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常常傷腦筋,你就會進步

Cheers Cheers 2016/2/3 盧智芳
© 由 Cheers 提供

年輕人之所以不能聽,是因為沒有專心的習慣;而老年人不能聽,則是缺乏尊重的心態,覺得自己地位崇高,年輕人講話沒道理。

教授企業管理40年,透過政治大學「企家班」培育出無數優秀經理人,平常再叱吒風雲的大老闆,到了司徒達賢的「個案教學」課堂,通通變成汗流浹背、坐立難安的「小學生」。上課時,一疊學生名片拿在手上,司徒達賢喜歡隨機抽問,問題犀利又咄咄逼人,誰答過、誰沒發言,他記得清清楚楚,要是不想丟臉,腦袋就片刻都不能放空。

雖然整堂課坐下來頭皮發麻、冷汗直流,經理人們卻始終趨之若鶩。就算被問到支支吾吾,答不出來,或是答非所問,直接被司徒達賢不留情面地「修理」:「這位同學,請講重點,不要講別人聽不懂的話。」「上他的課,真痛快!」卻是經歷一場又一場腦力三溫暖後,司徒達賢的學生們共同心聲。

反應敏捷,思緒明快,從不漏接任何“Q”(問題),又能精準回應每個“A”(答案)。司徒達賢自己,固然是帶動個案教學的靈魂人物,但與其說個案教學的核心,是當中傳遞的資訊與知識,倒不如說,它真正訓練的,是每個人的傾聽、思辨和表達力。在被迫必須全神貫注的狀態下,藉著同學間的問答刺激和老師引導,逐漸建構出自己吸收、分析、辯證、思索的內在流程。磨練出「耳聰目明心清」的敏銳度,這才是回到崗位上實際管理時要面對眾聲喧嘩、決策時要回應未知風險的基礎。

最近,司徒達賢把過往推動個案教學的心得,總結寫成《司徒達賢談個案教學:聽說讀想的修鍊》一書。談到深度的「聽說讀想」,當然絕非只有企業家才需要;而個案教學也不僅是商管教育的一種形式而已,它的精粹不僅可以運用在各種組織、團隊運作上,現代人更應該常常拿來自我省視、練習,如此自然能揮別「瞎忙」與「理盲」的症候群。

Q:「聽說讀想」看似每個人都會,層次卻大大不同,你的觀察是什麼?

A:我一直希望透過不斷的訓練和要求,去提升大家「聽說讀想」的能力。對這一點,社會上始終呼籲太多,實際操練卻太少,而我提倡的個案教學,就是最佳的操練。

什麼叫「聽」?年輕人之所以不能聽,是因為沒有專心的習慣;而老年人不能聽,則是缺乏尊重的心態,覺得自己地位崇高,年輕人講話沒道理。我在課堂上要求的聽,是全心全意把精神放在溝通上,全心全意去理解別人說什麼、甚至消化後再摘要。摘要完之後,還要跟腦袋裡現有的知識架構進行比對,有道理的吸收,沒道理的存疑,這才叫完整的聽。

「說」,是你怎麼根據現在的議題,在形成意見時,從你的知識庫中調度出相關資料,快速組合整理,有系統地用語言表達。說的時候,要根據討論的主流,有些人聽沒聽清楚,心裡又想到別處去,講的東西就完全跑掉了。所以,說要說得清楚、說得合理、說得有貢獻。

「讀」跟「聽」一樣,都是吸收資訊。聽的過程中去選擇、歸納、組織別人講的內容,跟讀書、讀文章之後去摘要、整理的步驟是接近的。聽、說、讀都是年輕人進入職場後立刻要用到的能力,偏偏學校沒有好好教;而年紀大的人,這3種能力或許曾經「優良」過,但隨著地位日高、年齡漸長,會慢慢退化,聽錯了、講錯了都不知道,也沒人告訴他。

至於「想」,就是怎麼吸納、整合、比對資訊,形成觀點的過程。大家都知道我很壞,上課時,不是班上誰愛舉手誰就講,我隨機抽問,這件事,張三李四王五講,有什麼不同?你覺得怎麼樣?他講了3分鐘,你能不能用30秒摘要出來?這樣就算沒被抽到,每個人也都要仔細聽別人到底講什麼,事先準備好,腦中時時刻刻進行高度運作。這樣分分秒秒練習下來,自然而然就會恢復原先固有的「聽說讀想」能力。

意思是,若「聽說讀想」的關卡打通了,最終應該就能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

不是說我想的跟別人不一樣,就叫獨立思考。獨立思考的意思,應該是針對別人說的、寫的,能判斷哪些可以相信、納入,然後修正自己的想法;哪些又需要存疑,進一步驗證。

比起批判和攻擊,我更鼓勵學生先去肯定和吸收。在任何一個場合,那麼多人中,每個人一定有一件事情以上比你厲害,請肯定,請吸收,做為知能成長的養分。就算對方跟你的意見不一樣,把他講的話複述一遍,說不定也會發現有那麼幾分道理。

這項本事這麼重要,問題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接受個案教學的訓練,怎麼透過現有的教育制度培養?

