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政府強制加薪=宣布市場死亡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4 林建山

就在勞動部決定2016年不調高基本工資,也暫不召開「調整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以穩健改善國內投資營運條件時,不到半月時間,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提出「基本工資提高到3萬元」的政見。

朱立倫提議的盲點,是混淆了「市場薪資」與「基本工資」的分際。前者是自由開放市場所決定「勞動力報償的公開競爭性價格」,後者是「政府剛性法定的最低勞動力維生價格」。今天要提高待遇水準,須強調的應是如何改善環境,讓最能開創就業機會與空間的「雇主」產業經濟部門,能獲利繁榮,才能真正有效提高「市場薪資」,要政府用高訂「基本工資」來強制拉抬是不濟事的。

在政府治理實務上,「提高基本工資」當然比「提高市場薪資」更容易做到;但要「基本工資提高到3萬元」,是個既違反市場經濟原則,又不可能落實提高市場薪資的「夢幻」主張,可能會造成台灣的惡性經濟傷害。其惡果將由「未來」承擔:

第一,一旦政府出面強制干預提高基本工資,既破壞了也僵固化了勞動市場的「價格機制」,且所主張用政府公共財源補貼增加私人所得,將公款直接搬弄成私產,不啻是宣布台灣「市場之死」。

第二,除共產主義國家外,向無「基本工資」超過「市場薪資」之前例。當今世界僅有78個採行「基本工資制度」的ILO會員國,例皆定為市場平均薪資之24%(最高者不逾40%),但台灣在2008年之前,就已連年提高至市場薪資的82%以上,倘若再調高基本工資,必然立即斲喪台灣勞動市場競爭力。

第三,會刺激「勞動力機器人化」替代率提高的負向效應。過去20年間,台灣「勞動生產力」數不斷提升,但市場薪資反向下滑現象,不能用「社會財富增加,分配到勞工的份額卻縮水」簡單推論。因為高加值產業部門,已由傳統「體力操作」的貢獻,轉向由資本、裝備設施、智慧化等生產力的加值利益率來取代。「基本工資提高到3萬元」的必然結果,只會刺激提高「勞動力機器人化」替代率,是台灣產業經濟的一帖穿腸毒藥。

想要提高台灣的「市場薪資」,恐怕還得要回到「用經濟手段解決經濟問題」的理性軌道上,用激勵需求面(雇主)成長發展來達成;想用政治民粹理盲的強制作法加工資是行不通的。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