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文化想像可解統獨矛盾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 2016/1/12 王冠璽

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兩岸關係達到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新高峰,這個得來不易的成果與百年機遇,確實應該珍惜與把握;但是要如何進一步推展海峽兩岸的關係,兩岸當局都遇到了困難。

根據許烺光與尚會鵬的理論可知,每個國家都有組織體與文明體兩個維度,處於同一種文明背景下的國家,在法律上也可能是相互獨立的政治實體(例如:儒家文明圈中的中國、越南、朝鮮、韓國;印度文明圈中的印度、尼泊爾等),它們若不是擁有共同的文明背景,就是分別屬於一個更大文明共同體下的不同分支。

有時候不同國家之間的文明體是統一的,但是其組織體卻可能是分裂的,譬如18世紀時期的美國與英國。不過隨著美國歷史的發展,許多不同文明體的人民,都匯集到了美國,而根據美國的憲法規定與國家政策,這些源自不同文明體的人民,最終因為成了美國國民,而同屬於一個組織體之內。

當我們慮及了文明體這個維度之後,國家就不能僅僅理解為「民族國家」,國家之間的關係也就不僅是組織體之間關係,它同時還可以是一種文明體之間的關係。

由於文明經驗主要記錄在文明體之中,所以強調從文明體這個維度來理解像中國、印度等具有悠久文明傳統的新興國家來說,其意義尤其重大。當我們考慮了文明體維度,從中國的自身文化中尋求答案時,就擴大了國家行為體的概念界定,中國語境內的「國家」概念既包括現代國際關係語境中的國家(獨立的「民族國家」)之間的關係,也可以包括同一文明體下不同組織體之間的關係(例如:東周列國、三國的魏、蜀、吳等)。

雖然在當代世界,我們不可能完全逸出西歐國家幾百年來所建構出的規則來考慮兩岸間的問題,但是回到華人世界的語境內,在複雜的政治局面暫時不能解決的時候,到底是文明體同一重要?還是組織體同一重要?在彼此有認同矛盾之時,如何深化文明體在其中所能發揮的作用?淡化或降低組織體方面的衝突,是我們應當考慮解決問題的方向。

兩岸既同屬於一個文明體,我們從中國自身的歷史經驗、文化特性,以及民族性來看,可以著墨之處或許遠超過我們已被西方制度嚴重制約之後的可能想像。兩岸政府應當考慮投注更多力量,從文明體的維度,思考促進兩岸關係緊密發展的可能性;其在消解兩岸間的誤解,降低交往成本,創造商業利潤,甚至是在學術上的開拓非西方學派(華人學派)方面,都會有許多令人期待的可能性。(作者為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教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