制仲裁傷害國際法 籲美菲回頭上談判桌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6/29 鉅亨網新聞中心

「南海仲裁案」公佈前,來自亞洲、非洲及歐美國家的30多名國際法學者26日齊聚荷蘭海牙,就該仲裁案及其對國際法治的影響舉行學術研討會。與會專家對仲裁庭裁決的合法性提出普遍質疑,對強行推進南海仲裁給國際法治造成的傷害發出警告,呼籲國際法學界正確、全面、完整地理解《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推動南海爭端通過直接協商談判這一更合理、更有效、對當事方和國際社會更有利的方式來解決。並建議美國回到中國主張的正確軌道,為敦促菲律賓返回談判桌發揮建設性作用。

香港《文匯報》援引新華社報導,在這場由武漢大學中國邊界與海洋研究院和荷蘭萊頓大學格勞秀斯國際法研究中心聯合舉辦的研討會上,美國國務院前法律顧問亞伯拉罕.索費爾指出,中國已按照《公約》規定將海域劃界等爭端排除強制仲裁,中國拒絕菲律賓將南海爭端提交仲裁有堅實的法律依據,被強行推進至今的南海仲裁「極不明智」。

英國外交部前法律顧問克里斯.沃默斯利指出,仲裁庭未能在基於事實的客觀基礎上判斷菲律賓訴求所掩蓋的真實爭端。他說:「海洋地物的地位與領土主權和海域劃界密切相關,而仲裁庭沒有認識到南海問題的根本性爭議是主權問題,對南海海洋地物地位的判定,只有在相關主權問題解決後才可能給予合理的解答。」

台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教授高聖惕指出,南海仲裁「詭異之處頗多」,菲律賓精心包裝的訴求看似單純,實際上蘊含着極其險惡的用意,是以打壓中方行使主權、伸張菲方主權主張為目標;而仲裁庭卻裝聾作啞,將明顯不是《公約》適用、已被中方排除強制解決程序的爭端送入實體審理階段。

在高聖惕看來,菲方稱將與中國爭端的特定部分提呈司法解決有助於兩國南海複雜爭端的解決,這是在誤導輿論。菲單方面強行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不但不利於緩解南海衝突,反會加深兩國人民間的誤解,破壞中國與南海周邊國家間的相互信任。

曾任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主席的拉奧.佩馬拉朱指出,菲律賓試圖繞過中國政府2006年作出的將劃界等爭端排除強制仲裁程序的聲明,要求仲裁庭就南海個別島礁的海洋權利作出裁決。仲裁庭即便作出裁決,也僅僅是「真空中抽象的學術操練」,對南海爭端的解決並無實際價值。

現年74歲的拉奧曾任國際刑事法院法官,他說:「仲裁庭對主權和劃界問題無權管轄,僅僅判斷個別島礁的海洋權利,就好比空談一件物品到底是什麼,卻不能判斷這件物品歸誰所有,這樣等於沒有裁決。倘若仲裁員就該物品的歸屬作出判斷,那又證明了他們越權。」

索費爾指出,菲律賓和美國指望通過強制仲裁改變中國立場「純粹是妄想」。事實上,菲單方面提起強制仲裁,已迫使中方不得不採取更堅決的主權表態和主權行為。

78歲的索費爾曾執教於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1985年至1990年任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現為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索費爾表示,國際條約允許主權國家保留某些爭端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如果國際司法或仲裁機構不接受主權國家的合法行為,也是對國際條約造成傷害。

索費爾還對南海仲裁案給國際法尤其是《公約》造成的傷害深表擔憂。他說,主權國家原本可在法律基礎之上拒絕高度政治性的問題被迫捲入強制仲裁,將主權國家強行推入強制仲裁將削弱國際法的實際發展。在這種情況下,主權國家不僅不會執行被視作非法的裁決,還有可能退出國際條約、拒絕將其他爭端提交國際司法或仲裁。

他說:「美國批准《公約》的關鍵障礙之一,是擔心《公約》框架下的法庭無視國際條約自身的限制和主權國家的保留,越權裁決管轄權問題。南海仲裁庭宣稱對菲律賓人為製造的訴求擁有管轄權,這已破壞國際司法和仲裁機構的可信度,如果再作出任何可能牽涉到主權和國家安全的裁決,這將是司法激進主義的又一證據,必將嚴重影響說服美國批准《公約》的努力。」

索費爾強調,美國過去不曾、將來也不會將類似菲律賓訴求的爭端提交國際仲裁,近期卻反覆要求中國遵守仲裁庭裁決、支持所謂「法治」。與其支持這場明顯沒有誠意的仲裁,美國不如敦促菲律賓放棄追求「虛假勝利」,遏止這場仲裁造成的傷害。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日前在美國《世界郵報》(The World Post)發表署名文章《中國無意統治南海》,文章指今天南海局勢真正的危險是有的域外國家炮製借口和預設圈套,採取挑釁性軍事行動,迫使中方加強防衛,形成「預言自我實現」。在這場博弈中,中國並不掌握左右形勢發展的開關,完全是被動反應,這是顯而易見的。 中國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既沒有稱霸的傳統,也沒有稱霸的興趣,更沒有爭霸的衝動。

文章說,把中國增強在南海的存在說成統治南海,完全是偷換概念。中國主張對南海有關島礁擁有主權和歷史性權利,並不是要將整個南海收入囊中,將南海劃為中國的內海。南海是國際貨物和能源運輸大通道,中國不會妨礙正當、合法的航行自由。

南海問題並不是一個無解的死結。「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是中國最早提出的處理南海問題主張,也是中國一貫堅持的基本原則。「雙軌思路」是中國提出的現實解決方案,即有關爭議應由直接當事國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根據國際法通過談判和協商妥善解決;南海的和平穩定則由中國和東盟國家攜手共同維護。

文章表示,南海問題是一塊考驗各國的試金石。我們希望某些域內國家不要一意孤行,執意擴大矛盾,惡化地區合作,而是與中國一起有效管控分歧,維護穩定,探索新型合作方式。我們也希望個別域外國家不要在本地區拉幫結派,加大前沿軍事部署,不斷挑釁攪局,而是秉持公正立場,不選邊站隊,支持中國與直接當事國通過雙邊談判解決爭議。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