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提油救火?負利率負面效應浮現!儲蓄反增、支出停滯

鉅亨網 鉅亨網 2016/8/9 鉅亨網編譯張正芊

歐洲央行 2 年前開始推行負利率,盼鼓勵民間支出;日本央行今年 2 月也跟進。但德國及日本的儲蓄率卻反而增加,不屬於歐元區但落入負利率的瑞士、瑞典及丹麥,儲蓄率更達空前新高。令人不禁懷疑,這個政策是否適得其反。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OECD) 初步調查,德國家庭儲蓄率去年升至 9.7%,創 2010 年以來新高,預期今年將攀上 10.4%。日本央行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日本家庭持有的現金及存款較去年同期增加 1.3%。OECD 預估,瑞士、瑞典、丹麥及日本今年的儲蓄率,依序將衝上 20.1%、16.5%、8.1% 及 2.1%。

此外,去年德國家庭支出佔國內生產毛額 (GDP) 的比率,由 2013 年時的 55.4% 略降至 54%;瑞典的比率也下降,丹麥及瑞士則相對持平。

《華爾街日報》報導,低利率會造成存款及公債等安全資產的報酬不佳,照理應該鼓勵民眾消費及企業投資。但經濟學家指出,負利率會帶來非計畫中的負面心理效應,引發民間對於經濟成長前景及央行掌控能力,產生恐慌。

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 首席跨資產策略師 Andrew Sheets 表示,央行採行前所未有的負利率貨幣政策,實際上打擊民間信心,而「人們只有在對未來有信心時,才會擴大借貸及支出。」瑞典銀行 SEB 首席外匯策略師 Carl Hammer 也指出,負利率對消費者釋出的訊息,是「這是危機下的措施」。

例如 54 歲的德國女士霍夫曼,在 2014 年 6 月聽到歐洲央行將利率砍至負時,認為這個舉動「瘋了」,她並立即減少支出、囤積更多現金及黃金,因為「現在得存更多,才有足夠的錢退休」。東京小販 Tatsuro Takahashi 也表示,無論利率是否更低,都不會刺激他借更多錢來拓展業務,因為「風險變高了」。

德國工業氣體供應商 Messer 財務長 Hans-Gerd Wienands 直言:「這個奇怪的負利率政策,並未吸引我們擴大投資,反而釋出經濟情況並未改善的訊息。」他們將今年投資佔營收比率,由 2010 年時的逾 20% 砍至 12.5%,但同時也減輕債務。

事實上,歐洲央行執行董事 Yves Mersch 今年 6 月時已預警,負利率可能會引發民眾囤積更多資金,因為現在得存更多,才能在相同時間內累積到同樣多的財富。根據該行數據,歐元區存款的利息所得,如今處於 2000 年來最低點。

延伸閱讀:

♦ 

♦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