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慰安婦仍未贏得法律的賠償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5/12/29 黃光國

韓日兩國針對慰安婦問題達成協議,日方對慰安婦罪行公開致歉,並將撥款協助南韓成立支援慰安婦的基金會,但韓國仍在世的受害者對這項協議並不滿意,她們表示:她們要的不是「補償」,而是要「法律的賠償」;並有人拒絕接受兩國政府達成的協議。「補償金」跟「法律的賠償」有什麼不同呢?

在二次大戰之前,日本認為其殖民地的土地為日本國的一部分,但人民則有區別。以台灣的例子而言,日本人認為當兵是日本男兒的「本望」(願望),非日本人不可當「日本兵」。二次大戰之初,台灣人仍沒有資格當「日本兵」,只能當「軍屬」或「軍伕」,到中國大陸華中、華南、華北各地,協助日軍作戰。

1942年,太平洋戰爭逆轉,日本才開始在台灣徵「志願兵」,到南洋和海南島作戰。「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

台灣原住民李光輝,是陸軍一等兵。二戰結束後,仍躲藏在印尼的摩洛泰島山區,獨自生活近30年。1974年被發現後才被送回他的故鄉,台灣台東。當時日本政府發給李光輝日幣6萬8千元。但是同一時期在關島山洞被救出的二位日本兵,橫井庄一領了1000萬日幣,小野田寬郎是少尉軍官,所以領2000萬。

明治大學宮崎繁樹教授因此發動組成「台灣人元日本兵士補償問題思考會」,並組成8人的律師團,邀請台灣人鄧盛等13人當原告,向日本政府及國會要求賠償包括貯金、未給付薪俸其他等等。1982年東京地方法院的審判長牧山市治,針對這一案件的判決是:「台灣人的告訴非常值得同情,但是沒有法律上的依據。」所以不是敗訴,而是「棄卻」(駁回)。當時告訴團團長鄧盛在法庭上大發雷霆說:「這種天理難容的判決,是不是日本已沒有正義、人道?日本人是沒血沒淚的嗎?」

1987年9月2日,日本國會終於通過「台灣住民元日本兵、軍人、軍屬、戰死者等之慰問金法律案」,決定戰死者慰問金每人200萬元。日本政府之所以堅持:他們對類似案件只能發給「補償金」或「慰問金」,而不能給予「法律的賠償」,便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把殖民地的人民當作「日本國民」。

李登輝說,哥哥是日本海軍陸戰隊員,1944年在馬尼拉之役負責斷後,「不幸為國犧牲」。2007年6月7日,哥哥陣亡後的62年,他終於在靖國神社見到哥哥,「我由衷感激日本人將哥哥奉祀在靖國神社」。這更是拿自己的熱臉去貼日本人的冷屁股。李登輝要是不服氣,不妨挺身出來,看看他以台灣前總統的身分,替台灣的慰安婦受害者爭取到的是「法律的賠償金」,還是「補償金」?(作者為台大政治系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