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慰安婦正義就是國家尊嚴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2 辛翠玲

正義的訴求與爭取幾乎主導過去3年多的國內政治發展。假正義之名,已成就諸多政治新貴。然而,儘管正義浪潮席捲台灣內部政治;對外,台灣的正義之聲卻毫無立場、甚且退縮。這種片面而局部的正義觀,在最近的慰安婦議題,最為明顯。

去年底,日本首相安倍向南韓與韓籍慰安婦致歉賠償,卻拒絕同等對待台籍慰安婦。消息傳回,眾人除了交互指責,竟只能尷尬迴避,低調無語。現任政府尚有心、可惜無力;未來領導者則膽怯猶豫,樣板說詞之下,絲毫不敢有任何稍具力道的表態。

對於中小型國家而言,國際正義的爭取,的確是件極為奢侈且高難度的事情。但是該爭而未爭,失去的不僅是應有的正義,更是國家尊嚴的徹底淪喪。

大抵上,國際正義的爭取,有以下幾個關鍵環節:

一、價值的確立:對錯價值的釐清與堅守,是所有國際正義維權運動首要之務。以慰安婦議題而言,陷入藍綠史觀之爭的台灣,對於如何看待慰安婦議題,有著根本的歧見。為鞏固選票,即將上台的泛綠領袖,不敢甘冒獨派史觀大不諱、強勢要求日本正式道歉賠償。

國內政治的自我設限

事實上,這是一個以國內政治立場自我設限的無謂。徵調慰安婦的對與錯,早在過去20年間,即有國際民間法庭、海牙國際法庭、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等國際第三方單位明確表示錯在日本。

當國際官方與非官方人權組織,均早已支持慰安婦向日本政府爭取正式道歉與賠償;且清楚定義此涉及不當侵犯人權、女權、強制勞役等人權基本價值時,台灣內部毫無理由以政治化的史觀,迴避對此議題該有的立場。

二、力量的匯集:國際正義維權第二要素,乃需集眾人之力,透過持續且不同方式的施壓,方可能迫使目標國對話、低頭。東亞慰安婦維權運動20年,台灣公民力量本是與南韓並駕齊驅的兩股主要支柱。

這股頑強的維權抗日力量,甚至走向國際,串連歐洲乃至於國際人權團體,對日本政府帶來極大的壓力。台灣本已有此民間力量基礎,朝野政治人物毫無理由妄自菲薄。

三、政治的周旋:國際政治的爾虞我詐、權力盤算常使國家出賣自己的尊嚴,犧牲正義,此亦為藍綠兩黨面對日本政府的束縛。採親日本右翼政黨路線的民進黨人,對此,更是進退失據,為求不得罪日本右翼政府與大老,唯諾之至。

政治現實與正義理想是否不可得兼?表面看來,或許如此;實則,未必。國際正義猶然。在美國於冷戰後建構的世界新秩序中,人權為本的普世價值是基石;也是任何強權國在國際間取得正當性的根本。強權國即便未能言行如一;然而言行不如一時,即易陷入道德困境,他國側目、進而失去可恣意妄為的空間。

道德與正義確實不如權力與金錢,可在國際政治呼風喚雨;但卻可在國際政治上為強權國掛上緊箍咒。於此,對於在外交安全戰略上高度倚賴美日聯盟的我國而言,爭取慰安婦維權,此非但不該是低調的禁忌,反而是避免過度任人宰割的籌碼。

國際正義,需要朝野齊力爭取;而國家的尊嚴,就展現在我們能否有此格局與氣魄。大選將屆,在震天的搶票聲中,唯慰安婦議題,誰真能捍衛正義,為僅存有限的國家尊嚴與人權發聲? (作者為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