所以最需要訓練的一群,其實是老師。老師在「聽說讀想」上先有一定的水準,才能帶領學生。

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不管什麼課,你在網路上都可以找到最會講的人,搭配最好的工具和聲光畫面,把這門課講清楚。「講課」的功能,逐漸會被網路取代,老師能夠繼續存在的理由,一定是透過對學生的引導、互動、回應、討論,從中訓練學生「聽說讀想」的能力,這個互聯網做不到,課本也不能替代。這樣從企業到政府,每個人的水準才會普遍提升,高等教育也才能繼續維繫它的價值。

教育當然是關鍵一環,但大趨勢似乎也是不利於現代人明辨「聽說讀想」的。比如數位、多工潮流下,專心做一件事很難;溝通和資訊吸收的方式,也都愈來愈零散、碎片化?

這表示我們更需要和潮流反其道而行,這是第一點。

第二,就算趨勢是這樣,問題也不大。請問,企業需不需要開會?為什麼開會的時候有人講話,有人顧著看手機?因為發言的人沒重點,明明10分鐘可以講完,結果講了50分鐘;40 分鐘應該開完的會,開了3小時。最後既沒在開會,也沒在工作,效率很低。只要主持人改變,會前資料都要讀、別人講話都要聽、聽完要發表意見,半個小時開完,還有誰會不專心?我有很多企家班學生,上課後回去改變開會方式,效果很好。這剛好就是對這個潮流最好的反擊。

能不能自我訓練、自我培養?你自己有沒有一段這樣的歷程?

我的小學、中學同學都非常優秀,所以我從小知道自己只在中等而已。但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很用功,大學修了170幾個學分,只要有課,我就修。

大四時,我修了一門週六下午的「人事管理個案研討」課,老師用的是英文個案,一兩頁,不長,後來才知道那都是經典的人事議題。缺乏歷練,我聽不懂,怎麼辦呢?我就用最笨的方法,先把個案背起來,再拿一本姜占魁老師的《人群關係》,一頁一頁看,找出哪些部分和個案有關,我每週看一遍,上課討論時,就可以用這個來講那個,下午兩節課,我可以講一個半小時,什麼問題都有理論來支持。每週看一次,十幾週就看十幾次,當時政大很少學生有這樣的精神。

你說讀書有沒有用?當然有用。全世界的企管教授裡,沒有幾個像我修過那麼多課、教過那麼多課,所以我在討論個案時,比較ready,當我問出一個問題的時候,已經想好答案了。經過那麼多年的教學互動下來,等於每天都在修鍊,每天都在進步。

所以第一步是大量讀書,讀完以後呢?

聊天,開讀書會,我今天晚上就有一個(笑)。

新任政大企研所校友會會長,是海基會祕書處處長萬英豪。我跟他說,校友會的任務,應該是支持年輕人。支持不是給錢,是經驗傳承,而且與其講人生故事,不如換個做法,來辦讀書會。研一的同學讀完書後,他們報告,你們這些年長的聽完,根據書的內容談談想法,大家就有了交流。透過討論訓練思想,即使沒有老師帶,也一樣可以做這件事。

「聽說讀」都是比較外顯的動作,「想」呢?要怎麼鍛鍊?

第一類的「想」,是聽到問題時,你怎麼搜尋?怎麼從你的知識庫中去搜尋資料、綜合和重組,變成答案?

第二類的「想」,是你聽到別人的想法後,和自己的想法比對一下,是因果關係、事實資料、還是價值主張的前提不一樣?藉此提升對一件事更深入的了解,甚至建構出新的知識。

不管哪一類,最重要的命題是,「想」的動作要常常做,常常傷腦筋,你就會進步。讀書、聽講、看雜誌都是不斷往既有的知識庫塞東西,但你要懂得把它萃取出來,這叫「想」。「想」要靠練習,愈練就會愈好。

--------------------

司徒達賢快問快答

.思考時非有不可的元素

對手。對方問了有意義的問題,我就會有答案。我的答案通常對方一時很難挑戰,不過我回家想一想,往往隔天就覺得「不應該這樣回答」,然後重新再組織一次。

Q&A是最好的訓練,你不提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我知道那個答案。

.理性與感性的人,在「聽說讀想」上會不會出現差異

當然不一樣,但討論個案時,理性比例比較高,感性比較少。到底你在哪個議題上傾向感性、哪個議題傾向理性,也要你整理完,和別人比對後,才知道定位在哪裡。了解自我定位是很有幫助的,可以提高自省的能力。

.除了你的書以外,還推薦大家讀什麼書來強化「聽說讀想」

所有經典的書,都可以訓練思考,因為它都是某一個學者針對當時的問題,把推理過程交代清楚。他的結論可能已經過時,但你的腦筋還是可以跟著他轉一遍。

-----------------

【小檔案】

司徒達賢,1948年次,現任為政治大學講座教授。畢業於政大企業管理學系、美國伊利諾大學企業管理碩士,之後獲得美國西北大學企業管理博士。

司徒達賢是台灣第一位專研企業策略的博士學者,擔任教職後,一手打造出「政大企家班」,培養出許多優秀企業家,對台灣經濟影響深遠。司徒達賢也是帶動個案教學法的先驅,善以實務配合理論,訓練學生批判思考能力。重要著作包括《管理學的新世界》、《策略管理新論》、《為管理定位》等。最新作品為《司徒達賢談個案教學:聽說讀想的修鍊》。

【延伸閱讀】
司徒達賢40年精華,教你正確「聽說讀想」
消失中的教授
2016新台灣之光 14傑續寫新典範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