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我見我思-五年級的情愁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8 周韻采

總統選舉進入倒數階段,沒有激烈的火花交織。偶爾有些許回應的漣漪,就屬工商建研會拍攝的五年級CF了。姚人多教授對此CF批評:「從他們訴求的對象,以及他們所打的主題,在在都可以看得出來,這個黨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保守與對立。」

從美學角度而言,這不是一部好看的作品,但是把這部片打成與公民社會為敵、製造世代對立,汙名化他者為壞人,我認為這又是濫用論述話語權,是為論述霸凌。

這支CF想要傳達的是,經過了太陽花學運、九合一選舉、慰安婦及反課綱事件以來,社會上還是有相當多人不認同網路上那過於喧囂的聲音。我就是五年級生,我周邊許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是野百合學運的參與者。像楊雅喆的電影《女朋友 男朋友》,我們都曾在中正廟前沸騰過,也曾經認真相信陳水扁。隨著青春散去,我們步入職場、結婚生子,到現在上有老,下有小,承擔著家庭責任與經濟支柱,所以我們知道理想與現實的界線在哪裡,為抵抗大陸而將台灣內縮成封閉體系是不可能讓台灣更有力量的。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變成姚人多口中的保守與對立呢?

在有堅實滋養自由主義土壤的歐美國家,保守主義代表了社會另一股的思想路線,主張小政府與開放經濟。但在台灣,因為民進黨、時代力量與自稱為公民團體的人士從來也沒有真正信仰過自由主義,所以很輕易及惡意的將保守一詞與反動連結,企圖將穩定作為價值的聲音邊緣化。很可惜的,這部影片的製作團隊沒有將中產階級對此壓抑而有的深層無奈及不滿,用影像轉化出來,只有本能的反應中年人心聲。

如果是我,會如何拍這支CF?我會用3個場景相互跳接,一個是中年企業主管工作的狀況、一個是年輕孩子參加學運影像、另一個是約25年前的學運片段,但以類紀錄片的黑白影像呈現。接著年輕孩子拖著疲憊身軀在午夜回家了,等門的中年爸爸看著他,他卻頭也不甩的走進房間,把房門碰的一聲關上。爸爸從儲藏室拿了一條尼龍頭巾,上面有野百合圖像、國會全面改選字樣,推門進去把它放到孩子手上說:「有一天當你也有家庭時,你也會把他們當成是你最甜蜜的責任,所以你會盡力要做好每件事呵護他們。」

五年級生不是沒有經歷過威權抗爭,不了解革命的激情。但已步入中年的我,很害怕自己若是基本教義派,會不會在教導孩子時,無意間顯露偏執,反而局限孩子的判斷力與選擇權。所以我不想被網路上的政治狂熱淹沒,而這支CF只是個微弱的掙扎。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